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樊百华:米卢:“中国离世界仍然有些远”——郭少坤先生又一次被捕的时刻致友人]
郭少坤文集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幸有赭衣供伤病 铸得圣火自由魂【“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神经病”一席谈
·不仅仅是孙东东一人的过错
·“六四”、我及儿子
·现在问题之诸解
·致江苏省公安厅孙文德厅长暨党组的申诉信
·“教师节”后论教师与教育
·萧萧秋风今又是 谁的人间——共和国国庆六十周年有感
·悼林希翎女士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庆典后的感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樊百华:米卢:“中国离世界仍然有些远”——郭少坤先生又一次被捕的时刻致友人

樊百华(中国大陆)

   尊敬的林牧、晓波、国涌等老中青朋友:

   你们之中应该不乏球迷,米卢这位外籍足球教练让我喜欢的主要之点,是他通过足球给中国带来了新的文化、新的体育文明意识。最近米卢先生为女记者李响新书所作的序言中说到这样一句话:“中国离世界仍然有些远”。他这里不可能仅仅是指足球。在我解读,“中国离世界仍然有些远”主要在其政治——权力者的作为。

   昨夜(2001年10月22日)接到郭少坤妻子朱风华的电话:少坤于昨日转为正式逮捕——昨晚6:30由派出所转到江苏省徐州市北山看守所(1999年初,判决前的少坤在这里被关了几个月)。少坤是10月16日夜被传讯到派出所的,当夜,即被抄家。而几天前,宿迁市与泗阳县公安局因吴克林(同情郭少坤的泗阳县税务局普通干部)一案已经光顾过一次了。

   1999年初,少坤也是在夜间被抓到派出所的,先出以“敲诈勒索”罪名,第二天又改为“招摇撞骗”。用少坤《申诉书》中的话说:不要说我根本没有骗人钱,就算是骗了那500元钱,也根本不够判刑更不用说判两年的。那一次,少坤因为维护农民的合法利益而入狱两年。这回一开始就出以“涉嫌煽动颠覆政府”的罪名,直截了当。传讯到第六天,转为正式逮捕,按理说,证据应当确凿,判决应当很快,因为少坤今年年初出狱后,除上访京城、省城外,基本上处于警车与警察的紧盯监视之下。少坤做事是公开的,在我看来也是理性的,完全没有越过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权利范围,所谓“煽动”无非是和盘交给警方的一些私人通信、文章,他所接受的香港与国际多家媒体的采访(无非是述说自己的艰难处境)更是公之于世的。

   少坤对于被捕、坐牢,已经是既无奈又泰然的了,这不仅出于他对徐州市当局的熟悉,还出于他生存的艰难。有警察跟少坤开玩笑说:这下又有吃饭的地方了。虽然是开玩笑,也道出了实情。今年年初出狱后,少坤就没有停止过上访,仅北京就去了5次,省会来过两次(都由我陪同),他要吃饭啊。关于他几年前被徐州公安局非法辞退(有关法规规定:因公伤残者不得辞退)、关于不给他工资、不给他治疗,所有上访到的部门没有一家认为正确,但是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即使有好的法律与政策,下面不执行也枉然。就算“三个代表”不是说谎吧,但没有制度保证,结果还不是权力者代表权力集团而已。少坤是徐州市出了名的好警察,我看到他获得的奖状、表扬,厚厚一叠,包括公安部颁发的“国家二等乙级伤残警察”的证书,那是他与歹徒搏斗用鲜血换来的。所以少坤在徐州坐牢,多少能碰到佩服他的旧同行给他些许人道照顾。今年中秋节前夜,连月饼都吃不上的少坤窘迫得外出乞讨,让人不胜唏嘘,结果是难得乞讨的自由。被弄回家后,他想去看望父母,也不给看,这样的悲怆中,在国外媒体的采访时说几句气愤的话,我想,再理智的书斋学者也会理解吧,可正当上海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召开之际,当局不高兴了。

   我希望徐州市的监牢能够使少坤先生得到应有的温饱,并给予少坤先生应有的治疗,这样的话,我则要不通常情地说:让少坤先生坐牢,未必是多大的恶事,尽管少坤先生当然当不起那样的罪名。我自然不敢存此希望,因为,如果有这样的牢监,为什么不能有纠正“非法辞退”,补发工资、帮助治疗的善举呢?如果那样,也没有少坤接受媒体采访的“煽动”了。

   少坤先生之所以有后来的一系列的不幸,端发于1989年他托法学家于浩成转给中国红十字会50元钱,以表达对绝食学生的人道关怀,并因此而与于浩成先生、王丹小伙子等交上了私人朋友。尽管党中央不会直接关照到少坤头上,但是于浩成、王丹等人已经被指为“敌对力量”了,这样徐州方面才会对少坤先生“有恃无恐”。当然可以“有恃无恐”,但是,这样对于“三个代表”之类的说词也就有了拆台、嘲讽的意义。于浩成、王丹大概不会比刚刚在上海与江主席握手的布什总统坏到哪里,少坤先生也根本不是徐州的“敌对分子”,不客气地说,少坤先生对于徐州的稳定,例如他对当地农民广泛的法治理性的影响,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而徐州地方那些乱收费、非法干扰村民自治的无赖官员,他们倒是徐州地区破坏稳定、制造动乱的祸源,结果却是少坤先生受迫害、坐冤狱,这不是人妖颠倒、是非混淆又是什么?人们会说:这不是中国见惯不怪的现实吗?我要说,如此下去,即使经济增长再增长,也免不了发生民众大反抗,尽管这种反抗可能带来新的灾难。

   几年前我这样说是会很激愤的;现在,我这样说,包括对少坤先生再入囹圄,已经不再有激愤了。激怒过了极点就归于静了。所以,尽管我完全有能力征集到至少100位朋友来为少坤先生鸣不平,但我不想这样做,因为这样的声音对又聋又瞎的人们来说毫无意义。面对阴晴无常的老天,除了坐闻惊雷,难道中国我等知识分子还能有什么别的作为吗?我不知道。

   据我估计,徐州这地方热爱郭少坤先生的警察、工人、市民、农民,成千上万,面对少坤的两度入狱,他们会怎样想?那么在全国呢?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究竟在制造着什么?一个民众对权力充满恐怖感的民族,能安定吗?能充满活力吗?

   一个人,即使他对什么都麻木不仁,对自身的伤痛大概不会忘记的;对快乐与幸福本能的渴求大概不会从心中消失的。一个大多数民众都对权力缺乏安全感的国家,谁能说动乱不会降临到它的头上?除非权力者“目中无人”,否则,哪有不肯坐下来与民众对话、讲理的?

   “911”事件后,我写过一篇短文《反恐怖,必须反专制》,在中国国内的网络上引起一阵争论。那些可爱的反美青年应当多想想:为什么在美国有反战游行的自由,而在中国,郭少坤这样的好人却没有说真话的自由——这些青年应当睁开眼睛,学会看到日常生活中的霸权与恐怖。

   (2001/10/23深夜)

   ---------------------------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首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1.10.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