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李元龙——生的平凡 ,死的可悲!]
贵州公民论坛
·TF:吴玉琴——记者的良知和责任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2007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阳部分民运志士、维权义工、草根学者等民间人士的年终总结\杜和平
·贵州民主沙龙团拜会(2007春节)
·陈西:贵阳民主沙龙2007年2月2日论题——绝对自由与相对自由
·TF:黄燕明—— 与斯蒂格利茨先生对话
·TF:廖双元——做一个正直的民主党人和民主党人的十大精神原则
·TF:廖双元——坚决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陈西: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陈西: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温家宝撰文透视
·陈西:《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陈西:文化决定论与制度决定论之辩 【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__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
·我与共产党的成功交易_作者 : 李任科
·我们在政府的眼里不是人民!?——关于新一轮撤除贵阳市夜市的有关问题
·贵阳市民及地摊经营户联名给温家宝的公开信
·TF:陈西——贵阳见证“六 . 四”
·TF:吴玉琴——关注民生,保障穷人赖以生存的饭碗
·TF:廖双元——同心协力,走向辉煌!
·TF:陈西——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TF:吴玉琴——权大于法——刑讯逼供何时了?
·TF:陈西——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TF:吴玉琴——权大于法,中国公民何处申冤?
·TF:黄燕明——一九八九年的贵阳民运
·TF:吴玉琴——要使社会稳定,必先稳定上涨的物价!
·TF:方家华——让自由与人权成为中国的一般思想
·TF:莫建刚——专制独裁的国家主义
·TF:吴玉琴——国企职工吃不起饭,该谁来管?
·TF:廖双元——中国不是司法独立的国家
·TF:吴玉琴——群体性事件——总危机的导火索
·TF:方家华__新一年的中国民运、宪运—兼对许万平先生遭重判的呼吁、抗议、思考
·TF:莫建刚——末 日 最 疯 狂
·TF:——紧急呼吁救助西部“夜狼”(李元龙记者)
·TF:吴玉琴——官多无数,官患无穷
·TF:方家华—— 历史之罪与未来之忧
·TF:吴玉琴——维权:艰难而坎坷的路
·TF:吴玉琴——生活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们
·TF:莫建刚——蔑视宪法的栽赃与陷害
·TF:吴玉琴——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TF:吴玉琴——飞涨的物价老百姓如何承受?
·TF:方家华—— 推进中国民主宪政运动前沿
·TF:唐元隽——贵州“人权研讨会”给人的启示
·TF:打压,只能激起人民的反抗
·TF:莫建刚——铁 蹄 下 的 民 主
·TF:莫建刚——国家主义暴政的社会恐怖
·TF:吴玉琴——“犯 人 家 属”
·TF:莫建刚—— 回击恐怖主义的邪恶行径
·TF:李元龙——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
·TF:李元龙—— 从百岁老朽入党说开去
·TF:李元龙——生的平凡 ,死的可悲!
·TF:李元龙——不光是涮涮八十老母去世还要继续开会的书记
·TF:关于李元龙采写报道及资助贫困生的情况简介
·就良心记者李元龙先生刑满释放 _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TF:莫建刚——自由独步的高原夜狼
·TF:廖双元——李元龙先生的最后陈述
·TF:方家华——专制的邪恶
·TF:莫建刚——和平统一下的杀机
·TF:吴玉琴——中国知识分子可悲的命运
·TF:方家华——内外有别的中国司法——中共对待中国异见人士的手段与心态
·TF:黄燕明——让我们不再沉默!
·TF:全林志——人权——中国政治改革的生命线
·欢迎李元龙出狱大家合影
·TF:方家华——政治与个人生命
·TF:莫建刚——关 注 作 家 师 涛
·TF:方家华——评《民主是个好东西》
·TF:莫建刚——坚决捍卫自由与民主
·TF:吴玉琴——中共十七大——是前进还是倒退?
·TF:李元龙——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TF: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TF:方家华——开放民运及其朋友
·TF:吴玉琴——人性的丧失——罪恶的刑讯逼供
·TF:紫电——人权--中国人的梦
·TF:方家华——中国宪政视野中的“贵州人权研讨会”
·TF:莫建刚——国民的觉悟是建立民主宪政的基础
·TF:甘肃省民主人士王凤山先生在贵州被公安抓走
·TF:甘肃天水王凤山先生在贵州失踪
·TF:黄燕明 ——迎接“世界人权日”的到来
·TF:吴玉琴——争取人权 重视人权
·TF: 廖双元——捍卫人权,吾辈天职!
·TF:黄燕明——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记事”
·抓捕著名网络作家荆楚先生是中共当局进一步践踏人权的罪恶行径
·赶快行动起来,营救胡佳先生
2008贵州民权活动
·TF:罗长福——政治使人陷入绝境 宗教使人平安喜乐——来自上帝的问侯
·TF:莫建刚——人权是人类发展与创造的唯一力量
·TF:方家华—— 拒绝招安
·TF:廖双元——新 年 致 辞
·TF:陈西——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上)
·TF:陈西——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中)
·TF:方家华——呼吁社会全力营救胡佳
·贵州自由民主人士方家华被贵阳警方传唤
·TF:方家华——祝贺贵州响应“世界人权年”活动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下)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TF:吴玉琴——《世界人权日》体验中国特色之“人权”
·TF:方家华——中国呼唤民间社会组织
·TF:李元龙——南辕北辙抓胡佳
·TF:方家华——中共官员日常生活中的霸道
·TF:李元龙——我的惭愧和荣幸
·中国人权专题报告:贵州当局定世界人权日为非法,维权人士就此呼吁国际关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李元龙——生的平凡 ,死的可悲!


    一看这标题,生在黑暗新中国,长在卑污红旗下的大陆臣民都知道,
    这是从共高祖毛泽东御笔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一句转化而来
    的。
    是的,老爷我今天要拿刘胡兰来说说中共的一些事情。

    这个念头起得有些偶然。不久前的一天,翻看“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0年6月第一版的第二册九年义务教育三、四年制初级中学语文
    “自读课本”时,看到了《刘胡兰慷慨就义》一文。这一看,看出了
    中共搞的一些马粪。
    凡在语文课本上读过《刘胡兰》一文的人都记得,课文中称,刘胡兰
    “牺牲”时的年龄是15周岁。从这本自读课本文章前括号里的注释得
    知,该文为延安新华广播电台1947年3月的广播稿。可怪的是,广播
    稿里刘胡兰牺牲时的年龄与一般课文里的却有很大出入,该文称,
    “上个月12日,有一个17岁的女共产党员刘胡兰,被阎锡山军队杀害
    了。”
    本来,该文所说刘胡兰死时的年龄与课文里有整整两岁之差,就让人
    感到有猫腻了,其相关的注释则更加让人觉得,这是典型的此地无银
    三百两。其注称:“她1932年出生,牺牲时,周岁15岁,虚岁17
    岁。”
    资料显示,刘胡兰准确的出生日期为1932年10月8日,其迷途入伙的
    日期为1946年6月,死亡日期为1947年2月12日。也即说,刘胡兰加入
    中共团伙时,仅有13岁零八个月,被铡刀铡死时,才14岁零四个月零
    二天,离15周岁,还差着整整八个月时间呢。
    众所周知,按习惯算法,将刘胡兰死时的年龄说成15周岁,已经是严
    重置常识于不顾了,而那篇当年的新闻广播稿竟然将刘胡兰被铡死时
    的年龄故意报道成17岁,不仅越加荒诞不经,中共的险恶用心和欲盖
    弥彰的卑污手段也因此更加彰显。而“周岁15岁,虚岁17岁”的注释
    更加让人愤慨。谁个华夏之人不知道,我等所讲的虚岁,“虚”的也
    就是在娘肚子里坐胎的那十个月时间。十个月算一岁,已经勉强,让
    中共这一“虚”,竟然虚出了整整两岁之多。加上那被故意隐去的八
    个月时间,刘胡兰坐胎的时间为两年零八个月。这样的胎儿,简直就
    是哪吒般的仙种神胎,这岂止是“生的伟大”,简直就是生的神奇,
    生的令人瞠目结舌。
    司马昭之心,至此已经昭然若揭了:17岁不是十三、四岁,我们可以
    心安理得、理直气壮地让她卷入争权夺利的残酷战争,卷入暴力事件
    了;可以光明正大、无所顾忌地让她将人送上断头台,也可以让人把
    她送上断头台了。不仅如此,经过我们如此的“拔苗助长”,如此的
    精心包装以后,我们甚至还可以将她树立为十几亿人学习的偶像和榜
    样了。
    显而易见,当年的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和如今的人民教育出版社都意识
    到了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年仅十三、四岁,完全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的
    小姑娘,她不仅被拉进了自己的暴力团伙,还因此被自己的敌手铡了
    头,自己对这位本该背着书包上学,赖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少女的死亡
    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是的,中共完全意识到,这就如同教唆未成年
    人犯罪一样,教唆犯在这一类案件中,是要负担主要、甚至是全部责
    任的。所以,我们在编写刘胡兰的故事的时候,一定要采取扬弃的态
    度,去粗取精、隐恶扬善,以便完全达到我们的目的。
    从文字上来看,刘胡兰当年加入中共团伙,后来为中共团伙卖命,以
    及临死的时候还“从容地躺到铡刀下面,大声地说:死有什么可怕
    的!要杀就由你们吧,我再活17年,也是这个样子。”这种话、这种
    情节的真实性,我们不得而知,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就是,作者欲
    通过这段文字来拔高他们要树的英雄慷慨就义、死得其所的光辉形
    象。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这就如一个大淫棍说,他与未成年少
    女发生性关系,一点强迫手段也没有用,完全是在那个小姑娘同意的
    情况下进行的。干了伤天害理的事不仅不感到一丝一毫的不安,还振
    振有词,这就是典型的流氓无赖的嘴脸。
    正如已经有人指出的那样,国民党阎锡山部队将一个年仅14岁,受人
    蛊惑、受人唆使的小姑娘用铡刀铡死,不仅为道义所不容,也违背了
    国民党政府自己颁布实施了十多年的《中华民国刑法》,其暴行惨无
    人道、骇人听闻,理当受到天下人最强烈的谴责。但是,探究一下其
    杀死刘胡兰的直接诱因,多少可以从中找到一点合法的影子。
    当年的广播稿不知是否故意讳言,反正,里面没有其它文章里介绍刘
    胡兰“事迹”的这一段背景文字:1946年12月,云周西村的反动村长
    石佩怀,为阎锡山军队派粮派款,递送情报,成为当地一害,刘胡兰
    配合武工队员将其处死。
    众所周知,中华民国作为当时的合法政府,其治下的村长石佩怀为自
    己的政府做的那些事,一如今日中共政府里的村主任、村支书催缴农
    业税费、搞计划生育,或向上面汇报情况一样,是拿了俸禄之后在履
    行自己最起码的职责。可怪的是,在同一片国土上,49年前的村官履
    行职责,怎么就成了“反动村长”,怎么就会“成为当地一害”,合
    当中共手下的“武装人员”(中共今天所有媒体对伊拉克、哈马斯、
    基地恐怖分子“客观”、“中性”的称呼)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可
    以“代表祖国”、“代表人民”将其处死,而自己亲人的生命财产被
    中共的村官、乡官、县官、省官等冤死、巧取豪夺,胡文海、姜世兴
    等今日之“刘胡兰‘就该被中共的公安抓捕、击毙,被中共的法院判
    处极刑?这是他妈的什么混仗逻辑,这是他妈的什么黑道是非观?
    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假如刘胡兰“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
    下”,而她加入的又是其他党派、组织,尤其是她加入的是中共恨得
    要死、怕得要命的法轮功,她又以14岁的少女之手在月黑风高的夜晚
    处死了中共的村长,那么,中共一定会象98年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
    洪水泛滥一样,利用好这一求之不得的案例来教育、引导自己的臣
    民:快来看啊,我们将法轮功定性为邪教,有人还不相信,看看刘胡
    兰,一个十三、四岁的花季少女,如果不是听信了歪理邪说,不是走
    火入魔,她怎么会成为少女杀手,犯下如此与自己的年龄不相符合的
    杀人命案!
    中共硬树给自己统治下的少年儿童学习的真假畸形反人性少年英雄可
    多了,什么小兵张嘎、潘东子、刘文学、小铁锤、草原英雄小姐妹、
    赖宁等等。中共之险恶用心,不外乎是对处于成长中的少年儿童施行
    偷心换脑术、阉割术,让他们永远失去独立思考能力,失去是非判断
    能力,成为“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唯党首是瞻,无条件恪守君要臣
    死,臣不能不死的冷血动物或行尸走肉,成为思想上的“太监”。中
    共的确十分重视对未成年人的宣传教育,从49年前的所谓儿童团,到
    49年后的少先队,文革时期的红小兵、红卫兵,再到如今的少先队,
    其实质都是在培养一个又一个刘胡兰、潘东子似的人为智障者,心肠
    冷硬如铁的无情无义者。刘胡兰其人其事的有关真相,我们不得而
    知,但从中共有关的资料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对自己长辈般的村长
    也下得了毒手的冷面少女杀手,看到了一个眼见自己的六个乡亲被
    铡,也没有如同龄少女那样被吓哭吓软在地的铁石心肠女共党,看到
    了一个面对尚有人肉人血沾濡其上的铡刀,竟然还能“从容地躺到铡
    刀下面”的、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视如草芥来作贱的着魔中邪者。
    对于尚无是非判断能力的少年儿童,这一招是很管用的。本人少儿时
    代,就因为看了《红岩》、《小英雄雨来》、《刘胡兰》、《闪闪的
    红星》等,对毛共顶礼膜拜,12万分强烈地巴望加入所谓“共青
    团”、共产党,以与心目中的“大英雄”们在同一个“组织”而感到
    莫大的荣幸。甚至狂热地幻想着也有江姐、刘胡兰那样的机会,以便
    证实自己对“革命事业”的向往、对毛共的忠诚。给你树立一个堂而
    皇之的所谓奋斗目标,煽动起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仇恨心
    理,入伙时发下毒誓等等,中共的教育、引导手法,与法西斯,与伊
    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训练人肉炸弹的手法,何其相似乃尔!
    亏了那本自读课本,其书名居然就叫《欣赏生命》。如果编者的确是
    想让读者欣赏生命的难得、可贵,那么,《刘胡兰慷慨就义》之类的
    文章,只能与其初衷南辕北辙。正是认识到了刘胡兰别说女人味,连
    起码的人味也不具备,甚至动物趋利避害本能也丧失殆尽的“白璧微
    瑕”,在21世纪的今天,其形象既远远地落后于时代,更缺乏对青少
    年的号召力,近年来,中共的一些媒体“与时俱进”地推出了刘胡兰
    救治伤员,刘胡兰有三次恋爱等极富女人味、人情味的,只有天才知
    其真伪的“经历”。
    如果刘胡兰的课本形象是真实的,那么,她那万分冷酷、极端变态的
    性格和信仰已决定了,对父母,她不可能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对丈
    夫,她不可能是一个温柔的妻子;对儿女,她不可能是一个耐心的母
    亲;对同事,她不可能是一个和蔼的共事者。我们甚至不难推测,假
    如她活到了49年以后,那么,在三反五反、反右、文革、镇压
    “6.4”、摧残法轮功时,她都会扮演一个偏执狂般的“大义灭亲”
    者,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山西水文县刘胡兰纪念馆存焉,中共党魁毛、朱、邓、江等的“题
    词”存焉。中宣部、团中央将该馆“命名”为所谓“全国百个爱国主
    义教育基地之一”、“全国青少年教育基地”。希特勒当年垂死挣扎
    时,曾招募大批儿童扛枪上战场;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基地组织天天
    都在训练大批儿童为自己当人肉炸弹。正如那位设计“人肉炸弹”游
    戏的美国青年所说的那样,自杀炸弹袭击者只不过是死不足惜的一颗
    过河卒子。中共之所以要立刘胡兰这道“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忠
    义牌坊,就是要自己地盘上千千万万个人象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
    等那样,为它们打江山、坐江山献头颅,当人肉炸弹,塞枪眼。
    党魁们的龌龊目的和险恶用心如此暴露无遗,可悲可叹的是,中共治
    下受到挟制、受到愚弄的教育部门、学校、教师,乃至家长,对此却
    漠不关心或缺乏清醒认识,他们大多在有意无意、自然不自然之中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