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民主的天敌]
郭少坤文集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的天敌

   

郭少坤

   民主是个好东西,好就好在通过民主程序建立起来的机制足以遏制独裁专制权力的滥用,同时,它所可能带来的各种社会腐败及其罪恶,起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性,已经减到最小;好就好在通过民主活动能使每一个人都能够活得象一个人而不是猪狗一般的奴隶。用邱吉尔先生的话说,就是:民主不是最好的,但是,人类社会法发展到今天,还没有其他东西比它更(大意如此)。

   历史已经无可辩驳地证明了这一点。正因此,在当今世界上,所有想要跻身于文明世界之林的国家,无不先后拥抱民主潮流、放弃专制、从而走向了民主政治社会,而那些还在争取做“人”的各国人民,也无不为着推动自己国家的民主事业而前赴后继地斗争着。这一颇为壮观的历史画面,已经是有目共睹而令人振奋和鼓舞了。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们这个有着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竟然还是在几千年的封建专制阴影下苟延残喘,还是在一党、一人、一政的绝对领导下做“党民”、“子民”,而享受不到半点当家作主的权利,而只能在这个由广大劳动人民所创造的共产党党国的“辉煌”下,自我麻醉地存活着,并且自觉不或不自觉地放弃了对公平合理和真理正义的要求。社会的反腐、民族的自尊、国家的前程,好象都与自己无关似地。这种误国害民的消极现象已经到了临界点。这不能不让人感到可怕啊。

   那么,是什么问题造成了中国的这种局面呢?毋须讳言,除去几千年封建制度及其劣根文化所形成的奴隶思想、子民意识之外,共产党自建国以来所发起的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活动,已经在国民心中更进一步地滋长了奴隶和子民的意识,这是其一;其二,共产党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所表现出来的残酷和反复无常,更加使得深谙中国的中庸之道和明哲保身的中国人、在即使不相信共产党的同时,也放弃了自己做人的权利、去寻求自我保护,当然,也就谈不上去追求什么足以保护每个人权利的民主政治制度并为之去作出牺牲了;其三,在看到自己的同胞们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献身所遭遇到的迫害后,更加是心有余悸,不但是不去见义勇为,反而是回避三舍,自89“6.4”之后,中国人的心态已经可见一斑了。

   从另一方面来看,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从来也没有打算过在中国实行真正的民主政治和法治社会,因为,如果一旦实现了这一目标,所有的共产党人、尤其是他们的领导人,就不会活得那么轻松,其权力就不容滥用,其私欲就无法满足,所以,内外相结合,就足以在中国构建了中国人民通向自由民主的自然屏障和天敌。

   今天早晨,我在散步活动时,遇到了我去年为农民们聘请的律师,我的一位检察院的退休干部朋友。我问他,为农民们争取民主选举权利的工作是否得到了进展。他哀叹道:“太难了,民告官太难了!官官相护,到哪级法院都不给立案,而这还是共产党自己制订的法律。共产党给农民选举权,可他们都不愿意认真执行。这要是其他党给的民主权利,那就更没有门了!”我说,“当年你在共产党的检察院工作时,有没有这种体会?”他说,“你在公安局里还不知道吗?我们都是在听党的话,怎么可能了解到民情民意哪?!”

   他又问我,农民们还想不想把这官司继续打下去。我说,怕的是农民们再没有钱聘请律师了,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天时、地利与人和”,是中国自古以来成就大事不可缺少的条件。但是,在当前中国的这种情况下,在连共产党自己给的那么一点小小的“村民自治”权利都得不到贯彻落实,要指望民主选举到自己国家政府的领导人,恐怕,还真得到实现“共产主义”之际才能落实了。

   但是,我又想,历史的规律是不能允许专制再继续与世界文明为敌的。自由民主的“天时”现在不在中国,但其不可抗拒的洪流必将涤荡着这块古老的土地,激发其人民的追求热情。到那时,任何“天敌”也就不战自败了!

   (2005年6月6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2005.6.12 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