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民主的血腥与火]
郭少坤文集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的血腥与火

郭少坤

   就在全世界所有具有良知的人们沉重纪念那血腥的“六四”日子里,并沉浸在悲愤和忧虑之时,我家乡的父老兄弟们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那些为了落实共产党给的“民主权利”而不懈抗争的村民家里,最近几天内连续遭到了被放火的灾难,受害农民们家中用以种植蘑菇的稻草被犯罪分子点火燃烧,造成了重大损失,更加令人气愤的是,他们在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后,竟然是无人过问!

   “他妈的,他们是干什么吃的?!”我接完电话,愤愤不平的用“国骂”骂了起来,紧接着,我向徐州市公安局有关部门打去了电话,之后,又给家乡人打去电话,让他们来徐州公安局报案,但是,乡亲们竟然说,我们对市公安局也不抱希望,因为他们也不会来管我们的案子,只有自己保护自己。

   我为当地公安机关连杀人放火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都不立不破敢到愤怒之余,也为我家乡的父老兄弟们的气节、尤其是那种对当局腐败无能的不屑一顾而感到振奋,可也正是在这悲喜交际时,更加使我坚信一个真理,那就是,在没有民主政治和法律至上的社会里,产生罪恶的土壤无处不在,罪恶会随时随地产生,社会永远不会安定,当然,像共产党所宣称的“和谐社会”也只不过是欺世骗人之谈,或者说只不过是为了独裁专制的统治秩序而制造的一块遮羞布而已。

   难道说不是吗?请看发生在这个村里的不争事实:

   一、 争(共产党给的)“民主”被抓捕关押无人过问。早在1999年时,这个村的村民们为了落实共产党自己给他们的民主权利上访徐州市被关押迫害时,我就依法向当局进行了反映,要求他们释放无辜的农民,但是,当局不予理睬,只是在后来国际舆论的压力下,农民们才得以被释放。人们不要忘记,此时正是共产党开展轰轰烈烈的“三讲”时期。

   二、 再为“民主”倾家荡产上法庭无人理睬。执着的农民们在领教了牢狱之灾后,不再进行上访,1999年春天后,他们凑钱聘请了律师依法维护他们的民主权利并走上了法庭,但是,当地的各级法院就是不给他们立案查办,害得农民们苦不堪言,连为他们代理的律师也哀叹道:“这中国的法律还有什么用!”而此时正是共产党开展轰轰烈烈的“三个代表”时期。

   三、 为捍卫国家财产和人民利益到处告状而无门。在2003年的春天,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郭庆周在光天化日之下砍伐了国家几百亩的防护林带,并且卖钱中饱私囊,村民们自己制造了光盘到处上访告状而竟然得不到任何一级的重视和依法查处,这个时期也正是共产党的新一代领导人上台后大肆宣扬的“执政为民”时期。

   四、 为捍卫自己的“民主”权利被用刀砍伤后求告无路。在2003年的秋天,觉悟的村民们在学习共产党的《村民自制条例》和“民主”选举有关文件时,被乡党委非法委派的“村干部”用刀将农民砍伤,受害的农民到乡里的派出所去报案,可是,犯罪分子至今没有受到任何依法惩处,这时也正是共产党大肆鼓吹的“依法治国”时期。

   五、 为贯彻落实共产党给的“富民政策”被火烧而无人破案。农民们在求“民主”不成,维护国家财产和利益无果之后,他们不得已的逼迫放弃了应有的合法权利,在走投无路时,又逢共产党给人民承诺了“发展农村经济”的时候,农民们自己筹集资金,聘请了外地技术人员为他们传授种植蘑菇的办法,可正在他们积极为种植蘑菇而劳作流汗时,却被犯罪分子放火烧毁了他们用来养殖蘑菇的数万斤稻草,他们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后,竟然无人立案并依法查处,而这个时候不正是在共产党鼓吹的“营建和谐社会”时期吗?!

   就这样的“和谐社会”?就那样的“三个代表”?就那样的“执政为民”?就这样的“依法治国”?从以上那已经发生过和正在发生的大量事实面前,谁又能相信共产党的政治宣传不是鬼话连篇的欺人之谈哪?!虽然,这些事情并不是共产党最高当局乃至胡锦涛、温家宝先生们希望看到的,但是,不正是他们拒绝政治制度改革和法制建设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吗?!

   也许有人会说,这不就仅仅是发生在一个村庄的事情吗?

   是的,据我所知,在那个地区也就是这个村的村民们有着强烈的民主意识和法制观念,他们为了仅仅是共产党给的那么一点小小的民主权利就这么拼命的折腾了几年而无人过问,也正是其他村庄的村民门有于看到了他们维权的如此艰难,从而放弃了自己应有的权利,甚至是放弃了做人应有的尊严,在这个地区的乡里,历史上只有一个叫“京庄村”的是按照共产党的《村民自制条例》民选出来的村长,可是,在2003年,这位村长却被这个村的共产党的党支部书记雇凶杀害了,可想而知,在这血与火的恐怖中,在以上那些惭愧的事实面前,大多数无权无势、无钱无能的老百姓们谁还敢去追求民主自由和人权法治哪?显然,像这个执着的追求共产党给的“民主”权利和“法治”承诺的村庄及其村民也只能是凤毛麟角了。

   于是,共产党也就在这样的国情和国民心态下营造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一个没有民主政治和法律至上的“和谐社会”也就这样“光荣”诞生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我在监狱里的一件真实故事,在一次“放风”时,放风场的女囚犯带着她们养的一个小猫玩耍,突然,跑来一只小老鼠,这时,所有犯人们都睁大了眼睛看,想看一看这只猫是如何抓捕老鼠的,可是,犯人们不但是没有看到那只猫是如何抓抓老鼠的战斗场面,竟然看到的是那只猫和那个小老鼠凑到一起玩耍了起来的融洽情景,弄得犯人们都哄堂大笑起来,连管教的警察也在那里忍俊不禁,当时的场合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那时让我看到的不仅仅是那猫与鼠的友好,连那一惯趾高气扬的警察也和经常畏首畏尾的犯人们贴近起来,现在联想起来,那不也是一种暂时“和谐”的象征吗?

   就这样的“和谐社会”?连猫都不抓老鼠了,连共产党都不去维护自己的“民主”和“法治”了,连自己国家的财产的老百姓的利益都不去保护了,我相信,这样的“和谐社会”不会能够和谐多久,等待它的将是另一番为了争取自由和民主而斗争的血与火的真正考验和洗礼,唯有如此,中国社会才能够有着真正的社会和谐和长治久安。

   2005年6月12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0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5.06.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