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郭少坤文集
·王丹、于浩成:好民警郭少坤为民伸冤,反遭迫害,目前一身病残,亟待救援!
·樊百华:米卢:“中国离世界仍然有些远”——郭少坤先生又一次被捕的时刻致友人
·茉莉:反对黑暗,自己要站在阳光下
·火戈:郭少坤:身残志坚的“农民儿子”!
·樊百华:抗议警方非法软禁郭少坤
·茉莉:希望各人权组织和媒体朋友关注郭少坤被软禁事件
·佚名:为民运的楷模郭少坤先生申诉
·吕耿松:郭少坤与任长霞:谁堪为中国警察楷模?
·寒冰、中月推荐郭少坤先生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候选人
·于浩成:赠郭少坤
二、狱中诗文
·〔七律〕入狱有感——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一)
·〔七律〕狱中读史——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二)
·捣练子令——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三)
·致樊百华(1999.03.20)
·致樊百华(1999.04.10)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一) 为民从警身两残(七律)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二) 为谁做贼(打油诗)
·狱中诗•七律
·入狱百日有感
·游子吟·狱中诗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郭少坤

   我之所以记得起《民主论坛》的创刊日,主要是因为我这个在中国共 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伤残警察在遭遇到了人间的不幸和非法 侵害后,在走投无路之际利用了《民主论坛》这块可以让我呼喊的阵 地,使得我在为自己(包括自己的父老兄弟)呼出心中的冤屈后得以 存活下来,当然,更有那虽然是微薄但对我却是雪中送炭的稿费,在 当时生活最困难的时期帮助了我,所以,我不能忘记《民主论坛》和 他的创办人洪哲胜先生以及刚刚逝去的张胜凯老人!

   说句心里话,作为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忠于职守而终身双残的警察, 在遇到个人的冤屈后,不能够通过本国政府的有关部门和上级领导获 得依法处理,反而在走投无路时,找到被自己用生命和鲜血曾经保卫 过的统治者视为“敌对势力”的那里去呼吁呐喊,并从那里获取经济 帮助以维持生活,这是我过去做梦也难以想到的事情。我真不知道这 人间还会有着如此的荒唐之事:一个为了自己国家打工的公务员因公 残废了,竟然仅仅因为行使思想和道义就被迫害到这种地步──被违 法辞退丢掉饭而且求告无门!这究竟是我的“罪有应得”,还是这个 国家的政府(至少是基层组织)违法行政,在此我不多加论述,我只 想说,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遗憾和不幸,也更加是和《民主论坛》同 一生日(7月1日)的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统治者不能不面对和检讨的现 实问题。

   有朋友说我象鲁讯笔下的祥林嫂似的,已经变得疯疯癫癫,絮絮叨 叨,逢人便说自己如何如何冤枉,言必称自己怎样为国伤残而得不到 依法保护和抚恤,落笔就是自己家乡人如何如何被侵犯合法权益,反 正是,在我的文章里很难看到更多的新鲜玩意。是的,人生就一次生 命,还有什么比生命的健康更加重要的呢?我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从警被打伤了眼睛并终身毁容,我因为忠于职守造成了一条腿终身残 疾,我丧失了正常人的劳动能力面临人生险境,我怎么能不到处上访 和逢人便说呢?还有那生我养我的家乡的父老兄弟们,他们的合法利 益一次又一次的受到非法侵害,我又怎么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不是真的“疯疯癫癫”,而是现实迫使我不 得不象祥林嫂那样,“我怎么只知道忠于职守而不顾生命健康,怎么 就不知道政府还不会依法保护;我怎么只知道良心冲动,就不知道有 人不允许;我怎么只知道……就不知道……!”

   也就是在这样的心态支持和现实逼迫下,我好象就成了祥林嫂。我自 从在1997年被辞退和在1999年因为家乡父老兄弟维权被判刑后,为了 依法纠正自己的冤假错案,先是在省、中央等各大部门上访申诉,由 于直到2003年都没有得到任何合理合法的答复,我才在南京一位朋友 那里得知,一位叫洪哲胜的台湾先生在美国开办了一家网站叫《民主 论坛》。朋友告诉我,如果上级还不答复我的话,那就是领导人还没 有看到我的申诉信,我可以在网上公开后使得领导人看到并引起重 视,问题才有解决的可能。于是,我便尝试着请朋友帮助我打字(那 时候我还不会打字和使用电脑)。我写的第一封信就是给中华人民共 和国公安部部长贾春旺和党组的公开信,并附上了我的伤残证明和有 关法律规定后寄给了洪哲胜先生。真没想到,时隔不久,朋友就告诉 我说在网上看到了这封公开信。我顿时很高兴。又没想到的是,过了 些日子,我竟然收到了一笔来自洪先生处的60元稿费。后者对我来 说,真是雪中送炭,因为我那时是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要养伤看 病、要吃饭糊口,谁又能不说使我感到珍贵哪?!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通过洪先生和《民主论坛》不断地发出自己 的声音,其中有个人的申诉、父老兄弟们的维权问题以及针对社会问 题的思想见解等。这其间,我为通过《民主论坛》能够自由表达自己 的思想和鸣冤叫屈而释放了精神上的痛苦,为获取到一些稿费帮助自 己的生存而感到减轻了压力。简言之,我的个人历史、尤其是苦难史 有着和《民主论坛》的难解之缘。

   转眼之间和《民主论坛》交往已经三年多了。今年是它的创刊八周 年。借此,我祝愿《民主论坛》越办越好,更多地说出中国的事实真 相,宣传自由民主和人权法治的真谛,为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和法治 社会的尽快到来作出贡献!

   同时,我也更期望领导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者──伟大、光荣、正 确的中国共产党──在自己的节日即将到来的时间里,更多地想到当 今社会现实中还有多少因为在自己的国家和政府部门找不到依法办事 地方而不得不借助外边鸣冤叫屈的同胞。如果你们想让他们“闭嘴” 和“家丑不要外扬”,我衷心希望你们能尽快的给自己的同胞和人民 提供一个可以充分表达自己问题的场合,以疏通言论、畅达民情,为 民作主,真正地实现社会和谐。否则,你们仅仅让那些政治警察门盯 着网络,看谁发表了不同声音,看谁在“家丑外扬”,看谁在批评共 产党,然后再对他们施压或者迫害,我看那终非长久之计。毛泽东曾 经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而不服,最终要出问 题。历史早就证明了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只有依理服人和依法办 事,执政者才能够取信于民。到那时候,象我等这样的中国人还用得 着到被视为“敌对势力”的外边去发牢骚吗?!到那时候,象《民主 论坛》等这样的不受中国政府欢迎的刊物也该改行(至少不要进行专 门批评共产党的工作)了,我们共产党岂不是可以名实相符而无需脸 红地自称是伟大、光荣、正确吗?

   再说句心里话:我真想在中国的《人民日报》或者《法制日报》等刊 物上发表自己的冤案冤情,包括自己家乡父老兄弟们所反映的基层政 权一系列祸国殃民事件,甚至是在自由的表达自己的各种政见。但 是,我不知道这事要待到什么时候才能得以实现?!

   我在想到《民主论坛》和它的八周年即将到来之际,顺便谈及以上许 多方面。见仁见智,请读者自己斟酌为祷!

   (2006年6月22日)

民主论坛 2006-06-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