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郭少坤文集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郭少坤

   如果不是从《民主通讯》中看到张思之先生写给北京律师协会会长李大进的信,我做梦也不可能想到那个曾经在徐州市为行贿的腐败分子(徐州市文化局局长吴敢)摇旗呐喊进行辩护、而最终败在正义面前的李大进,竟然能当上北京律师协会会长。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那个我亲自耳闻目睹的、神圣法律的亵渎者,竟然能在人民的喝倒彩声中爬上北京律师协会会长的职位,也足可见中国的法治环境已经到了何种地步、中国的用人制度已经堕落到什么状态!

   那么,我有什么理由如此来看不好这位首都北京律师协会的会长呢?话,还得从头说起。

   江苏省徐州市这个“无所不敢”的文化局局长吴敢,为了给自己喜欢的女演员捞取中国戏剧“梅花奖”的桂冠,不惜动用公款和非法搞到的钱,到北京向该奖的评委们行贿。此事被披露后,徐州市文化局工作人员、杂文作家袁成兰女士撰文批判,为反腐败和主张正义鼓与呼。谁知道这一下子惹怒了徐州市那些沽名钓誉的达官显贵们,尤其是直接得罪了袁女士的顶头上司吴敢局长。他们便动起企图对她打击报复。本来,要打击自己手下的1个普通工作人员很容易。但是,当官的还想用“法律”来惩治这位仗义执言的袁女士,并以此来显示共产党还是讲法的,他们依仗法院是他们自己开的,法官是他们自己任命的,便自以为胜券在握,聘请了北京律师事务所李大进律师为原告律师,启动了法律程序,把袁成兰送上了法庭。

   于是,1场恶人先告状、腐败分子状告反腐英雄的官司,就这样于1994年11月19日在古彭大地展开了。而这位李大进大律师也就成了恶人和腐败分子的代理人。

   尽管是在当地权势的干扰下,那位局长和他的代理人李大进在徐州市赢得了暂时的“胜利”,但是,在全国文艺界正义力量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再加上这起案件仅仅属于民事案件,中共的上级领导也没有明显的指令和偏袒,在几经周折后,最终,江苏省高级法院倒也以袁成兰女士的胜诉和吴敢及其他的代理人李大进的败诉而告终(此案详细经过已经由被告袁成兰女士撰书《我当被告》在全国发行了)。

   我在此想说的是我在开庭那天所亲眼目睹的几朵庭审花絮。

   一、当被告袁成兰来到法庭上时,全场听众纷纷起立鼓掌以示欢迎;当法官介绍到原告吴敢及其代理人李大进时,场内发出阵阵“嘘”声。

   二、在庭辩中,李大进诡称被告袁成兰在杂文中有侮辱愿告吴敢人格的语言,说袁文中有“用宋朝邵篪一次上朝,因肛门失控,被万岁爷降职下放遗臭万年”来形容吴敢是人格侮辱。而此时袁成兰的律师张晓凌反驳说:“毛泽东写文章还用‘不须放屁’呢?说‘放屁’又怎么能是侮辱人格呢?”当时,满场鼓掌,李大进律师面红耳赤却无言以对。

   三、法庭内,有人对我说,这个李大进还曾经为电影演员刘晓庆做过辩护律师。旁边1位听众说:“这小子不是为漂亮女人和名人辩护,就是为当官的辩护,反正老百姓请不起他做代理人,他也不会为老百姓免费辩护!”周围听众为之哄堂大笑。

   这就是我所知道并亲眼看到的李大进“大律师”。在我的心目中,他就那样的德性和职业道德,也只不过是1个和那么多在法律面前无奈而为了生存不得不混社会饭吃的人。真没想到,这样的人竟然还能爬上北京的律师协会会长,而且利用手中权利对中国的良心律师高智晟先生尽兴停业地加以迫害,从而引起了正义力量的反抗。面对这样的人执政执法,难怪连中国第1大律师张思之先生也不得不说:“临表依依,有点不知所云了”!

   但是,不论怎么样,李大进还是“进步”了,而且是在江泽民的“与时俱进”号召中进步的。至于中国的法治是否真的就进步了呢?恐怕,答案还要由人民来评定吧!

   (2005年12月5日)

民主论坛2005.12.18 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