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铁汉孙立勇]
郭少坤文集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汉孙立勇

   

郭少坤

   “铁汉孙立勇”的最初听说,是我在2001年在北京上访的时候。当 时,我在上访其间居无定所,在一个好心朋友的帮助下住到了她的家 中,朋友在和我聊天时,说到和我原来的同行孙立勇从事民主事业的 一些事迹,特别是谈到孙立勇在牢中受到折磨时所表现出来的神勇精 神非常令人感动。也因此,在北京的朋友口中,都称孙立勇是“钢铁 汉子”。

   无论是作为过去我和孙立勇先生都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警察)同行, 还是后来我和孙立勇在那场史无前例的中国民主运动中因为所追求政 治目标一致的同道,我都很想结识一下孙立勇先生,但是,由于当时 为了自己的冤假错案疲于奔命,一直未能如愿。孙立勇先生的其貌其 神其声其音也就未能为我所知所闻,但他一直是我心目中所敬重的人 物。

   在2005年的春天,我从邮箱里收到了一封请求签名信,信中的内容是 远在澳大利亚的几个朋友成立了“中国政治宗教受难者后援会”,请 对此组织认可的朋友予以签名支持,我在文件中看到在《后援会》组 织的名字里有孙立勇先生的名字,此时,我才知道他远离了祖国到了 他乡异国。当我看到这个《后援会》用来支持国内受难者的资金来源 竟然是依靠他们自己“捡酒瓶子”、“给饭店洗盘子刷碗”、“为别 人般家”等等打工手段换取的钱时,我感动了,我毅然决然地在上面 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也从此起,我就更加对孙立勇先生(包括那些 《后援会》的其他朋友)充满了敬意。

   即使是这样,我也一直没有和孙立勇取得过任何方式的联系。在2006 年11月20日的下午,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里的高大 宏亮嗓门里的男声音告诉我:“我是孙立勇。”

   我顿时为之一振,真没想到这位神交已久的朋友能主动和我打来电 话,我连忙向他问好,还没说几句话,我们就好象老朋友似的无拘无 束地谈了起来。也许是我们当警察时养成的强悍以及并不无粗鲁习 惯,一些带有职业特点的行话和社会上的语言也充斥其中,谈到兴头 时,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一股股男子汉的粗犷之气在我们的 话筒中流动,使我感到很多年没有这么开心了。

   在电话里,立勇直呼我为“郭兄”,并直截了当的对我说,我们脾气 相投,又是同行同道,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我欣然应允。在我介绍了 自己目前的处境后,立勇表示了对我的同情,他说,如果我的伤病治 疗需要帮忙,他可以尽力援助。我说正在向当局交涉并要求他们依法 办事,我希望他们多关心一下那些在狱中的政治犯朋友,多给他们及 其他们的亲属些安抚,以帮助他们度过人生的难关。立勇表示,他们 在人道工作上该做的都去尽力做好,听后,我为他们的人道精神深为 感动,也为那些为了追求自由民主而正在受难的朋友们感到欣慰。

   立勇虽然在强权暴政面前不屈不挠,而且是条硬汉,但是,他在面对 弱者和倍受凌辱的人事时,却是让人看到他的侠骨柔肠,在一次和我 的通信中,他说当他看到我写的《难忘的奇耻大辱》纪实文章后,他 是含着眼泪看完的,并在信中大骂那些殴打我的犯人和置若罔闻的管 教警察,我把信读给了爱人听,爱人听后也说,这样抱打不平和豪爽 的朋友真是难得。我也深知,象我们这些原本有着相当社会地位并享 受着国家丰厚待遇的体制内的良心道义人士,都是因为有着强烈的社 会责任感和正义感才主动放弃个人既得利益去追求自由民主政治制度 的,当然,和那些同样有着前途无量的体制外朋友一样,都将是未来 历史有待认可的真正大写中国人和优秀的炎黄子孙。显然,孙立勇先 生也将在首当其冲之例。

   立勇有句话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他说:

     “一个人如果不去主动关心受苦受难者,如果连基本的同情心和道义精神都没有,要说他去搞什么民主政治鬼才会相信。可笑的是,有人竟然什么都不做,却一心想当领袖,我说,你那领子袖口耐磨吗?否则,你当什么领袖?!”

   他的这几句话,使我想起了已故的林牧先生面对面对我说的同样一个 意思的话,林老说:“有的人连做人都不会,还想搞什么民主,要做 事,就要先做人!”林老又说:“一些人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关心, 还指望他们去关心更多的老百姓,决不可能。”这些真正的肺腑之言 和不无警告的实话,不仅仅是令我难以忘怀,也足以令很多人思考, 因为,他肯定会对每个人的政治素质和个人品养都不无益处,尤其是 对我们从事的民主事业。

   就我所知,在中国的警察队伍里因为追求民主政治和法治建设制度而 遭受到不同程度迫害的很多,有我曾经见过面的原浙江省公安学校的 教师吕耿松先生(因为追求民主被开除公职),有江苏省南京公安学 校的武术教官解天刚先生(因为组建民主党派被判刑十年),有曾经 通过话的甘肃省警察李大伟先生(因为组建民主党被判刑十年仍在狱 中)等人,还有很多没有认识的如韩广生、高光俊、郝凤军等人。应 该说,这些原来的同行和现在的同道们都和孙立勇先生一样令我尊 敬,尽管我无法一一表述他们的事迹。但是,我可以毫不怀疑地说, 所有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奋斗和牺牲的警察,都将是真正的人民警 察而必然获得历史的承认。

   我今天之所以想到孙立勇先生,是因为他在中国人的节日——春节 ——之际,再次提醒我们要关注那些在狱中的朋友,他的话也很简 单:“当官的过年,老百姓也要过年,在大牢中的朋友也要过年!”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和同仁的努力将使那些正在受难的 朋友们会在春节其间过得更加好一些。因此,我们应该感谢他和那些 用自己的血汗换来的钱币来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的朋友们——并祝你们 在国外过上一个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美好节日!

   “每逢佳节倍思亲。”思念祖国母亲的海外游子们,在这传统节日到 来之际,身在国内的人们更加盼望你们归来,用你们的钢筋铁骨建造 自由民主大厦,用你们的侠骨柔肠感动弱势群体,让我们共同努力把 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公正平等、民主自由的新社会,相信这一天很快就 会到来。

   借此,我向远在海外的朋友孙立勇拜年!向他及那些“捡酒瓶子”、 “为人搬家”等以各种方式谋生并还在努力帮助国内受难者的那些朋 友拜年!向所有海外的民主人士、良心道义人士拜年!

   (2007年2月16日星期五)

民主论坛 2007-0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