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郭少坤文集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郭少坤

   湖北籍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遇害一案,是继国际上倒萨和抗SARS之后在大陆老百姓中间的热门话题。中国老百姓对于抗SARS和倒萨众说纷纭、喜忧参半、褒贬不一。而对于孙案,大多数老百姓则义愤填膺、同声谴责。也许是人权意识的增强,也许是同类相惜的心理自然反映,人们对孙志刚的遇害大动感情。尽管当局抓了几个替罪羊,社会的各阶层来仍然是余怒未息、风波难平。

   可能正是由于社会的强烈反响,司法不得不给予过问,这才让孙志刚终于讨个说法、死得明白,也让世人知道他是屈死的。他真是一位众多不幸当中的幸运者。然而,在这个千奇百怪的大陆社会上,又有多少象他这样的大学生,乡他这样的外地人、这样的打工者、这样地被随意收容审查者,被“执法者”打死、打伤而又不为人所知的呢?!

   纵观中国大陆50多年的社会状况,从三反五反屈死的冤鬼、到反右时期罹难的几十万右派,从3年自然灾害饿毙的千百万群众、到10年浩劫时期挨批被斗、致死致伤的百万公民,从“6.4”时坦克车、机关枪下血肉横飞的莘莘学子、到在为争民主、争人权而身陷囹圄的仁人志士、以及为了基本生存权求告无门却锒铛入狱的老农民──其中又有多少得到正义关怀而为人所知的呢?

   人们只知道右派有个胡风,大跃进有个彭德怀,“文革”有个张志新,“6.4”有个丁子霖老师的儿子。人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背后还有多少受害者!同样地,人们也不知道今天的孙志刚背后,还有多少无辜者死于人性泯灭、道德沦丧、人治猖厥、法纪败坏的社会现实中。在这铁幕森森的人生舞台上,在那些“视生灵如刍狗,视万物如草芥”的统治者的横行下,冤案随时发生、屈辱俯拾皆是、人命危险,已经不是危言耸听了。仅就本人亲身经历和所知,也可见青史几行了。

   经常萦绕在我脑海里的一个无名女尸,总是挥之不去。那是在1987年的夏天,我在徐州市云龙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工作。一日早晨,我接到辖区新生派出所来电称“黄河里有一具女尸”。我即驱车赶去,在现场和派出所指导员李维怀一起将一飘浮在水面的女尸打捞上岸。死者年约20多岁,上身穿白底绿花衬衣,下身穿一条白裤,右耳下端缺损,身上缠一根铁丝,被害特征非常明显。但是,赶到现场的公安局长胡广松和法医张同新竟一口咬定死者是落水自杀,并命令立即拉到火葬场火化。我反复强调应该首先立案查清尸源再作处理。可我人微言轻,那名女尸还是未经查明身分便被拉到火葬场烧掉了。谁能不说这是冤魂屈鬼、不说这是草菅人命呢?!

   1994年我在徐州市公安局的信访部门工作期间,曾接待了一伙上访者。他自称他们的一个亲属(男,25岁)因被怀疑偷窃,被前去抓捕的民警夏享利(某公安分局局长之子)开枪打伤,打伤后没有加以治疗而继续留审,结果因伤重而死亡。对这样一起人命关天的案子,结果是不了了之,最终以赔偿死者家里3万元了事。

   2000年,我在服刑时,听探望我的家人讲,徐州市公安局段庄派出所将一名丰县籍打工者审查时打死。分管副局长李军锐仅受到行政处分。而今天,他已升为正局长。

   前几天,林牧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胡锦涛、温家宝是很开明的,中国是有希望的。”可我却不以为然。我认为,任何清官意识都不符合现代文明的要求,只有制度的确立、体系的完善,才能确保人们有机会确定受到正义、公平的对待而免受不白之冤和无辜之苦。

   孙志刚一案如果不是罗干和周永康的批示,也只能是和所有不为人知的受害者一样成为冤案而不为人所知。因此,他个人是不幸中的大幸。只有民主政治,才能使所有的老百姓有机会不至于被冤死,即使被冤死,也才有机会无需等待特别的批示而得以受到正义、公平的处理。

   (2003年6月20日)

民主论坛2003.6.29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