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苦人斋宣言]
郭少坤文集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人斋宣言

   

郭少坤

   斋,房舍也。佛家称素食为斋饭,施饭于僧,亦称斋僧。吾有寒舍,舍内有书,可称书斋;吾虽食荤,而常受外界施舍,吾虽不为僧,亦可称为被施斋(荤)人。

   苦人,受苦之人也。南宋忠臣王佐断臂报国,忍辱负重敌营多年,曾被称为“苦人儿”。吾为国折筋断骨、毁容损目,被辞公职;吾为民被牢狱数载,喊冤叫屈而均得不到上闻;日在病痛中挣扎,夜在屈辱中煎熬,视之失明,行则骨痛;如今年渐老迈,体欠安康,有家难以团圆,有冤求告无门,上不能报国安民,下难以扶老携幼;其身可怜,其情可悲,不能不谓之苦人也。

   由此可见,无身、无魂、无国、无家、无用、无法进行正常生活之人,不能不谓之为苦人,所处为苦世,所生为苦生,所行为苦行,所居为苦居,故是为“苦人斋”也!

   即此宣布:“苦人斋”于公元2007年1月18日(农历丙戌年11月30日)成立并存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徐州市湖滨新村79号楼五单元601室之内。

   有诗为证:

     毁容损目视朦胧,折筋断骨步难行。

     满身屈辱谁怜见,唯躲苦斋度残生。

   (2007年1月18日于徐州苦人斋)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1-18] 修订:[2007-01-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