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想念天水]
郭少坤文集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念天水

郭少坤

   天水兄被科以12年的重刑,可以说,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而天水兄却错误地估计了对方(决不允许组党结社),也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相信了共产党关于人权的承诺),尤其是他并没有从自己因为过去的组党而带来的10年牢狱之灾中进行政治策略的反思,可以说也是他那一成不变的民主理论极大的影响了自己的正确理念,给自己和家人造成了身心痛苦,也给自己本来应该发挥的作用大大的打了折扣。

   我这样说,决不是怪罪天水兄,更不是说共产党重判天水兄就是正确的,相反,我对天水兄对民主的执着更加钦佩,对共产党的“民主”更加怀疑,尤其是对对天水的重判感到不解乃至愤怒,对于其中的道理在此已不必多说,因为很多网友都已经做了精辟的概述。我只是在此对和天水兄的认识和交往作一简单回忆,以此来证明一个道理,那就是:独裁专制与自由民主的较量,将是人格的最终较量。

   我和杨天水兄同是江苏省人,因为我本来并不是什么“民运人士”,只不过是因为行使做人的良心良知被共产党逼出体制的一个普通警察,所以,对泛义上的“民运”和“人士”都非常陌生。初知杨天水,是他的同乡(江苏省泗阳县)吴克林先生告诉我的,吴先生在我出狱后来看望我时,曾经提到杨先生,说他原来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才生,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杨天水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原本很好的工作及其前程,最终因为组建民主党被判刑10年整,而且刚刚出狱在外谋生。也就这样,我才知道天水兄是什么样的人。

   在2002年夏天一个炎热的日子里,我接到一个陌生人电话,他什么也没说,只让我到住处附近的一个邮局门口去接他,我带着疑虑,来到了住地附近邮局的门口,到了那里后,我一眼便看到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中年人站在邮局门口,我看此人气宇轩昂,便猜测是约我之人,他也同时看到了我,我们便不约而同的走上前去,他向我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是杨天水,也叫杨同彦,特意来看望你。”我也作了自我介绍,他说:“我一看你就是军人或者是警察出身,像个训练有素的人。”我哈哈大笑道:“曾经是,但是对于共产党来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我看此时已近中午时分,便邀请他到附近一家饭店去吃饭,他也没做推辞。吃饭其间,我们要了二瓶啤酒,边喝边聊,天水兄告诉我他整整坐了10年大牢,在到第九年时,他的夫人便和他离了婚并带着孩子走了,说到此,我看到他不无痛惜之情。我也向他介绍了自己的一些基本情况,并说还在为自己的冤假错案申诉和上访,天水兄告诉我不要报太大希望,还是想办法谋生为上策,他说他出狱后曾经在做生意时被人骗了几十万元人民币,现在在广东省东莞给一位台湾亲友打工,自己也不知道会干到什么时候,显然,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前景而忧虑。

   吃完饭后,我要买单结帐,可天水兄说什么也不肯让我掏钱,我说我应该尽地主之谊,他说那是老俗套,又说:“你还有老婆孩子们等着你去养活,可我就一个单身汉子,我应该比你好混些,下次来这里再让你掏钱吃饭。”我看他态度诚恳,便没有再作推辞,天水兄便掏出五十元票面的人民币付了饭钱。

   如果说仅仅就是五十元人民币的饭钱,不论是谁消费,也都算不了什么,但是,我万没有想到的是,也是后来听天水兄说起那次吃饭的情况时,那一天,天水兄身上就只有五十元钱,他在和我分别后回老家泗阳时,是向别人借的路费才回到的家中……

   每当我想到此事和当时的情景,我无不都在为天水兄的高风亮节和品德而钦佩,同时,也为自己的待客之道和粗心大意而深责和反省。

   从此以后,我们便经常相互联系,无论是在我去南京上访时,还是他来徐州时,我们都对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进行思想上的探讨和交流,通过交流,我逐步认识到,天水兄的理论修养非常深奥,他的为人和品德也很是高尚。记得在2003年的春天,我在南京上访时,天水兄约了几个朋友来看望我,其中有曾经和我同行的解天刚(原江苏省警察学校武术教官,因为支持“六四”和组建民主党被判刑十年)等朋友,在晚饭其间,天水兄让我用他的手机给在北京的鲍彤先生打电话以示问候,我拨通了鲍彤先生家的电话,几位朋友先后向鲍彤先生分别致以问候,记得天水兄当时在给鲍先生通话时说:“朋友们都很关心你,我们都希望中国尽快的实现自由民主大业!”此情此景,记忆犹新,可天水兄言犹在耳,斯人又去矣!——为了“尽快的实现自由民主大业”,天水兄再次选择了不惜坐牢的沉重代价!悲哉!壮哉!

   最后一次与天水兄的通话是我在去年10月份被软禁之后放回家的晚上,我向他报了平安,他说:“如果再不放你出来,我们将发出呼吁,你出来就好,不用生气,反正和他们没有道理可讲,更谈不上让依法办事啦。”可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此不久,天水兄再次锒铛入狱,而且,这一判就是12年!

   天哪!人生有几个10年?又有几个12年?我百思不得其解,就那么一介文弱书生,就因为“几篇文章”、“企图组党”、“接受二笔捐款”、什么“天鹅绒行动”游戏,就能够“颠覆”拥有几百万军队和掌握着国家庞大机器的“国家政权”?难道说我们的国家政权就那么脆弱?难道共产党就相信他杨天水有那么大的能耐和魅力?我想,如果共产党真的如自己所说的自己就是“三个代表”的话,就根本用不着担心别人去“颠覆”,因为如果是那样,中国人民肯定会举双手拥护你并支持你,中国人决不会轻易的跟随一个无权无势、什么都“代表”不了的杨天水走,如果你们自信,还干么非得要把这么一个文弱书生一次又一次的投入本来应该是关押坏人的大牢哪?!

   别看我是军人警察出身,可我却没有天水兄的胆子大,我不敢奢望组党和接社(尽管国家宪法允许结社自由),更不敢对迫害我的政府说“颠覆”二字,我只不过是对执政的共产党(但愿只是它的基层政权)的违法行为和腐败现象不满才被迫如此的,到现在为止,我都还在为自己的冤假错案和自己父老兄弟们的依照共产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进行依法办事,虽然是多年来不见效果,但是,我想,到了实现共产主义时总可以了吧!共产党还不致于非把我等还相信他们的人都推到“敌对势力”中去吧?那样,岂不又是多了“颠覆”自己的力量?哈哈!

   尽管我没有同意和支持天水兄的所有活动,但是,对于天水兄的民主理念和推动力中国进步的要求,我还是肯定的,我从不崇尚暴力和非理性,我只希望以和平的方式将中国尽快的推向民主法治的轨道上来,以换取中国人永久的福祉,难道说连这一点符合世界潮流的常识还不允许自由表达吗?难道说共产党人连这点共识也不能够和杨天水这样并不是多“坏”的中国人达成一致吗?!

   我不想“多管闲事”(我已经为此坐过大牢),只不过是因为和杨天水兄曾经朋友一场,又感觉他还不是太“坏”的中国人(我总感到他比那些腐败分子要强得多),都是自己同胞,所以,由他的被如此重判感到遗憾不解和愤怒,联想到天水兄的为人不能不发此感慨,还望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能够从我这些并不可能完全是“废话”的话中得出点什么,也许不无益处。

   但愿共产党不要像天水先生的辩护律师所说的那样:“你们杀害了一个报晓早一点的公鸡,你们将愧对明天的太阳!”诚然,天水兄也不是完人,他有着人生俱来的很多弱点,但是,共产党完全可以用政府应有的形象去影响他,用道理说服他,党不是“母亲”吗?难道一个母亲连对自己家孩子的宽容都没有?为什么非仅仅因为与这么一个草民的政见不同就得要把他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哪?!

   我看把杨天水这样的人放出来无关大局,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共产党的充分自信和伟大。

   2006年5月18日星期四

《议报》第25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6.05.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