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郭少坤文集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郭少坤

   早在1998年我还并不认识远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时候,上海的一位资深的民运朋友就向我谈起刘青其人,这位朋友在看到我的满身伤残时,除去表示了对中共当局的非法和非人道的憎恨之外,还不无遗憾的说:“像你这种人和事情,中国人权既应该为你呼吁,也更应该向你提供人道帮助,而且会有着积极的政治意义。”随后,这位朋友又叹息道:“那个人权主席刘青是一个王伦式的人物,除去会妒贤嫉能之外,不会有这种眼光,他不会向你提供帮助的”。虽然我当时是刚刚被迫“上梁山”,但是对刘青却是一无所知,不过,对那个梁山的创始人之一、白衣秀才王伦还是了如指掌的。

   梁山的创始人人之一王伦是一个依靠别人打家劫舍而啸聚山林、并且做上第一把交倚的政客,他只不过是一个落第失意的秀才,既没有明确的政治理念,也没有明确的政治目标和诉求,只知道苟且偷安、得过且过,只知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使得一些充满着对封建社会仇恨和意在推翻皇权政治的仁人志士也在他的影响下过上了自我满足的日子,如果不是那个嫉恶如仇的大英雄林冲将其除掉,并且把那位胸怀大志的晁盖扶上首领地位,恐怕历史上也就没有了《水浒》及其英雄们的故事,至于后来由于宋江的愚忠使得梁山好汉们成为了悲剧英雄,只能是另当别论了,不论怎样,王伦的消失仍然是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好事而不是坏事。

   王伦不但是胸无大志,而且人格缺陷,品质恶劣,凡是初上梁山者,都要去拿一个“投名状”来向他献忠,也就是说去杀一个人(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提着他的人头来给他,才能获得他的信任,才能有资格做上他安排的交椅和分得他的一杯羹,这对于像林冲那样的良心人士来说无疑是强人所难,再加上后来又继续逼迫晁盖下山,也就不能不使得王伦自己走向自我毁灭的下场了。

   历史已经过去近一千年,王伦也成了一个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颂歌中的一个不和谐的音符以及一个小人的象征,如果说我们非要拿这个人和今天追求民主的现代化事业的同道者(刘青先生)相比较的话,不但是刘青先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也的确有伤民运主体之大雅,尤其是那么一个堂堂的“中国人权主席”之影响,更让世人为之瞠目和令同道们扼腕!

   那么,刘青先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哪?也就是在上海的朋友话说不久,我也就有缘与其相识并且有所交往了。还是在1998年的夏季时候,我就不断收到来自北京的一些有关民运方面的信息和资料,但是,奇怪的是在每一份信息上几乎都在下面注明:“此消息有刘青、朱锐、江棋生共同签名方生效”。为此,我常困惑不解:这么大个中国的人权民运活动,如果仅仅依靠几个人来观察、发布信息,那不是什么都误了,后来,我在北京上访时,一位民运朋友亲口对我说:“刘青和卢四清有矛盾,凡是卢四清发布的消息,中国人权都不承认和支持,只有和刘青发消息,才能得到声援和帮助。”从此,我就对这个“中国人权”以及刘青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那就是不顾大局、自私狭隘。

   不久,也就是在1999年的元月份,我因为支持农民们的维权活动而被捕入狱,那是北京的朱锐女士为我发布的新闻消息,我的妻子朱凤华在去监狱探望我时多次说到刘青打电话表示给我们500美元援助的事情,但是,时过二年,爱人每次去探望我都说,怎么一直都没有收到?!就这样一直在我出狱后的2001年的秋季,我才终于收到了刘青先生转交给我`的500美元,尽管如此,我还是对他心存感激。后来在于他多次的通话中,他说我的情况和别人不一样(因为我是一个为国因公残疾的警察),他会每年都向我提供援助的。

   遗憾地是,至今为止,我也没能收到他一分钱的援助,只是在2002年的秋季,他说有一位华人给我捐助了二十美元,果然,不几天我收到了他寄来的一张二十元的支票,为了这二十美元,我跑到银行花去30元的人民币办了一个托收,气得妻子大骂我“没有出息”,说我要不是同情民运、支持学潮能失去金饭碗吗?能为了这二十元奔波吗?并且转而大骂刘青“真小气,就不能多给点”!我深知道自己已经是穷困潦倒,别说二十美元,就是二十元人民币又有谁来给哪?!想当年,韩信乞食漂母,杨志卖刀,我只有规劝妻子:“人哪,此一时,彼一时,就不要计较了”!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我始终对刘青先生给我的那二十元心有不悦,特别是在刘青和中国人权事件浮出水面后,当我看到我的朋友王丹在网上谈到“刘青甚至于拒绝给江棋生的儿子和郭少坤提供援助”,尤其是当我知道中国人权竟然有那么大的资金来源并且帐目不清时,我不能不愤怒了,原来,这个刘青真如朋友们所说“是一个王伦式的人物”!

   其实,我绝不是因为是刘青没有给我个人提供帮助就对他耿耿于怀了,据我所知,刘青拒绝了很多在国内坐牢受罪的朋友应该得到的人道援助。更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口口声声“搞民主”的人凭什么自己坐在那个“人权主席”的位子上赖着不走?能让刘宾雁先生、方励之先生、于浩成先生、王丹先生、张伟国先生、郭罗基先生、林牧先生等一些让共产党都望而生畏的人士辞职以示不满和愤慨,可自己仍然坐在那个位子上恬不知耻,真也和共产党、江泽民一样,确实到了“人间不知有羞耻”之境地了!

   难怪经常找我的共产党的警察们对我说,你们那个人权主席是谁选举的?凭什么一干就是十三年?他就没有贪污腐化吗?你们有什么资格骂共产党不民主?是的,谁又能说他们说的不对哪!

   如果说究竟是谁坏了民运的名声和败坏了民主人士的形象的话,那我在此可以毫不迟疑地说:“是刘青,舍刘青其谁也”?!

   因为,刘青和我们共同反对的专制统治者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特点如下:

   在政治上是造反夺权的目的,一旦夺到权力后便贪权恋位和滥用职权。

   在经济上是巧取豪夺的手段,不论是什么钱和那里来的钱,他都敢随便支配和贪污腐化。

   在生活上是自私自利的,自己先富起来,再将自己的亲属嫡系扶植起来共享人生。

   我仅仅列举这三个特点就足以证明,从王伦到共产党再到刘青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从他们骨子里散发着的封建专制霉气一直在毒害着神州大地,影响着民族发展的进程,对此,我们每一个有志于中国人民福祉和民族振兴的真正民运人士都不能不有所觉察和警惕,可喜的是,“刘青现象”和“中国人权事件”已经在国内外引起了高度的重视和关注,我们有理由相信,历经磨难的中国人以及他们的优秀代表人物,在接受了更多的经验教训后,在当今民主意识的日渐增强的大好形势之下,那些历史上的政客也好,当今执政的专制者也罢,甚至是像今天刘青等一些“伪民主”者,都将会被人们识破并被民主的法则淘汰出局,并且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于是,我们没有悲观失望的理由。

   “尔曹身与名惧裂,不废江河万古流”。一个崭新的民主中国必将在所有志士仁人的共同奋斗下诞生在不久的将来!

   2005年3月21日星期一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19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5.03.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