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致于浩成(2001.02.26)]
郭少坤文集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于浩成(2001.02.26)

   

    尊敬的于老师: 您好!

    寄来发表在《中国之春》的大作收阅,我不止一遍地读着此文,并读出了我们之间的情谊和真挚感情,往事历历,转眼已去二十年。二十年来,我们无时不在互相关心和牵挂,荣辱与共,相濡以沫。尤其是您在各方面给我的帮助,不仅使我,也使我的全家及所有亲友为之感动并难以忘怀。也正因为在您的教诲下,在您的道义形像和精神鼓舞下,使我在认识并踏上了中国民主大业的道路上能与诸多朋友一样,能够无所畏惧,奋勇拼搏,矢志不渝,无怨无悔。我想,我会将一如既往,在残生中为了中国的民主和法治竭尽所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报您及朋友们的知遇之恩。

    中共当局为我构陷了一起旷古罕见,可气可恨可炙可恼的二年冤狱,充份暴露了中共的基层政府的丑恶嘴脸和腐败行径。有了无数个类似徐州市这样不要廉耻,丧尽理性和法度的基层政府,有了默许甚至怂恿这类政府的上级乃至中央政府,中国的现状是可想而知。我们国内的所有具有民主理念的道义人士、良心朋友的境遇和命运也更不难想像。因此,我等非常希望在海外享有充份自由空间的朋友,能在国内朋友们需要的时候,从各方面予以支援,以共同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在这方面,从我认识的朋友中间,口碑极好的就是您及王丹、刘青等人,而对一些利用搞民运是为了出国的机会主义者,大家都嗤之以鼻。在此,我又想起了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在写给《向民运朋友的致敬信》中提出的五点主张:一,除了良心,一无所有;二,为了理念,百折不挠;三,求同存异,五湖四海;四,为民请命,万死不辞;五,相信历史,芬臭自明。我本人是这样提出的,也是这样做的。我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重蹈历史上所有功利主义及其由此发展成的专制主义者的复辙。二年冤狱的思考和磨练,更使我坚定了这一信念。我曾对南京的朋友樊百华先生在面谈时说过这样一句话:“谁也打不倒你,无非你自己打倒自己;谁也写不好你,只有你自己写好自己。”对此,我为了完善和塑造个人的人格品质,将永远坚持自己的民主理念和支撑从事这一理念的必需人生信念。请您能为之而理解和洞鉴。

    由于在狱中得不到治疗,一身双残的伤病均有所加重,现在左眼视力全无,仅有光感,读书、写字只有靠已经病变的一只右眼(也发现神经萎缩),右腿关节僵直,肌肉萎缩,医嘱“急需治疗”,可是,共产党彻底砸了我的饭碗。吃饭都成问题,遑论看病。因此,我最后一次在向中共的最高当局提出申诉,要求他们依法和人道对我负责。而如果得不到答复解决之后,我将准备向全世界的华人组织、国际残联、红十字会、慈善机构发出呼吁,吁请他们关注我这个为社会民众的安全而至伤残警察的命运,并给以声援和资助,或者,我将通过您及王丹等好友以个人名义为我募捐。不过,在此之前,我仍对中共的最高当局及领导人抱一线希望,一旦破灭,即付实施。到时,也会使全世界人民更清楚地看到中共所称的“人权”、“人道”、“民主”实质本相。

    另,考虑到我在为争取民主、人权时可能再次遭到的迫害,现将在狱中立下的《绝命书》寄呈与您,请转交刘青发布并告王丹,我会依照书中的要求去实施。

    由于我不知王丹地址,暂无法通信,请您将此情况转达并代问候。祝他更加成熟、进步,不负对他抱有期望的人们的片片真情实意!

    从《北京之春》中,看到您的照片,为您的身体健康而高兴。随信寄去我出狱后回乡和看望我的乡亲们的合影。您可从那雪花飞舞、天寒地冻的时节,看到人民对我这个游子的真实情感──我返乡那天,一百余名男女老少,其中八十多岁的三、四个,冒雪在距我老家住址的二里地外,放着鞭炮迎接我──从此也更使我感到了大地的坚实和温暖。是的,春天不会远了,人民没有相信中共当局冠以我这个“招摇撞骗犯罪分子”的恶名,反之,究竟是谁在向全世界人民“招摇撞骗”,历史不久也会给予答复和肯定的。

    代问伯母好!并问相关朋友如刘宾雁、严家祺等先生好!

    顺颂

    吉安!

    郭少坤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

北京之春2001.05.http://bjzc.org/bjs/bc/96/9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