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王泽臣出狱有感]
郭少坤文集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泽臣出狱有感

   

郭少坤

   前天晚间,王文江打来电话.我问到他有关王泽臣的情况,由于线路中断,未能了解到详情。可是,我昨天便在《民主通讯》里看到了王泽臣出狱的消息。看完后,我顿时感到无比的欣慰。紧接著,我在昨天晚上向王泽臣先生家中打去电话。由于他当时不在家,我向他的夫人转达了我的问候之情。

   我和王泽臣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我们俩是神交已久的道义朋友。早在1997年的冬季,我在上海市一边打工谋生、一边看病之际,王泽臣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在上海的住址,向我打去了电话,表示了对我遭受到非法辞退的愤怒和同情,并且向我介绍了西安市的张鉴康和杨海等几位朋友,让我在有困难时去西安市找他们帮忙。后来,我还真的是在他的介绍下认识了西安的几位朋友。不久,我又从他那里了解到了鲍彤先生的联络地址和电话。在我和他的多次电话交谈中,我发现他是一位典型的东北汉子,性格刚烈,脾气豪爽,心地善良,快人快语,更加让我明显感到的是他对自由民主事业的追求,是那么地坚定和执著。我曾经听到他在接受法新社和《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采访中慷慨激昂地说道:“我们中国人应该尽快地走入民主的圣殿大堂中去!”此情此声,我仍然记忆犹新。

   1998年6月份,因为克林顿访华,我被上海市公安局和江苏省公安厅强行劝回徐州。回来后,我又和王泽臣取得了联系。当时由王有才发起的全国组党活动方兴未艾。我们在交谈中也谈到了这一在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敏感问题。虽然没有进行深入讨论,但是,我觉得王泽臣当时是竭力倡导组党活动的,而由于我们当时江苏省的一些早期曾经秘密组党的朋友(如杨天水、解天刚等)尚在狱中,对这一公开申请要求组党的活动,其他朋友们都还是采取审慎或者是低调态度的。因此,在后来,当中共当局看到全国的组党活动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并且足以危及到他们的政权时,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抓捕行动,从浙江到北京,从武汉到辽宁,从四川到山东,很多朋友都在那前后不同的时期被捕入狱,并被分别科以重刑。王泽臣也就是在我因为农民们而入狱后的不久(1999年6月份)被捕并判刑的。

   还记得在那个被称为“中国民主的小阳春”的1998年的春夏之际,中国的公民维权活动的确是掀起了一个又一个高潮,诸如在抗议印尼侵害我华人姐妹时,在号召保卫祖国的母亲河时,在督促和要求中国政府签署国际人权公约时,全国各地的朋友们都是相互联系和呼应,一个规模庞大的公民维权群体组织渐渐形成。在这历次的活动中,王泽臣和唐元隽、冷万宝等,都是首当其冲的积极签名者。对此,我也是印象极为深刻的。

   我出狱回家后,爱人多次向我转达了在我入狱后,王泽臣曾经多次打来电话问候家人的情况。对此,我深为感激。在我得知他已经在狱中之时,我也向他的家中打去了电话,以示问候。时光冉冉,一晃数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先生出狱的时刻了。为此,我和所有朋友们、尤其是他的家人无不大感欣慰!

   写到此,我忽然觉得有著一种说不上的凄惨悲凉感觉。你说这么大的一个中国,这么大的一个“伟光正”执政党,这么强大的一个军队和警察系统,这么多的司法部门和监狱,为什么连几个只有思想和良心的自己同胞也容忍不下呢?!仅仅因为思想和言论就被捕,仅仅因为行使宪法规定的权利就被判刑,仅仅因为为老百姓说几句公道话就被罗织罪名,今天抓去,明天放回,不是抓到狱中,便是撵出国外,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只要是胆敢说这个党一个不字的,统统都要在被迫害整治之列。咳,这还是人类居住的社会和生活的地方吗?!

   这不是我的悲观论调,而是我另一种内心世界的写照。虽然,它不会影响我的任何作为和人生理念,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生活在这个现实中的无比凄凉或者说是悲壮!

   (2005年6月23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2005.7.6 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