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吴玉琴——人性的丧失——罪恶的刑讯逼供]
贵州公民论坛
·TF:莫建刚——人权是人类发展与创造的唯一力量
·TF:方家华—— 拒绝招安
·TF:廖双元——新 年 致 辞
·TF:陈西——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上)
·TF:陈西——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中)
·TF:方家华——呼吁社会全力营救胡佳
·贵州自由民主人士方家华被贵阳警方传唤
·TF:方家华——祝贺贵州响应“世界人权年”活动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下)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TF:吴玉琴——《世界人权日》体验中国特色之“人权”
·TF:方家华——中国呼唤民间社会组织
·TF:李元龙——南辕北辙抓胡佳
·TF:方家华——中共官员日常生活中的霸道
·TF:李元龙——我的惭愧和荣幸
·中国人权专题报告:贵州当局定世界人权日为非法,维权人士就此呼吁国际关注
·马晓明先生在贵阳合影留念
·赵昕先生在贵阳的合影留念
·民 主 之 神
·TF:黄翔——为一个时代立此存照
·TF:吴玉琴——中共在人权年制造社会危机
·TF:廖双元——城管——恶劣社会形态的象征
·TF:方家华——物价疯涨:中国社会动荡与革命的前兆
·TF:贵阳市“瑞花广场”被拆迁户再次向两会代表呼吁
·TF:贵州维权人士"315普法",被强行绑架软禁
·TF:3月15日廖双元、吴玉琴遭到非法绑架
·贵阳维权人士散发人权宣传材料遭拘留
·贵州民间人士致中共党魁的公开信
·自由亚洲电台:一批贵州人权活动人士发表致中共中央领导联署公开信
·TF:莫建刚——雪山雄狮的反叛
·TF:吴玉琴——贵阳暴力绑架事件真相
·TF:莫建刚——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
·TF:张菁——争取人权之路.任重道远
·TF:张菁——香港人眼中的“新中国”
·践踏人权的事又在贵阳发生
·TF:李元龙——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汶川灾民献爱心(图)
·TF:张菁——镇压藏人栽赃达赖中共亏大了
·陈西去北京 在贵阳机场被国保强行押回
·TF:评陈西被截:中国人哪有基本的自由?
·TF:祭“六四”英烈文
·TF:最强烈的抗议当局严重践踏人权!
·TF:李元龙—— 永不熄灭的烛光
·TF:吴玉琴——六.四”19周年 ——我们的心在泣血!
·TF:吴玉琴——民众贵阳纪念“六四”19周年纪实
·TF: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TF:谴责成都警方绑架黄琦
·TF:黄燕明——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
·TF:李果——“十年书”与“一句话”能相提并论吗/
·贵州成立民间瓮安事件调查组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给林树森省长的紧急报告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作者:陈西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陈泱潮
·贵州瓮安“6.28事件”民间真相调查组公告
·TF: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
·TF:陈西——瓮安真相民间调查组叩关瓮安城
·紫电 : 强权下的瓮安“6.28”
·美国之音:中国承认警民冲突有地方吏治原因
·美国之音:贵州当局罢免瓮安公安局书记局长
·TF:吴玉琴——贵州瓮安群体性事件——强权压迫下的必然
·TF:张菁——夜狼拒做順民與中共對美情結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胡石根先生出狱
·TF:吴玉琴——奥运与我何干
·TF:吴玉琴——“奥运”使我们失去了基本自由
·陈西与访民见面被公安强行驱散
·《世界人权宣言》被贵州公安以“非法”没收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贵州第四届人权研讨会:贵州人权研讨会对杨佳事件的立场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专题讨论英雄杨佳
·TF: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TF:列车长带头捆绑人致死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反感中共党内学习运动
·张尤森:拼上身家性命,也要为流失的国有资产讨说法!(贵州)
·辛栋:瓮安暴动的深层原因-(贵州)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TF: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邀请函
·大纪元:缅街只剩几帮凶丢丑 周永康在法拉盛死撑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继续禁止普通居民安装卫星设备自由亚洲电台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尊重和保障人权才能国泰民安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发起人遭传唤与警告
·"人权知识培训班"并非只准官办,而不能民办!?
·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响应记者无国界24小时网上示威
·自由亚洲电台:山西封口费事件给中国记者节蒙上阴影-记者安培
·自由亚洲电台:瓮安事件首宗开庭 评论认为起因不单纯-特约记者方华
·TF:李祝先请求人权理事会帮助农民呼吁求救
·贵州公民纪念人权公约签署十周年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给《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出一道题
·美国之间:贵州维权人士拟纪念人权宣言被阻
·中国人权报道:贵州维权人士举办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活动遭警方打压
·自由亚洲电台:举办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纪念活动遭打压
·TF:政府放火,法院“违法” 申冤加冤!!!
·TF:李果 ——推广言论自由网.共享言论自由权倡议书
·TF:贵州人权研讨会正被中共当局强力打压
·TF:贵州人权研讨会最新消息
·数百警察包围贵州人权会日期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获释回家
·记者无国界 :政府逮捕异见人士庆祝《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六十周年
·家人担心廖双元因签署《08宪章》被拘留
·TF:李果——请用爱心赠送你多余的衣物和用品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零八宪章》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吴玉琴——人性的丧失——罪恶的刑讯逼供

   
   
    文章摘要: 1995年5月,丈夫的第二次被抓捕,这一次的案子是“国家安全局”一手办理。当时的“国家安全局”才成立没有多久,而且据一些知情人士说,“国安局”都是由各公安部门抽调上来的打手和流氓组成的,残暴是这些“国安”人员的天性。自从丈夫他们这一案人员被抓之后,我们这些家属就天天活在恐怖与忐忑不安之中。
   
   

    發表時間:7/25/2007
   
   
    记得我在童年看小说《红岩》的时候,幼小的心灵总随着书中主人公的沉浮而跌宕起伏。当书中主角“江姐”、“许唐枫”、“小罗卜头”这些人物在重庆解放前夕,被国民党抓捕后入狱,在狱中他(她)们受到了国民党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和折磨。那时候心里面就充满了对国民党的仇恨,对“许唐枫”、“江姐”这些英雄人物的敬佩。
   
    尽管小说的故事不一定就是真实的历史,可是在监狱里使用酷刑,这决不仅仅是国民党有这样历史。纵观中共执政以来所施行的一系列手段,与过去的国民党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正让我认识到共产党的残暴,就是1989年“6 . 4”的学生运动,当广场上枪声犹如鞭炮一样响起的时候,我领略了它的血腥和恐怖,从此我也认定丈夫说的,把枪口对准学生和市民的政府,就是一个反动的政府。学潮之后,丈夫被当局强制送“中八农场”劳教3年。在丈夫两次坐牢的日子里,我也间接的了解了监狱里那种不把人当人,任意践踏、任意侮辱、任意打骂犯人的现象。1991年的2月13日,发生在贵阳“中八农场”的12个人一齐被打的事件,也就是后来的“2、13”事件,由于省政法委的书记胡克惠去“中八农场”视察,在学潮过后被强制劳教的12个人就准备亲自向胡克惠谈一下自己所遭受的冤案,可是还没有等他们见到胡书记,他们就被穷凶极恶的干警们捆的捆、打的打、踢的踢、踹的踹的强行关在了一间小黑屋里,事后由于怕他们聚在一起把事情闹大,干警们又匆匆忙忙的把他们全部分散到了各个大队。当我几天后去见丈夫时,他身上的伤痕,让我心痛不已。可是在那时,我们却是哭诉无门,有泪只能往肚里吞。
   
    1995年5月,丈夫的第二次被抓捕,这一次的案子是“国家安全局”一手办理。当时的“国家安全局”才成立没有多久,而且据一些知情人士说,“国安局”都是由各公安部门抽调上来的打手和流氓组成的,残暴是这些“国安”人员的天性。自从丈夫他们这一案人员被抓之后,我们这些家属就天天活在恐怖与忐忑不安之中。一有时间就想方设法的到各看守所去,总希望能够在无意中巧遇自己的亲人。一日,听人说,他们这一案的5个人都被打伤了,情急之下,一口气跑到了“国安局”,找到了专门办理我丈夫案子的一个姓杨的处长。我非常气愤的质问他:“听说你们为了逼供,施暴打了我的丈夫?不过我也知道,我丈夫现在落在你们的手上,就犹如砧板上的肉,将任由你们或砍或剁!我知道你们有能耐,想怎样收拾他就怎样收拾他,不过你们请记住,我们终将会有与你们清算的那一天。”姓杨的处长听后,急忙辩解说:“我们并没有打他,只是我的手下用脚踢他的脚肘,目的是要他老实交待犯罪事实。”我说:“你们并没有用手打,只是用脚踢,你们就是用如此暴力行为来获取你们所谓的犯罪事实!”那时我一有时间就往看守所跑,许多回我都遇见这些办案人员在审讯我的丈夫。他们一见我到,就急急忙忙的说:“快把门关上,廖双元家婆娘来了!”这样以免我见到我的丈夫。多次之后我就基本上把他们审讯丈夫的时间算清楚了。一日,我对丈夫的一个好朋友说:“明天是星期三,你到花溪看守所去,一定能够看到“国安局”的人审讯双元,这些办案人员不认识你,到时你一定可以见着双元了。”果不其然,丈夫的这位好朋友在星期三这天就亲眼见到了“国安”人员审讯我的丈夫。据这个好朋友说,那天他到花溪看守所的时候,天上下着雨,天气非常的闷热,由于办案人员不认识他,所以就开着门在审讯我的丈夫。他说他看到了“国安局”的那个姓杨的处长,象流氓一样大声在“私儿、杂儿”的骂着双元,还歇斯底里地对双元说:“你这个私儿不要冲,你以为老子不敢搞死你!老实跟你说,我就才刚搞死一个六、七十岁姓吴的国民党特务的老者!”丈夫的这个好朋友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由于从未见过如此的审讯,他居然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他是哭着跑来见我的,见到我之后,嚎啕大哭一阵后他才语无伦次的给我说出了他的这段所见所闻。
   
    对于“国安”办案的残暴,其实我们是早有耳闻,而且就是体验过这一残暴行为的人,事后想起都为之胆寒,许多甚至是不愿去回想。最近在《民主论坛》上看到在学潮中被判刑的刘刚先生写的《反审花絮(一)(二)》,把他在狱中所遭受的苦难披露出来,让我们看到了专制暴政下的司法黑暗,以及中共一贯采取刑讯逼供的法西斯手段的做法。看过《反审花絮》后,除了对中共司法界那难以放弃的刑讯逼供的丑行感到发怵外,也由衷佩服刘刚先生的胆量和豪气。当公安办案人员用电棒对他施暴逼供的时候,作为一个男人,他咬牙承受了这一残暴的折磨。而公安局长(肉球)用枪对着他的时候,那残酷对峙的几秒。我相信他绝对不比中共宣传电影里的任何共产党人逊色,而这可是活生生的现实。当刘刚的那句:“凡是电过我的人,我一个也不放过”的话说出去之后,那些公安人员是再也不敢走进他身边了。看到这里,心里感受到了非常的痛快。其实公安人员也是人,只不过他们在施暴的时候,往往就认为他们就代表的是法律,这也是人治社会里法律所遭遇的亵渎!
   
    刑讯逼供在欧美诸国是早已悄然敛迹,但在今天的中国,它仍是中国司法领域盛行和难以回避的问题。尽管《刑事诉讼法》规定得毫不含糊:“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可是在实际操作中,刑讯逼供成了“公开的秘密”。非常典型的就是最近的高智晟案、严正学案、郭飞熊案、力虹案,他们都曾被残暴的酷刑折磨得以死抗争。
   
    司法的不公和腐败导致司法机关不能严格执行国家法律。为了搞到所谓的证据,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刑讯逼供成了必然的手段。而由于现政权把民主异议人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施行政治迫害。及至在办案的过程中,司法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超期羁押严重,律师依法履行职务困难。这就使得异议人士在遭受司法不公时,许多律师都不愿甚至是不敢为其辩护。及至有专职律师为其辩护,司法机关也会想方设法的设置一些附加条件和障碍。甚至是不理睬律师的依法辩护,公然藐视法律的尊严。
   
    刑讯逼供是专制暴政下所体现的司法不公,它使得人民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不管刑讯逼供的手段对待的是无辜的老百姓,还是获罪的犯人,都将是一种难以宽容的罪恶。如何维护司法公正和体现司法公正,首先要做的就是,立即停止任何理由下的刑讯逼供!
   
   
    2007年7月23日于贵阳
   
   
    转自《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