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陈西——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贵州公民论坛
·糜崇标:公安封网 还行凶
·打压民主异议人士已经凸现黑社会性质
·贵州作家声援异议作家力虹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为力虹踊跃捐款(图)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
·贵州公民关注团强烈谴责遂宁警方刑事拘留刘贤斌
·贵阳市渔安村将被非法强征强拆报道
·贵州自由作家声援法轮功 呼吁终结迫害
·公道难讨,刘俊春因上访被判刑(图)
·贵阳四十户村民的房屋被强拆(图)
·贵州绝食者受到“正规告诫”:随时可以抓你进监狱
·全林志:乐与川人刘贤斌君并肩
·参与选举是公民的权利,实践宪法是我们的责任!(图)
·是政府的面子重要?还是百姓的民生重要?(图)
· 强拆前奏,被逼到死角的被拆迁人
·只有民主、宪政、人权才能救中国——记贵州人权研讨会(星期五)聚会简况
·矿主收买公安残酷迫害残疾人吴国华(图)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贵阳原市长助理收70开发商千万贿款被判死缓(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蒋德贵逝世(图)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沉痛哀悼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蒋德贵先生逝世
·贵州仁怀美酒城在泣血!(图)
·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沉痛哀悼贵州人权研讨会蒋德贵先生的逝世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悼念贵州人权研究会成员蒋德贵先生的唁电
·只有民主、宪政、人权才能救中国
·孙文广先生获得中国大陆第一届“中国良心奖”(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贺孙文广先生高寿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关注刘晓波刘贤斌
·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贺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王藏: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图)
·村干部横行乡里村民联名罢免村官被打压
·法院荒唐判决,村民冲突升级!(图)
·研究学者:马克思成魔之路震惊大陆年轻人
·陈西被强制关押于市公安局12小时(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坚持人权理念, 增强公民意识!
·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庆祝刘晓波获奖贵州民众集会被打压
·勇士归来——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秦永敏先生将迈出牢门
·贵州民主党人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获得自由
·贵阳国保便衣晚上强堵廖双元夫妇在家中
·国际人权日将近 访民人权受限升级
·世界“人权日”、“人权周”即将来临前的压制
·卢勇祥:捍卫公民权利——迎接世界人权日
·陈西、廖双元被派出所带走
·贵州民主人士通讯受阻及跟踪 北京基督徒77件物品被抄(组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被迫提前在人权周举行(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第三号公告
·吴玉琴:人权与尊严是公民应享有的基本权利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专制政府剥夺我们的通讯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严厉谴责京都恶警横行
·田祖湘:人权周里 我反被非法拘禁
·卢勇祥:我被秘密绑架始末
·贵阳民权广场的公民维权取得初步胜利!(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为争取言论出版自由权的公示
·刘贤斌:民主党人印象(之七):贵州同仁
·吴玉琴:“人权周”我们被软禁
·贵州人权研讨会:坚强的信念,才是胜利的保证
·俊杰的英灵,我们盼你魂兮归来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铮铮铁骨司徒华
·黄燕明:失去人身自由的“九天”
·人权日前夕贵州警方千方百计阻纪念活动
2011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州人权研讨会:自由在呼唤
·廖双元:挽司徒华先生
·黄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李任科:我与诺贝尔和平奖颁奖
·吴玉琴:家破人亡而痴心不改的申有连
·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概述
·希望之声: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如期举行
·贵州省召开“两会”,访民冒雪上访无果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织金大学生黎环宇死于非命的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中国民主党人的精神
·陈西受到国保“家破人亡”威胁
·大学生遭官二代打死 公安被指漠视人命
·啼鹃 觉元:良性互动的理念与实践一瞥
·莫建刚:让中华大地闪耀着自由、民主、人权的光芒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埃及时局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的建议书
·北非民主潮 影响到贵州民权橱窗
·北非民主潮影响 黔“民权橱窗”借力动态网
·吴玉琴:贺谢长发先生获得贵州人权研讨会首届“人权捍卫者”奖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注系狱人士募捐的款项已寄出
·美国之音:贵阳人权人士宣讲北非抗议潮遭打压
·贵阳市民权广场上的“民权橱窗”
·效力于“反党传单”服务的公安部门----记贵州人权捍卫者的一次维权
·民主人士廖双元被杭州警察非法扣押
·茉莉花革命令当局高度紧张 贵州民主人士在杭州被押(图)
·贵州维权人士无故遭拘押 绝食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获自由回家
·让茉莉花香飞起来——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第六波茉莉花集会前夕贵州警方突袭维权者
·联合报:刘贤斌审判后 贵州抓人权人士
·卢勇祥:“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谎言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开起诉书
·吴玉琴:中共政权的执政末日——软禁和监控适得其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陈西——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文章摘要: 我们大家前来集会,就是要纪念64,悼念64死难的民族英烈,记住中共政府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不能忘却64,我们不可能遗忘64!你们公安应当想一想,我,以及我们在座的许多朋友都因为64受过迫害,难道我们会忘掉64?每年我们都要在64这一天举行活动。
    作者 : 陈西,

    發表時間:6/11/2007
    2007年的“纪念六四、缅怀六四、反思六四”18周年,以贵州民主人士举行的座谈会为主会场的中国网络异议者(skype)语音大会,订于6月4日晚7:30举行。参加会议者:陈西、黄燕明、李任科、梁福庆、曾宁、吴玉琴、全林志、申有连,以及吴郁等。在到达会议场所(杜和平先生家)时,我们得知,在当天下午3点钟,贵阳国安的李副支队长带领2名属下,以谈话的形式,已经强行把杜和平先生‘请’走了。其目的很显然,是要破坏“‘六四’十八周年中国网友追思纪念会”。
   
    他们认为,只要强行把杜和平先生带走,“纪念六四”的活动就搞不成。因为,杜和平先生家只有他一人住,杜和平先生一走,其家门就得上锁,到时间来开会的人便进不得门。
    共产党政府害怕啊!害怕人们“纪念六四”;共产党人做了历史决不能宽容的事,害怕人们揭露他们的罪孽呀!
   
    幸好,我与黄燕明先生提前两小时到,发现了公安的阴谋,我们就到杜和平大哥家去要了另外一把钥匙,开了门,与随后到的李任科先生一道,进屋布置会场。
    李任科先生负责调试电脑视频。据我们的观察,中共政府的网络警察近日以来对民主异议者的电脑加强了攻击和干扰。6月3日的“‘六四’十八周年中国网友追思纪念会”就受到了多次的攻击,幸而,组织者预备了多个房间才使得(skype)语音大会成功举行。
    这次(skype)语音大会,头天参加会的有海内外网友百人以上,大陆主要的是任畹町、邓太清、唐荆陵、薛振标、荆楚、李国宏、刘建军、赵健、刘德军、于长厚、刘逸明、征文欣、李任科、陈西、以及为民主维权事业“跑龙套”的浙江范子良老先生等。当各位网友得知我们贵州将在6月4日7时半召开纪念六四的座谈会时,大家决定把第二天“‘六四’十八周年中国网友追思纪念会”与贵州2007年的“纪念六四、缅怀六四、反思六四”的活动联结在一起,以贵州座谈会为主会场,继续在网络上畅谈六四。
    7时半,准时入场的还有不请自来的贵阳公安,在贵阳市南明分局局长任建书,河滨派出所指导员带队下,两人穿制服,其他人穿便服,共六名警察闯进了会场。他们进来,不由分说地就要赶走我们。
    我说:你凭什么要赶走我们?你们是这间私房的主人吗?这里是私人领地,“风可进,雨可进,就是国王不能进”。你们是执法的公务员,你们执法素质怎么这样低,连公私领域都分不清!
    警官甲说:我们是派出所的,请你们拿出身份证,我们要检查。
    全林志说:我的身份证凭什么让你检查。这是我们朋友家,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看,你们未经许可,擅自闯入,是我们检查你们。
    我们有身份证。我们在这里集会,这是私人领域,未打110叫你们来,你们有何依据盘查我们?
    你叫陈西,我们在南明区看守所见过面。
    我可认不识你,你何许人?我要看你的警官证。……“任建书”。我大声念道。
    李任科说:南明区公安分局的局长。
    我们来叫你们到派出所去,我们要询问你们。我和你,和李任科,和你们其她的人都认识。
    你认识我们,还要我们这些活的身份证,你有什么事,我们又犯了什么事,你叫我们去派出所?
   
    有人举报,你们在这里搞集会,我们前来调查。
    宪法有集会自由的规定,我们不犯法。再说,我们的集会,以及集会的内容,都事先已经给国保的贾支队长通报过。尽管他口头告诫我们,并认为我们是在挑衅,不让举行,叫我们好自为之。但是,我们没有做犯法的事,烦不着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这是我的辖区,我们有责任叫你们到派出所。
    我们不必去派出所,在这里,我们就可把事情讲清。我们今天集在这里,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可以公开地告诉你们,因为今天是6月4号,是89年天安门流血惨案18周年的日子。我们大家前来集会,就是要纪念64,悼念64死难的民族英烈,记住中共政府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不能忘却64,我们不可能遗忘64!你们公安应当想一想,我,以及我们在座的许多朋友都因为64受过迫害,难道我们会忘掉64?每年我们都要在64这一天举行活动。
    任警官:你们纪念64,按国家现在的文件,64是反革命暴乱,国家是这样定性的,我们公安不允许你们在这里集会。
    众口:谁说64是反革命暴乱?你这是不负责任乱说!中央政府都只提64政治风波。法律有那一款不准我们在这里集会?你们党的红头文件代替不了法律,你们这是在任意乱用人民给予你们的权力。
   
    我们公民有服从国家法律的义务,但是,你要拿出法律依据来,我们可以跟你们去派出所。如果你们不依法办事,我们可以不理睬,并且,我们还要请你们出去。
   
    法律依据,有权就是依据,有权就是有理。我有权,我叫你们去,你们就得去。
   
    你们公安妄自尊大,以为有权就可以践踏人权。我不承认你的权力,你的这种权力不合法,我们不去!
   
    (由于房间容量有限,更多的公安未能进来,只有6名公安到场。我们的人数比他们多,想要野蛮执法的公安与我们僵持了一会。况且,一个局长带队都摆不平,有伤局长大人的面子。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软硬兼施,目的是要阻止或驱散六四座谈会)
    李任科说:任警官,如果今天我们不去,咋办?你们只有派更多的警察来,强行地用镣铐把我们铐走。
    任警官:你李任科,你不要激我,你过去也跟我干过,我会随意违犯规定吗?你陈西在南看关押过,我们对你乱来过吗?
    陈西承认,在南明区看守所得到过政治犯的处遇,不像在其它看守所曾受到虐待。李任科认可,这位局长没有严重的官僚主义作风。
    陈西:我知道,我们有服从国家法律的义务。但是,未经公布的法律法规我们是不认可的,我们要遵循的是见得阳光的法律法规。今天不见这样的法律法规,我们是不会与你们去派出所的,恕我们不能服从你们党的文件或者内部指令。你们是执法人员,法律常识比我们普通公民高,行政法中有规定,“职权法授”,请你们依法办事,走到那个程序,按程序出示相关法律文书,我们愿意给予配合。
    任警官:你陈西就是完美主义者,过去你完美主义已经吃了亏,十多年后还这样。天底下那有那么多完美的。你要我出示有关法律手续,按法律程序办,我也可做到,大权掌握在我们共产党手中吗,有什么难办的。但是,何必呢。我希望你们要配合,要理解我们。我们今天也是得到了执法任务的,我们只是在履行职责。
   
    吴玉琴:任警官,你就实说,今天你们不准我们在这里纪念六四,是不是?你口口声声要我们理解配合你们,我们也需要你们理解配合我们。我们今天的六四座谈比你们的履行职责更有意义。实在你不理解我们,硬要逼我们去派出所,我们也可以去,或者你们给出传唤证,或者你们拿手铐来,强制性的,两者随便你们选择,我们负责跟你去。
    任警官:我们希望你们配合我们执法,我们得到消息,你们在这里举行集会,我们要了解你们在这里举行什么活动,内容是什么,有那些人。
   
    陈西:你们要知道这些情况。我们可以满足你们。我可以向你介绍在座的各位,也可以向你们介绍今天的活动内容……。
    任警官:我不需要你们在这里讲,这里开座谈会怎么讲得清。我要你们和我一道到派出所去,在那里一个一个的讲才讲得清。没有什么事,我们只是要了解情况,为什么不可以去呢?
    众口:我们今天纪念64犯了国家的那一条法律条款,你拿出来,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我们是不会去的。
    (在次僵局中,该局长打电话,问李任科手机号,然后,提到如何在南明区看守所关注我,回忆我在看守所时,别人给我画了一幅有两年没有剃胡子的长须画像渡过时间。)
    陈西与李任科也了解我,我们是职责所在,你们既然是纪念活动,也是说得清的,你们说得清,我们也好有一个向上的交待。
    既然你说要有一个交待,你们来到这里谈你们的职责,我们谈我们的纪念64,这已经有了交待。
    我们职责不是随意性的,我们要搞笔录,要分别弄清情况,只能到派出所去才能有利工作。
    陈西:一定要去,那我去,我可以就这次集会负责。我就配合你们。不过我希望下次依法行政。
   
    李任科:我和陈西去,给国家法律一个尊重。
   
    (来到河滨派出所,我被安排到南明区刑警中队的办公室,李任科被安排到另一间办公室。负责询问我的是一名年青警官,名字叫:孔令波,警号:020306)
    我的证件你已经看过,现在我们开始问话。请你拿出你的身份证,我要记录你的真实身份。
    孔警官:你们今天在那里干什么?
    陈西:你们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你们叫我们来,有理由吗?这里,你是主动的,我是被迫来的。我反要问:你们逼迫我们来这里是何事?不要认为自己手中有权,就任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
    孔警官:好。就说今天是六四,你们为什么要举行纪念六四的座谈会?
   
    陈西:18年前的6月4日,北京的学生以反腐败、反官倒、要民主、争自由的形式开展民主政治上的诉求。六四的本质只是中国的一些学生和民众,在自己的国家里,出于对国家负责任的爱国精神,以街头抗议的和平方式,向政府表达自己的政治愿望。
   整个过程自始至终都是理性、和平的。可是中国政府却在北京,以一种反人类,非理性,野蛮的举止,上演了一场屠杀中国示威民众和学生的暴力流血事件。暴政动用了军队、坦克和武装直升飞机。这场屠杀事件震惊中外。至今,这场屠杀还没有给文明世界一个交代。还不仅如此,暴政的中共政府还继续通过各种手段,让中国人淡化和遗忘六四。但是,我们,包括许许多多的中国人都不会淡化和遗忘六四。中国的民众不会遗忘六四。中国的专制机关也遗忘不了六四。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幕。你们强力机关不顾法律法规,不考虑政治后果,要执迷不悟的继续打压我们这些民主异议者。
   
    每年的六四,我们都要举行这种纪念会,我们一直要每年举办下去,直到中共政府给六四一个重新的评价。当然,在中共政府还没有放弃它们暴政的本性前,在中共政府还没有放弃一党专政的野蛮执政前,你们是不会认错的,你们也不会遗忘六四。在这每年6月4日的前夕,强权政府就会如临大敌人,寝食难安,就会以各种借口对我们这些拒绝遗忘六四的民主维权人士进行百倍地防范和阻挠。今天你们说接到消息,说我们有集会,这个不假。这已经是我们公开的行动,在这此前,我们已经通报过国保。我们的行动一直遵循公开、理性、合法、非暴力的原则。我们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因为正义在我们这一边。恰恰相反,每到“六四”,你们极权政府就会密令各省、市的安保部门,密切监控我们这些民主异议人士。你们的行为如同做了亏心事,如惊弓之鸟,惶恐不安,惟恐每一年的这时候可能都会发生民众式的大规模抗议运动。有其今日的惶恐样,何必当初呢?不如我劝告你们:赶快对六四所犯之罪忏悔!赶快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以求得中国人民大众的宽恕!从而争取走向悔过自新的道路,减轻暴政的危机感和负罪感。让全中国华人都回到真实的健康生活中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