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郭少坤文集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沉痛悼念山西洪洞县死难的105名矿工兄弟

郭少坤

   人类为了驱除黑暗和迎接光明的生活,终于发明了电和电灯。电用来造福人类社会,电灯用来驱除黑暗照耀人间,可以说,生活中谁也离不开电,当然也离不开电灯带给我们的光明。

   同时,人们也都知道电是靠煤炭为主要原料发生而来的,也都知道煤炭是依靠煤矿工人们采掘生产出来的,甚至也知道为我们采煤发电的矿工兄弟们的工作是非常危险的,可是,我们所有享受着电的好处的人们(不论是官员还是民众),又有多少人是在用心关爱着那些为我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拼命工作的煤矿兄弟的命运的呢?残酷的事实不能不告诉我们:在中国,真的是令人失望的。也就是说,中国的朝野上下,对煤矿工人的关心和爱护实在是太少了,否则,中国的煤矿也就不会屡屡发生一幕又一幕的悲剧,中国的煤矿工人兄弟也就不会一个又一个的命丧九泉,含冤地下。

   也就在昨天(2007年12月6日),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左木乡红光村一家煤矿再次发生井下瓦斯爆炸,导致46人当时遇难,96人被困井下。时至今天,死亡人数已达105人(据中国《雅虎》网站)!

   山西,又是山西;洪洞县,又是洪洞县。山西省洪洞县臭名昭著的“黑奴童工”事件刚还没被人们所遗忘并余怒未息之际,又是如此惨烈的矿难展现在世界面前。人们不仅要问:这山西究竟是怎么啦?!

   山西,中国煤海,煤储量占全国四分之一,均居全国各省份之首。山西出煤,山西更有不断的矿难,据媒体报道:在全国矿工死难者中,山西占了一个不小的比例。而山西也同时出了说不清的煤炭暴发户,富裕程度让全国人惊讶。

   与“矿难”、“爆富”一样引起公众强烈关注的,还有“私挖滥采”、“生态破坏”、“苦难矿工”等等。而这一切均指向——山西煤窑。

   为什么不断发生矿难?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一夜爆富?山西煤窑到底怎么啦?山西煤窑究竟是怎样的?在此次重大矿难后,我没有看官方的任何报道宣传及其那推脱责任的陈词滥调,而是从国内网民的评论中得到了合乎逻辑的答案。

   一位山西的学者对记者说:“煤矿老板手上的每一张钞票,都附着屈死矿工的冤魂,当心每块为中国发展提供动力的煤,都沾有矿工的血迹。”我想,从这位学者的话中已经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山西(包括其它省份的煤矿)之所以事故层出不穷,其根本原因就是地方政府对那些唯利是图的矿老板的放任,是官商勾结共谋利益的见证,是无视人权蔑视弱者们的表现,也更是急功近利和盲目发展的自然反映。

   一位山西的网友在网上跟帖说出了这样的话:“我们是感觉很伤心,可是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山西人来说,我家在晋城,主产无烟煤基地,煤对于我们国家的贡献实在是太多。这次不是小煤矿,是一个正规合格的,可是事故还是发生了。请你们不要骂山西人,我觉得不公平,你们算一算一年国家有多少资金多少资源是从山西送上去的,可山西还是很落后,还是很贫穷,国家开发东西部,忘记了山西,最后放在中部,有什么好政策对我们?难道都是山西人的错吗?都是为了生活啊!山西人生活的怎么样,你们根本不知道,越是煤多的地方,老百姓越是可怜,可是国家管吗?只会在出事的时候开会,下去检查,事实上只是可怜的遇难者在逐渐增多,悲哀的是我们国家的相关领导者对于山西的不重视!你们不说山西又出了多少煤,要不是国家一直压制山西煤价,山西会这么穷?这么落后?有谁知道山西每出一吨煤要向国家交多少税吗?国家要让你富就给你好政策,东西部开发了,中部有人问吗???”仅此一段普通的语言,就完全彻底的囊括了国家政策与地方利益所导致的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那就是所有问题都是出在地方政府假以国家政策的不周全或者失误的决策上,可想而知,如果山西得到国家政策的优惠,地方政府也就没有必要那么不择手段的去捞钱、去搞足以使自己升迁的“政绩”,其地方上也就不会因为急功近利盲目发展,并导致那么多劳民伤财和坑害老百姓的事件了。

   有一位山西的网友在网上留下了悲愤而不无幽默的留言:“孟学农(原北京市副市长,现山西省主要领导),你这个北京非典的罪人!失职渎职!!摇身一变,又跑到山西当官去了!要知道那么多非典受害者要找你算帐呢!小样的!换了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有什么好说的,作为草民的我,已经和千千万万个国民麻木了,已经彻底的失望了,有的只是心酸和流泪,为什么作为社会价值的真正创造者的国民们,他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以上网民留言著转摘自国内《腾讯》网)

   看了山西省以上几位网民的留言帖子,我们好像已经得出了山西矿难层出不穷和愈演愈烈的政治背景和社会原因,政治背景就是山西省虽然是因为“黑砖窑和童工”事件使得原山西省省长于XX以辞职为结案。但是,换上一个在北京市就因为玩忽职守收到过批评的所谓新领导人孟学农就能杜绝山西省的问题了吗?显然是不可能的。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政治把戏和用人办法,是永远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社会原因也很显然,就是当地的贫穷迫使老百姓为了生活必须出去打工赚钱来养家糊口,而且明明知道自己周围的煤矿事故频繁,生命危险时时存在,明明知道自己的劳动果实会被那些黑心窑主(矿主)剥削,但他们还是不顾身家性命去挖煤,如此的社会客观现实,山西又怎么能不出现频繁的矿难,矿工兄弟们又如何不丧失自己宝贵的生命呢?!

   唯一可以使山西省(包括全国各省)煤矿事故(包括所有因人而制造的灾难)减少和避免的办法就是尽快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尽快改变用人制度,尽快实行民主法治,让人民选择自己信任的领导人,让人民有着监督任何可能危害他们生命财产的机构及其官员,惟有如此,中国的老百姓才可能最大程度的减少自己生命财产所遭受到不应该有的损失,才可能最有效的避免各种灾难事故。

   在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一希望之前,我们应该强烈建议:从现在开始,政府应该带头为我们那些死去的矿工兄弟们树碑立传,在他们遇难的地点刻上他们的名字,让我们的后代记住他们——曾经为我们的祖国经济建设和为我们的现代化生活而奉献宝贵生命可爱的矿工兄弟们——你们也应该像山西籍的共产党员刘胡兰那样——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我们还应该看到:一个灾难事故过去之后,又有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又有多少孤儿寡母昼夜依门远眺坟丘和思念亲人,又有多少人沦为弱势群体……鉴于此,我们强烈建议:对那些幼小就失去父亲的孩子们,决不能仅仅给些钱就算了(再说这些钱能否尽数都给他们还未尝可知)。国家和政府要负责那些孤儿的教育和生活,要解决死难者的父母亲的养老问题,要设立专门为死难者们的孩子、家人、老人提供帮助的抚恤机构,直到死难者们的家庭再无后顾之忧,让为我们的生活光明而不幸死难的矿工兄弟们在黑暗中也能够含笑九泉。

   在上帝眼中,我们都是同甘共苦的兄弟姊妹,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是生而平等的;谁都没有任何理由漠视他人的苦难和见义不为,遇弱不救。面对着这一幕幕的人间悲剧,我们这些还活着享受着“电”的功能作用的人,更是在明亮的灯光下敲打着健盘的思想者,在希望自己所在国家的统治者以开明手段进行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也祈求造物主——我们的上帝能够给于弱者们更多的关爱和庇佑,是为我们的真心祈祷!阿门!

   仅以此文悼念刚刚死去的105名矿工兄弟以及过去所有为了中国的经济建设和我们的光明生活而付出生命代价的同胞们!

    郭少坤

    2007年12月7日星期五

    深夜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2/10/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