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贵阳市民及地摊经营户联名给温家宝的公开信]
贵州公民论坛
·各地人士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六四
·吴玉琴: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
·贵阳当局用各种手段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糜崇标:公安封网 还行凶
·打压民主异议人士已经凸现黑社会性质
·贵州作家声援异议作家力虹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为力虹踊跃捐款(图)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
·贵州公民关注团强烈谴责遂宁警方刑事拘留刘贤斌
·贵阳市渔安村将被非法强征强拆报道
·贵州自由作家声援法轮功 呼吁终结迫害
·公道难讨,刘俊春因上访被判刑(图)
·贵阳四十户村民的房屋被强拆(图)
·贵州绝食者受到“正规告诫”:随时可以抓你进监狱
·全林志:乐与川人刘贤斌君并肩
·参与选举是公民的权利,实践宪法是我们的责任!(图)
·是政府的面子重要?还是百姓的民生重要?(图)
· 强拆前奏,被逼到死角的被拆迁人
·只有民主、宪政、人权才能救中国——记贵州人权研讨会(星期五)聚会简况
·矿主收买公安残酷迫害残疾人吴国华(图)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贵阳原市长助理收70开发商千万贿款被判死缓(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蒋德贵逝世(图)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沉痛哀悼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蒋德贵先生逝世
·贵州仁怀美酒城在泣血!(图)
·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沉痛哀悼贵州人权研讨会蒋德贵先生的逝世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悼念贵州人权研究会成员蒋德贵先生的唁电
·只有民主、宪政、人权才能救中国
·孙文广先生获得中国大陆第一届“中国良心奖”(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贺孙文广先生高寿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关注刘晓波刘贤斌
·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贺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王藏: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图)
·村干部横行乡里村民联名罢免村官被打压
·法院荒唐判决,村民冲突升级!(图)
·研究学者:马克思成魔之路震惊大陆年轻人
·陈西被强制关押于市公安局12小时(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坚持人权理念, 增强公民意识!
·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庆祝刘晓波获奖贵州民众集会被打压
·勇士归来——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秦永敏先生将迈出牢门
·贵州民主党人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获得自由
·贵阳国保便衣晚上强堵廖双元夫妇在家中
·国际人权日将近 访民人权受限升级
·世界“人权日”、“人权周”即将来临前的压制
·卢勇祥:捍卫公民权利——迎接世界人权日
·陈西、廖双元被派出所带走
·贵州民主人士通讯受阻及跟踪 北京基督徒77件物品被抄(组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被迫提前在人权周举行(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第三号公告
·吴玉琴:人权与尊严是公民应享有的基本权利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专制政府剥夺我们的通讯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严厉谴责京都恶警横行
·田祖湘:人权周里 我反被非法拘禁
·卢勇祥:我被秘密绑架始末
·贵阳民权广场的公民维权取得初步胜利!(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为争取言论出版自由权的公示
·刘贤斌:民主党人印象(之七):贵州同仁
·吴玉琴:“人权周”我们被软禁
·贵州人权研讨会:坚强的信念,才是胜利的保证
·俊杰的英灵,我们盼你魂兮归来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铮铮铁骨司徒华
·黄燕明:失去人身自由的“九天”
·人权日前夕贵州警方千方百计阻纪念活动
2011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州人权研讨会:自由在呼唤
·廖双元:挽司徒华先生
·黄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李任科:我与诺贝尔和平奖颁奖
·吴玉琴:家破人亡而痴心不改的申有连
·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概述
·希望之声: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如期举行
·贵州省召开“两会”,访民冒雪上访无果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织金大学生黎环宇死于非命的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中国民主党人的精神
·陈西受到国保“家破人亡”威胁
·大学生遭官二代打死 公安被指漠视人命
·啼鹃 觉元:良性互动的理念与实践一瞥
·莫建刚:让中华大地闪耀着自由、民主、人权的光芒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埃及时局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的建议书
·北非民主潮 影响到贵州民权橱窗
·北非民主潮影响 黔“民权橱窗”借力动态网
·吴玉琴:贺谢长发先生获得贵州人权研讨会首届“人权捍卫者”奖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注系狱人士募捐的款项已寄出
·美国之音:贵阳人权人士宣讲北非抗议潮遭打压
·贵阳市民权广场上的“民权橱窗”
·效力于“反党传单”服务的公安部门----记贵州人权捍卫者的一次维权
·民主人士廖双元被杭州警察非法扣押
·茉莉花革命令当局高度紧张 贵州民主人士在杭州被押(图)
·贵州维权人士无故遭拘押 绝食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获自由回家
·让茉莉花香飞起来——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第六波茉莉花集会前夕贵州警方突袭维权者
·联合报:刘贤斌审判后 贵州抓人权人士
·卢勇祥:“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阳市民及地摊经营户联名给温家宝的公开信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你好!
   我们这些人,坚决支持总理先生和胡锦涛先生在中国这片土地推行新
   政,我们对未来民主治国的方略实现愿望与你们一样地强烈。中央人
   民政府推行的政务公开、政务信息公开,增加执政透明度,以更大限

   度地体现社会的公平、正义。让所有的人民都有平等的机会和权利参
   政、议政,参与对政府行政行为的有效监督,遏止政府官员违法,清
   除政府层面的腐败和各级官员的官僚主义等都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
   义。这些举措在广大民众之中产生了不可估量的积极反响。
   但是,在远离中央人民政府的地区,地方各级政府的所作所为往往让
   这些地区的民众大失所望。如:四川汉源事件、广东太石村事件、北
   京围捕访民事件、高智晟案件、浙江的严正学案件、江苏的杨天水案
   件、和其他地方的陈光诚案件、李元龙案件……以及各地层出不穷的
   矿难、事故、圈地、拆迁、艾滋、计划生育等等,无一不是地方政府
   某些掌权者的枉法所为,当这些掌权者的枉法行为一旦被暴露出来,
   他们无一不是利用权利、动用政府的权利、资源,最大限度地让受害
   者噤声。可以说,在具体的事件、案件、事故的行政手段和处理方法
   上,地方政府的权利往往大于中央政府!因此,民情激愤的官民冲
   突、对抗在各地时有演义,特别是在政治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地区,
   这些权谋者的行为表现得更加赤裸、更加恐怖!
   比如我们贵州省贵阳市(也是胡锦涛先生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
   方),今天的社会情况就异常的复杂,甚至说已经到了某种临界点的
   极限,笔者深深地为若干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担忧,而这些不安定的因
   素往往不是来自于民众本身!现举例说明:
   自去年,贵州省贵阳市政府开始“整脏治乱”主题活动以来,这个主
   题本身没有错,利用该主题的搭车行为亦应运而生。贵阳市原有十年
   经历的“下岗职工夜市”被整治变成了“清退”对象,夜市被定性为
   贵阳市城市脏乱的重点。我们说,用“清退”的方式解决夜市的脏乱
   不是唯一的选择!“清退”时是没有任何条件和附加说明的,最大的
   理由是“还路于民”。夜市的广大经营户提出了种种置疑,并联名上
   书当地政府,强调夜市是众多经营户家庭赖以生存的生活来源。去年
   8月中旬,政府以“市城管工作会议”的形式议定:对贵阳市百货等
   夜市采取清理、整顿、规范的整治,纳入长效规范管理。夜市经营户
   从媒体上看到这消息无不欢欣鼓舞。为此,笔者还专门给贵阳市市长
   写了一封感谢信(现仍保留在《互联网中国.贵阳政务频道》“市长
   信箱”),当然在这封信中不免带有戏谑的语句,借此我向袁周市长
   表示公开道歉。
   谁也未曾想到,去年对夜市的“整治”变成了今年的“撤除”。理由
   变成了“提升城市品味和形象”,条件增加了给每个摊主10,000元
   钱,附加说明仍然没有。笔者不断高度地关注这“退”与“撤”的原
   因,是本人也是以夜市经营为生的弱势群体之一。“退”与“撤”关
   系到我们的生存,关系到我们的权利!本人曾费尽心思搜索贵阳市政
   府有关对夜市的政策文件,其中包括了市长袁周2006年的政府工作报
   告。对比所有文件中对夜市的定位有整顿、治理、规范管理、清理整
   顿、调整搬迁……等等不一而足,显得不太统一。一看就能明白,这
   不统一的根本在于夜市问题是典型的民生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当
   否显现出政府对民生的关注程度,也就是关系到政府今后在人民心目
   中的地位,对政府信任度高低的问题,也因此搜索不到一份明白的
   “撤”与“退”文件及其相关的政策说明。这些在执政政府的历史
   上,终将是一笔不可抹去的欠账,能不能留下历史痕迹就不言自明
   了,虽然政府可以删除或清除“过去时”,但政府控制下的平面媒体
   早已流传到千家万户,历史终归会再现其真实。
   就在总理温家宝和胡锦涛先生极力推行新政的大背景下,贵阳市就有
   人敢于公开地剥夺民权、藐视民生,他们要做什么?
   为了弄清这一点,笔者曾与经营户们走访了各级政府部门,居然没有
   结果(详见《走访纪要》和《没有结果的结果》),反而加大了其
   “撤除”夜市的力度,经营户们为此心急如焚,全家人的饭碗一夜之
   间就要被砸了!砸饭碗的政府行为,依据的是整脏治乱“精神”,依
   法执政、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已被当地政府的“精神”替代。在我们
   走访了贵阳市信访局后,贵阳市所有的街道办事处紧急动员,这些政
   府工作人员对贵阳市夜市经营户进行逐家入户恐吓、警告、诱骗、威
   胁或许愿……他们为何也如此心急如焚、迫不及待?
   据我们所知,管理夜市的工作人员勾结一些不法分子长期对夜市摊位
   经营权进行买卖炒作与出租(这是有明文规定不准的),工作人员个
   人手里就握有数目不等的摊位,有的高达40个左右;在夜市管理费的
   收取上也五花八门,从最低的每月35元到150元不等。在管理费收据
   上更是形形色色,有行政事业管理收费单,有内部结算收费单,也有
   没名目的白条子。最值得重视的是近11年的管理费并未见投入到夜市
   的管理中。贵阳市3,000多个经营户近11年的缴纳到底作了何种用
   途?我们有理由置疑是否进了私人腰包?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夜
   市的管理机构经常发生变化,一会儿属城管收费,过一会儿换成了管
   理办公室收费,个中的原因是对“费”的掌控权。因此票据出现五花
   八门也是情理之中。经营户按章设摊于情、于理、于法都没有错,造
   成的“脏乱”根本在于管理费用的流失,错在谁,一目了然!
   在中央政府各直辖市对路边市场进行规划开放时,贵阳市原有的市场
   却要撤除,是贵阳市贫民的生活水平高于了直辖市的水平吗?不是!
   是一个二级省会城市对外的形象更比各国际大都市的重要吗?也不
   是!再问一个为什么?
   贵阳市夜市的“撤除”可能牵扯出什么样的后果?
   自中央政府实行西部大开发的战略部署后,国家财政对西部各省的扶
   持倾斜逐步加大。这几年我们贵州也出现了一些人们能够看到的变
   化,──水在清、天在蓝,楼层一幢比一幢高,城市人们活动的空间
   越来越少,高档轿车也越来越多,自然优美的田园也离我们越来越远
   ……。在西部大开发的一片歌声中,失地的农民,解放出来的劳动力
   大量涌入城市,贵阳市的人口总量爆炸般地增长,城市就业的压力依
   然非常严峻。有的农民倾注了全家人的土地赔款来经营夜市维持一家
   数口的生计,温饱来源于地摊,更多的农民兄弟却成片、成片地露宿
   于贵阳市内高楼前的屋檐下……。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倾斜,财政倾
   斜,就必然造就成千上万的农民大军进城就业无门,遍街流浪,衣食
   无着,风餐露宿吗?他们不仅挤占城市原住民的有限生活空间还造成
   城市治安案件频发。据统计城市治安案件中70%以上源自于进城一无
   文化、二无技能的农民,这些是“大开发”引发出来的必然后果吗?
   我们不禁要问:西部大开发的资金投向何处,为何不能保证城市的安
   全,为什么不能保障广大农民的基本生活安康?
   我们不得不警惕,几年前交通厅前厅长卢万里案件,就牵出了贵州省
   政府历史上最高层的领导刘芳仁、刘长贵等一大邦的官员贪腐犯罪
   案。政府这次以“撤除”夜市为名,极力在短时间内用出三千万人民
   币的后面,是不是还潜藏着若干个亿的空缺,他们迫不及待地原因是
   否抢在10月1日起实施的《物权法》之前对贪腐的黑金进行“洗
   钱”,使他们贪腐非法获得的资财合法化?贵阳市夜市经营户的地理
   管辖复杂,除本市原住民,有外省市的、有外地县的、有下岗的、有
   特困的、有初高中毕业生、有高校毕业生的待业过渡、有两劳人员的
   就业安排,常常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地滚动;永久摊位的、临时摊位
   的、利用摊位转租、代租、各式各样。贪腐者若利用好这个机会,
   “黑金”就可以洗白。这种强行“撤除”夜市是出于使贪腐资财合法
   化的犯罪动机。
   另一种是出于某些官员为突出个人政绩的狭隘政治需要,置民众的生
   命财产于不顾。以“整脏治乱”为幌子,强行推行无摊城市,以提升
   城市品味为借口而砸民众赖以生存的饭碗。这种把个人仕途看得高于
   民生的政客,对其行政的目的根本不可能对民众公开。“撤除”夜市
   的黑箱操作引发了各基层社区工作人员围攻、威胁、骚扰各经营户家
   庭的正常生活,对有的经营户家庭成员采取跟踪监视的恶劣手段,这
   些官员为了一己之私的政治目的,竞动用起了国家机器!如果政府最
   后采取强制措施撤除贵阳市夜市,那能偷的去偷,能抢的去抢,不能
   偷抢的去学习“猫逮老鼠”……,在强制执行中会不会出现枪杀平民
   的惨景,也未必可知!
   从去年上半年起因“整脏治乱”要“清退”夜市,我曾向贵阳市袁周
   市长提出建议,贵阳有贵阳市的市情,不要一味在其他省市的背后跟
   风,要把完善和建立健全本市的法规视为首要。贵阳市夜市在十年前
   就出现了,也已行之有效十余年,受到广大民众的欢迎,同时也获得
   了上至中央下至地方的一致首肯。但是对夜市的管理法规一直是个空
   白,因此在整个过程中问题多多,导致一些地方官员的贪腐,导致夜
   市的管理混乱,导致了路人的通行不便。要从根本上整治就要立法,
   让夜市经营法制化,让夜市管理规范化。但是袁周先生并没有回应,
   反而把颠覆前任的政绩当为乐事。十年前参与夜市开业剪彩的孙国强
   市长,你如今在哪里?为什么不在贵阳市市民和“下岗夜市”最需要
   你的时候,出来为我们说一句公道话!
   在今年年初,上海市为了配合温总理推行的新政,为整治城市地摊而
   酝酿出了一部《城市设摊导则》并交上海市民反复讨论,预计在今年
   内可能出台。据报导这部法规突破了某些法律层面,或许今后就是公
   民权利维护的有力依据。这样就显得贵阳市的法治建设更加落后。贵
   阳市十年前就有的夜市地摊,这些经营户可以依据他市制定出的法规
   维权,贵阳市长的脸挂不住了,于是加强“撤除”以后再酌情开禁,
   又会是一片欢呼声响起。这样的权术伎俩设计,全都建立在民众的衣
   食无着,生活无靠的基础上。为政绩而大包大揽,怎不叫人齿寒。
   我们夜市经营户曾尽最大努力,依法走访了各级政府部门,请求他们
   对撤除夜市的相关问题作出解释,这样的依法行为被污蔑为“闹
   事”,经营户推出的代表被指名为“闹事头头”,各种层面的走访都
   遭拒绝,无果而归。从夜市开始撤除至今,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都异
   口同声是政府行为,所有被撤除的经营户,无一见过政府公文,哪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