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郭少坤文集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郭少坤

   本月8日下午,诺贝尔医学奖出炉,颁给了美英科学家。这无疑又是对中国人的一个刺激,一些狂热的民族主义者说,为什么诺贝尔奖项总是被外国人拿走,就连医学奖也到不了我们中国人手中?带着这不满情绪,于是就有人说:叫我看,诺贝尔医学奖就应该颁发给中国人,君不见媒体上整天吹嘘什么乙肝转阴了、秃子生发了、矮子增高了、牛皮癣治好了、红斑狼疮痊愈了、灰指甲好转了、喝什么汤药不再衰老了,连癌症、非典也攻克了,如此等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医学难题都被中国人轻而易举解决了,多么伟大的中医中药啊,多么高明的中国医生啊,可为什么这诺贝尔医学奖却不颁发给咱们中国的医学工作者呢?真让全国人民都难以答应。

   虽然,持这种说法的人不无诙谐,但是却从侧面反映了造成这种说法的根源所在,这个根源就是中国的媒体所致,我们可以在近年来看到许多媒体大量报道了社会上的一些怪现象,如:一位中国中医研究员,自办了广东湛江中医研究所,任湛江贤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自称3年来在河南上蔡县治疗艾滋病患者近百人,号称发明秘方“克艾特胶囊”治愈若干艾滋病患者,他自称“攻克了艾滋病的难关,创造了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并说“吃了我研制的‘克艾特胶囊’,可以使HIV载量达到查不出来的水平,HIV抗体可以呈阴性。艾滋病就是‘纸老虎’。”但是在事实上的河南上蔡县艾滋病患者们并没有得到这位“医学大师”的治疗。从1995年起,中国的媒体在陡然间又曝出了一个“盖世华佗”,据说医术如神,包治百病,什么癌症、肝炎、高血压、阳委诸病,一应手到病除。现代医学无能为力的癌症,在“神医”手下据说可达%90的治愈率,一时引得患病者朝圣般的从全国各地辗转来寻。还有,“华夏意象文化医术书院长、教授,中华神游全息全能音乐疗法、音乐养生法的创始人殷杰教授多年探索、有多重突破、终于自成一家”,什么“中华神游全息全能全元全员全程音乐疗法、音乐养生法、音乐扩展法这一信息模式,已经超越国外”……

   在看了以上中国媒体的如此这般报道后,人们就不能不这样想:既然我国有着这样高明的医生医术,为什么诺贝尔医学奖就不属于中国人呢?我想,从真实、科学的意义上讲,道理也就不彰自明了。

   被媒体抄作起来的以上所谓的医生医术仅仅是被抄作起来的,他们距离科学的原理相差甚远,或者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既得不到公众的认可,又经不起科学的检验,用一些网友的话说:“我们有些中医根本不是科学,它应该是一门艺术,这种艺术更多成绩是在于骗人的技巧上。”在此观点上,我们除去看到以上的那些不实的案例之外,联想到民间的一些神汉、巫婆等迷信活动不仅蔓延在社会上,反而连一些政府官员也趋之若鹜时,我们会清楚看到中国的医生医术、医疗医德及其造成存在的环境有问题,它们与科学人道是有着一定的距离的,因此,就那样的医生医术又如何能够得到世界的承认呢?显然,要想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更是无稽之谈。

   因此,如果说,人类所经历的大多景象都是一个往复循环的过程的话,那么,最能够让人真切感觉到历史的列车在往前发展的,恐怕就是科学,尽管很多人还在与科学背道而驰。如今科学日新月异,但骗术依旧嚣张,依旧有许多打着科技的晃子欺世盗名,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把虚假指出来,让他们一起亮亮相。假做真时真亦假,因为我们热爱真实,所以不惜任何代价捍卫它。当然,我们决不会因为诺贝尔医学奖没有花落中国就怨天尤人,我们需要检讨的是中国自“五四”以来实行的“民主、科学”口号实现了多少,检讨我们的舆论导向和媒体工具都是在干些什么,是实事求是还是假话连篇,是民主科学还是独裁愚昧,弄清了这些,也就知道自己的国家为什么总和诺贝尔奖无缘了,一句话,你没有得到科学的认可和世界的承认!

   就在前天,诺贝尔经济奖又花落有家,但是,仍然不是在中国,也没有中国人,为什么?著名学者刘军宁已经在文章中做了论述,故不在此重复,但我想把刘军宁先生的这段话摘录如下,也算是对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愤青和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们一个最好的诠释和回答。刘军宁先生说:“有创见的科学家不同于常人的思维方式,有关怀的作家不同于常人的视角。对各种人物的制度性宽容程度与产生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可能性呈正比。一个谔谔之士没有立锥之地的地方,不会有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身影。非主流文学作品有多大的自由发表空间?有多少民间试验室和独立研究机构?有多少不需要挂靠的绝对独立民间基金会来扶持学术研究?这些问题得到了答案,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相关的问题也就有了答案。”读了这段话,人们也就自然的找到了中国人为什么得不到诺贝尔奖的根本原因了。一句话,任何一个没有自由、缺乏个性、唯唯喏喏的人是决不可能创造出被世界公认的财富和价值的,当然,要拿诺贝尔奖也是决不可能的。

   有人说,我们中国人也有拿诺贝尔奖的,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不也是中国人吗?但是不要忘记,他们未在国内获奖,如果他们是在国内工作学习,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发展,更何谈拿到诺贝尔奖?包括另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主高行健先生,如果他不是流亡在外,如果不是他把在自己国内不能发表的文学作品发表在国外,如果他不是在国外能够自由的呼吸和创作,高行健先生也很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遗憾的是,中国人除去知道在物理学方面获奖的杨振宁等人外,竟然很少有人知道还有那么一位为自由鼓与呼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先生,咎其原因,仍然是中国政府的有关部门,尤其是宣传机构不敢面对世界潮流——自由民主——的结果,他们视自由为洪水猛兽,看民主人士为敌对势力,又如何敢宣扬那些在各个领域中独立创造并作出贡献的人物呢!

   因此,在一个漠视个性、扼杀独立性、无视自由人权的国家内,是不可能培养出被世界公认的杰出人物的,包括足以令世界瞩目、国家荣耀的诺贝尔奖得主。

   中共的“十七大”正在轰轰烈烈的进行,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报告》中说:“世界离不开中国,中国也离不开世界。”但是,如果在世界最发达的领域里总没有中国人的名字,像诺贝尔奖这样荣誉总是花落旁人而与中国人无缘,我想,中国是不是远离了世界,也就成了值得思考的问题了。

    2007年10月17日星期三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0/18/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