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中秋幽思]
郭少坤文集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秋幽思

   

郭少坤

   带着“月儿圆圆(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和“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情结,在癸末中秋的前日,我拖着残躯回家乡,看望年迈的父母。

   连续一个多月的秋雨,只是让城里人感到了出行不方便,蔬菜价格不断上涨所带来的一些负担。但对于达官显贵以及薪水极高的国家公务员们来说,这是无关痛痒的。回乡的前天晚上,徐州市的电视播音员仍在播放着“今年中秋市场看好,每斤998元的月饼供不应求”令平民百姓咋舌的新闻。至于城里的老百姓究竟能有几人买得起那么贵的月饼姑且不论,但对于那些饱受水灾洪涝之苦的农民们,我敢断言,这种新闻不啻是天外来音,想也不敢想象。

   果不出所料,汽车一离开市县公路驶向农村,我便见到泥泞的道路两旁蜷伏着淹倒的庄稼、枯萎的禾苗。地里的水由于排不出去,懒洋洋地躺在那里,等待着太阳的蒸发。本来应当驶进村庄的汽车,因为村里道路象沼泽地而无法行走,只有停在远离家中7、8里远的道路上。万般无奈,我只有下车,用电话通知家中来人接我回去。谁知这一下车,却听到了很多农民的强烈呼声,得到了一些同样令人咋舌的新闻。

   我下车的地方靠近丰县范楼乡的耿庄村。村庄前后随处可以看到被大风所刮倒的树木和庄稼。村民从庄子里走出来都穿着靴子。我问他们,村里为什么不整修道路。他们看了看我说:“你要是上边来人,我们说了也许还有点用,可上边谁来管我们?你问为什么不修路,修路的钱都叫村干部给贪污了。”我问:“村干部不是民主选举的吗?”他们说:“从来也没有民主选举,上边叫谁干谁就干,谁干谁贪污。我们这个村的村支书叫邓克俭,已干了7、8年了,家里盖上小洋楼,手里存款10几万,老百姓家中谁有钱?”又一个村民走过来说:“前几天下大雨,村民的房子被水冲倒了去找他.。他正在家中打麻将。人家叫他去看看。他说‘没工夫’。你说,这叫什么共产党的干部?”村民们越说越生气,说:“这样的干部还不如国民党呢!”

   另一个村民用手指了指南边很远的一个村庄说:“你看前面的京庄村,那个村庄的村长是村民们自己选的,可在前几个月被暗杀了,到现在公安局没能破案,尸体仍未火化,还在停尸房里。家属说不破案就不火化。其实这案很好破,可不知公安局究竟是干什么吃的。”我早在前几个月回乡时也听说过此案。我问:“村长是不是叫徐永锋。”村民们说:“是的。”另一个村民接着说:“因为是民选的,上边才不重视,要是是他们指派的,这案子早就破了。”还有个村民说:“说不定是因为徐永锋不听上边的,只听老百姓的,上边怀恨在心,指使人把他杀掉的呢!”我一听,也不无道理。因为“上边”是专打击迫害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历史更是有案可查。

   不一会,家里人开着三轮车前来接我。我上了车,一路颠簸到了家中,全身都是泥污。给父母送上了二盒每斤只有3元5角钱的月饼。二老还激动不已,说在农村很少有人买月饼吃,因为太贵。

   家乡的父老乡亲有的来看我。他们感叹道:“今年绝收了。地里的庄稼全都淹死了。棉花、苞米、地瓜、大豆将颗粒无收。但是,乡镇干部还不据实报灾,仍吹嘘是丰收。我很是愤怒,告诉乡亲们请一个摄像师,把实情全都拍录下来。如果上边继续以‘丰收’为依据向村民征税,你们就把录相送到中央去。”乡亲说:“请一个摄像师录一盘带子需要120元人民币,没有钱请。”我突然想到前几天一位曾担任过2年乡党委书记、因不忍心向农民“下手”而辞职去做其他工作的朋友,刚刚捐助我200元人民币。我说:“你们请摄像师的钱我来支付。无论如何不能让乡亲们遭受不白之苦。”乡亲们应允。接着,乡亲们又拿出了乡村学校向学生乱收费的白条子,说:“不但超标准收费,还打白条。据说多收的钱都交乡政府,乡政府随意挥霍。”我向他们要了几张白条子,表示回来后将向徐州市教育局反映。乡亲们还不无担心地说:“他们还会不会再报复你?”我说:“我只要坚持真理,就是再判我8次刑,我也不在乎。”

   回来后,我将打白条乱收费的情况反映给徐州市教育局。教育局表示要查办。我虽不置可否,但对于其他问题我仍然是忧心忡忡。那一片片淹死的农作物,那一条条似沼泽地的道路,那一张张白条,那个已停尸百余日的民选村长,那一张张营养不良表情苦涩的脸……还有那漂亮的女播音员字正腔圆“每斤价值998元月饼供不应求”的报道……

   

   也许在若干时间内,这一切在我脑海里难以消失。“月儿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这哀怨的诗歌仍将会不时地作弄着我,撩拨着我的情感。

   (2003.9.11癸末中秋)

民主论坛2003.10.3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