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
郭少坤文集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郭少坤

   中国的“革命歌曲”是在中国共产党不同的统治时期变化着它的形式和内容的,只要稍加注意,就会发现他们各自不同的时代特征和政治背景,从共产党执政之前的红军、八路军、解放军歌曲,到解放后的“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其间的一系列歌曲及其作品,无不都鲜明的反映着共产党夺权之前的革命形象和夺权之后的统治形象及其特点,标志着当时社会的概况,这些“革命歌曲”唱遍了大江南北,唱遍了五湖四海,唱得铁树开了花,唱得枯木发了芽,唱得“亩产六万斤”,唱得儿女斗爹娘,唱得聋哑人会说话,唱得山河变了样,唱得人间曾疯狂,唱得血肉横飞,唱得乌烟瘴气,唱得个人迷信猖獗,唱得亿民昏昏然,一直唱到了今日之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时期”才好像少了点恐怖的血腥味道,多了些人间文明和温柔色彩。也幸得于此,多少还代表当今中国时代气息的《同一首歌》节目才能够得以问世,并且和过去共产党的歌词里大骂狠批的“资本主义”台湾、香港同胞们走到一起进行各地宣传演出。在此历史背景下,《同一首歌》先是在大陆,继而又走向了西方国家和地区演出,因此,不论怎么样来看待《同一首歌》,它毕竟是一个历史的进步,因为,它敢于到国外去唱,总不能跑到日本去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跑到美国唱“打倒美帝野心狼”,甚至是在全国各地唱着“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了吧!

   不过,《同一首歌》里面很多歌词的无病呻吟和低级趣味,并没有反映出我们中华民族的底气和优良传统,更不符合世界文明潮流的节拍,而恰恰相反的印证着社会上不健康的阴暗和腐败现象,尤其是脱离广大老百姓真实生活内容的那些随口拈来的陈词懒调,让人低沉的靡靡之音,除去能让那些居住在偏远地区没有文化的老头老太太们听不懂看不明白咧嘴憨笑之外,在就是让一些毫无精神寄托和缺乏政治理念的年青“追星族”狂呼乱叫,而对所有关怀人文精神、追求高尚风格、致力于民族文化振兴的国人来说,的确是没有任何可恭维之处。但是,《同一首歌》的舞男歌女们依然是在全国人民的纳税钱供养下,在中共宣传部门的策划导演下,不断的在国内国外做着表演,而且,又来到了美国等西方国家。

   据网上报道,《同一首歌》在美国引起了一些人们的强烈抗议,抗议一些歌曲里面带有“洗脑”色彩的政治内容,对此,起初我并未以为意,心想,那些生活在西方文明国家已经很久的华人华侨不可能接受那些所谓的“洗脑”宣传,只不过是在他们看到自己的同胞演唱,听到自己国家的语言和音乐,安抚一下自己思念祖国的怀旧之情罢了,但是,当我偶然从电视上看到《同一首歌》的演唱现场真的也有着和大陆同样的疯狂时,尤其是当歌手唱到“五星红旗向我们走来”一些华人也手舞足蹈时,真的感到“爱国”是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了,当然,爱国光荣,爱国可贵,可我转而又想,那些手舞足蹈的人们究竟有多少是真心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的哪?他们有谁对自己的苦难的同胞(如艾滋病患者、失学儿童等弱势群体)伸出援助之手哪?有谁来关心过自己祖国的生态环境并致力于改造哪?又有谁来关注过为了祖国自由民主事业和社会公正而献身并在监狱里煎熬的那些志士仁人哪?所以,我并不对那些在《同一首歌》的演唱会上手舞足蹈的人报有多少好感和产生共鸣,我只是想,他们只不过是跑到国外避难和追求自我享受的中国人而已。由此看来,这“洗脑”还真的是起到了作用——乐此不疲也乐不思蜀了吗?!

   《同一首歌》在加拿大的演出也不幸被我看到,令我感到可笑的是李春波的那首歌曲“亲爱的爸爸妈妈,你还好吗”竟然也引起莫名其妙的喝彩,那首歌词里有这么几句:“爸爸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该歇歇啦,管得不紧就不要去了”,意思是说“革命工作”可以随便干与不干,“管得紧就去”,“管得不紧就不要再去啦”,这是什么话,什么工作精神,哪个国家的劳动工作制度可以允许工作人员如此随随便便,这典型的“中国特色”文化造就的工作精神竟然能搬到国外去宣传,而且能够引起喝彩,足见这《同一首歌》的魅力之奇,意义之怪,如果说那些听歌的华人或者老外真的接受了这首歌词的思想和意识,应该说是对法治和文明的不幸了,所以,我只但愿是他们听着玩玩,一笑置之罢了。

   《同一首歌》回来了,它还会一如既往的唱下去,我希望它能够给国人提供一些好的精神食粮,多宣传一些符合世界文明和历史潮流的时代强音和大雅之作,即不做“和者盖寡“的“阳春白雪”,也不做无人眷顾的“下蓠芭人”,而是迎着自由民主的主旋律唱出中国人民自己的心声来!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国家要开放,我们的民族要富强,脚踏在自由的大道上,民主是我们的希望,法治是人权的保障,迎着困难,克服障碍,誓把那封建专制势力一扫光,决不萎缩,决不后退,直到把自由民主的旗帜插遍中国大地,让她高高飘扬,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享受在自由美好的国土上……!”

   如此,对于海内外的所有中国人和炎黄子孙来说,又岂不妙哉!

   

   郭少坤

   2006 年2 月4 日星期六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200602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