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我与共产党的成功交易_作者 : 李任科]
贵州公民论坛
·民主人士廖双元被杭州警察非法扣押
·茉莉花革命令当局高度紧张 贵州民主人士在杭州被押(图)
·贵州维权人士无故遭拘押 绝食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获自由回家
·让茉莉花香飞起来——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第六波茉莉花集会前夕贵州警方突袭维权者
·联合报:刘贤斌审判后 贵州抓人权人士
·卢勇祥:“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谎言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开起诉书
·吴玉琴:中共政权的执政末日——软禁和监控适得其反
·贵州人权活动者继续遭受警方迫害
·丈夫惨死14年,妻子依法维权难讨公道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成员屡遭打压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秦永敏拒思想汇报电话被断 贵州人权聚会多人被关押
·贵州人权研讨会连续遭当地国保员警骚扰
·贵州茅台镇派执法队打砸合法店铺强迫搬迁
·贵州地方政府实施武力强行征地酿流血事件
·贵州官商勾结动用警力征地置农民于死地
·雍志明:从贵阳市菜价怪异现象看中国底层民众的生活
·声援秦永敏,支持秦永敏——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黔西南州贞丰县谢安珍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我的公开遗书-卢勇祥(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
·茉莉花开祭“六四”
·国保公安任意践踏人权非法扣人/吴玉琴
·王藏: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强烈抗议贵州公安对李任科先生的伤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迫害廖双元!
·迟到的“6、4”22周年祭——贵州人权研讨会
·大纪元:贵州民主人士举行迟到的“六四”悼念活动
·卢勇祥:“六四”周年“坐宾馆”经历
·贵州人权研究会热烈祝贺胡佳先生即将出狱
·王藏: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王藏: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人士失踪
·自由亚洲电台:中共生日民主人士失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7、1”被失踪说明了什么?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姚立法先生遭到政治迫害的强烈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7月再次被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旅游” 浙江民主党人续被传唤
·雍志明: 贵阳上访新动态(图)
·冉文波——我 的 控 诉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黄燕明——隔着铁幕的人权对话
·名贵茅台酒浸着的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贵州信访处强悍处长要找访民单挑
·贵阳“民权橱窗”发起人糜崇标等人被国保抓走(图)
·贵阳七旬糜崇标展'人权橱窗'遭国保挤出大肠和大便
·贵州糜崇标宣传动态网 遭折磨失禁脱肛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贵阳警方对糜崇标先生的人身迫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对利比亚局势的看法
·吴玉琴——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疯狂的打压,不屈的抗争
·民族运动会召开被强制旅游 贵州民主人士抗议打压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吴玉琴——荒唐的维稳 非法的软禁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贵州民主人士给 “花瓶党” 送去花瓶(图)
·贵阳访民向市委书记反映诉求被非法关押13天(图)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谴责中共贵州公安没收孙中山画像的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贵阳独立参选人吴玉琴等多人被限制自由(图)
·选举结束,贵州人权捍卫者陆续获自由
·“民权橱窗”比生命还重要——记在中共高压下的贵州人权捍卫者(图)
·警方阻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集会(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图)
·强烈抗议当局再次迫害民主党人秦永敏(图)
·贵州公民糜崇标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黄燕明——挑战“选举法”的独立参选人
· 吴玉琴——我的参选经历
·黄燕明——被操控的投票——贵阳独立参选人参选遭遇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贵州着名人权人士陈西再次被强制“失踪”
·贵州陈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已被神速移交法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第7届2号公告:告全省公民书(图)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严格监控部分被旅游(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施行政治迫害抓捕陈西(图)
·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实况(组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案庭审中律师与陈西的辩护均多次被打断(图)
·糜崇标 ——我与陈西同“罪”
·紫电——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判决书(图)
·卢勇祥——陈西何罪之有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2012年贵州民权活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共产党的成功交易_作者 : 李任科

我与共产党的成功交易,
   文章摘要: 果然,在4月21日(党代会前一天)要求强制停业的地段,只有我一家依照夜市经营的规定按时摆设地摊。却立即遭到各方面人员的阻扰和围攻。首先是“夜市办”若干人员的阻扰,且态度强硬:停业8天,已经通知过你了。你不许摆摊!听不听打招呼?
   
   發表時間:5/3/2007
   家庭的事情,老子说了算。人们能够接受的原因是基于:没有老子,确实不会有儿子……
   
   社会的事情,政府说了算。人们已经接受的原因是基于:没有共产党,确实不会有党政府……
   
   自然规律与社会政治在不知不觉中被执政党巧妙的划上了等号。
   
   自然规律中的人类繁衍已经是遵循了自愿结合、相互尊重、情投意合、相亲相爱的原则为家庭的保证。终有一天后代会对父母说:我作为你们爱情的结晶,请尊重我——人的权利!这样的事件对这个家庭是喜还是忧?社会政治的事情还不能以此一概而论。
   
   中国共产党在“人民”政府执政了50多年,这是一个凌驾于政府之上的党,它不是人民的父母亲。很多时候它还悖逆了“虎毒不食子”的人道。什么时候人民可以对政府说:请尊重人民的权利?
   
   我是这个政府治下以每晚沿街摆设地摊谋生的贫民,像我这样生活的贫民还有很多很多。当地政府强行在今年4月15日起推迟所有经营户进场的时间,引起了我与他们的口角冲突。第二天就有人员下来,通知我及部分经营户从21日至28日停业8天。理由是行道市政维修。
   
   为此,我走访“夜市办公室”的主管领导——延中办事处党委书记杜小军。提出两个问题:
   
   第一、基层政府更改上级政府的规定,有没有行政上的支持?
   
   第二、所谓行道维修,是不是导致停业的原因?
   
   这位书记说了实话:你所说的两个问题都是因为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第十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很多代表下榻于夜市附近的宾馆,为了保证代表们的出行方便和安全,所以我们作出这样的决定。
   
   我问他:你们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不说实话要以行道维修为理由?这是哪一级政府的决定?我要去走访。
   
   杜书记说:不是上级的要求,是我们延中办事处主动地配合。
   
   我严肃认真的说:共产党开会就可以压缩我们的经营时间,进而强制我们停业!那么别的政党开会,我们是不是可以延长经营时间和扩大经营地点?
   
   这个问题杜小军书记不好作答。
   
   我明确的告诉他:别的经营户你们怎样去说服他们,是你们的事。我是以此为生的,必须按时摆摊,不可能停业。
   
   这是权利之争。我要向这个政府强调表明:我要争取的是公民的生存权和劳动工作权。这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有的权利。 如同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第十次代表大会行使的结社自由权、集会自由权一样,没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可以加与制止或阻扰。但是共产党在行使权利的时候,不能以剥夺 社会公众的权利为代价!换言之,共产党拥有的权利,社会公众也同样拥有。非党民众与共产党员以及领袖在人格和权利上都是平等的。这就是我们理解“和谐社 会”的基础。但是今天的共产党并不这样认为,它主张的“和谐”是在党的算计、安排下的和谐,公众权利必须服从共产党的利益。
   
   果然,在4月21日(党代会前一天)要求强制停业的地段,只有我一家依照夜市经营的规定按时摆设地摊。却立即遭到各方面人员的阻扰和围攻。首先是“夜市办”若干人员的阻扰,且态度强硬:停业8天,已经通知过你了。你不许摆摊!听不听打招呼?
   
   我也不示弱:你们通知停业的理由是道路维修,这是假话。我了解的停业原因是22日召开党代会。开会与摆摊没有冲突,我这是正常经营。
   
   当我指出开“党代会”才是导致强迫我们停业的真正原因后,他们暂时退到一边商量对策。
   
   为什么这些工作人员不用开“党代会”作为停业的理由?显然他们也明知这不是理由的理由。他们用谎言强迫我停业是思想上的保守或后退。但他们不敢使用开“党代会”作为理由又是一种意识的进步。
   
   为了开“党代会”,最近几天在党代表要下榻宾馆的相邻街道地区,加强了安全防范。无数的着装公安人员列队巡逻, 到处都是公安警车穿梭、停放。这时在我摊位后面就停了一辆警车。奇怪的是从这辆警车下来一位没有佩带警号的警员走到我的摊位前,严厉的说:请你配合“夜市 办”的工作,立即撤除摊位。
   
   我理直气壮的告诉他:这不是治安问题,不属公安管辖。如果因开“党代会”公安也要我撤除摊位,请公安的党干部指导员、政委或政府的党书记等与我交谈。除此之外任何单位机构或个人都不能强迫我撤除,强迫我停业。
   
   这个“警员”回到警车旁与“夜市办”人员商讨进一步的办法。在这期间我不断的拨打杜小军书记的电话十多次,接通又被他挂断。
   
   不知是谁出了个馊主意,让警车开上人行道横阻在我的摊位前……。我马上警告“夜市办”的一位领导:如果你们敢于 动用警察,我就立即向公安局长汇报。与此同时我用电话通知了贵阳市安保的有关部门人员,希望他们动用他们的“权利”立即制止可能发生的冲突;并且,将此情 况向我的一些朋友进行了通报。
   
   在僵持中,警车慢慢的驶离了。
   
   又过了一会,一辆“城管”的专用车停到我的摊位后,跳下一位队员直冲进摊位气势汹汹地对着我警告。我问他:你是什么单位的?
   
   他大声的说:是区城管大队的,接到领导的指示前来干预。
   
   我又问他:按照规定我在这里设摊,违不违法?
   
   他说:不违法。但是叫你停你就得停!不然明天我们就要依法强制撤除!
   
   我说:要依法你们就拿出法律依据来,我配合。你已经说了,我在这里设摊不违法。叫我停业的直接原因是开“党代会”,共产党开会为什么可以剥夺我们经营户的生存、劳动工作权利?别的政党开会也可以这样吗?
   
   这位城管人员有些激动的高声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不许你摆摊,你就得停!
   
   “哇……”围观者的嘘声一片。
   
   与持有这种观念的人怎么交谈?难道这就是共产党声称的“和谐社会”?
   
   政府“夜市办”的工作人员不停的用电话联络各方面请求援助(对付我一个人)。
   
   公安来了……又走了。城管来了……也走了。
   
   对于一个始终尊重法律权威,严格依法经营的个体坚持,他们十分头疼。更头疼的是这个个体强烈的要求政府部门依法行政,依法执法。
   
   双方僵持着。
   
   僵持,可能出现的后果不外两种:政府恼羞成怒,对我的商品和设施进行打砸、没收。公开强行剥夺我的权利、侵犯我的利益,以头破血流告终……;另一种就是较人性的采用双方对话的方式……。
   
   我只能等待,主动权是政府掌握着。
   
   具称,政府安保部门有人员到达现场协调?我的朋友康 成和陈 西也闻讯以观察员的态度赶到现场表示声援;另一些朋友还不断打电话询问并表示关注。
   
   临近子夜我准备收摊时,围观的民众及部分经营户陆续散离,我的朋友们表示第二天同样进行声援也离去了。意想不到政府的党委书记杜小军这时却出现了。
   
   杜小军书记直截了当的问我:“你有什么要求?”
   
   我说:“解禁!”
   
   “不可能!”他坚决地说。
   
   我毫不含糊地告诉他:“我是以此方式谋生存的。今天不摆摊,明天买白菜的钱都没有。”
   
   “我知道你家的情况,你认为要怎样解决好?”
   
   “这么晚了,你是来关心我吗?”我接着说“不会吧。从夜市出现十多年来,我们经历了无数的暴雨、狂风、冰雹、暴 雪和凌冻。当这些天灾出现的时候,给经营户造成许多损失和困难,你们关心过谁没有?所有的天灾我们都抵御过来了!因为共产党要开会而直截剥夺民众的权利, 损害了我的利益,这是人祸。现在不是政治统治一切了,你要我为开‘党代会’而停业,共产党就要作出相应的赔偿或补偿。如今的社会贪污腐败横行、黑社会化的 刀枪猖獗、毒品泛滥成灾,这些违法的犯罪的大有人在。一个守法经营的普通老百姓、贫民,我更不应该受到政府伤害。”
   
   “你不要扯远了”杜书记打断我的话“你说怎样补偿你的损失?”
   
   “我家两口子经营的是两个摊”我提出赔偿要求“两个摊每天赔偿100元。这样不要说停业8天,停业8年我都没意见。”
   
   “老李哥,你也要得太高咯。”杜小军放下了他书记的架子。
   
   “好。你觉得高了我们可以讨价还价,这就叫市场经济!”我的语调也缓和下来“你能赔偿多少?”
   
   “这样吧”杜书记从钱夹里分两次抽出200元递给我“这作为我个人对你这几天停业损失的帮助可以吧。”
   
   市场经济的作用?权利抗争的结果?杜书记直率的举动出呼我意料。街上行人已经寥寥可数,我的情绪也平静下来对书 记说:“书记一直在叫我老李哥,拿出200元声言是朋友间的同情帮助,我表示感谢。但是你作为书记的身份以这种较人性化的方法来处理事情,我也表示欢迎。 这就是说我们可以继续商量……”
   
   “当然。”书记抢过话头“一个地方父母官是不应该看见百姓吃不起饭而不管的,你是我管辖内的居民,你的真实困难我也了解。因此,我有权利和义务帮助你解决生活问题,解决实际困难。”
   
   “其他经营户的利益也受到侵害,他们也有生活问题也有实际困难,也一样要进行赔偿或帮助。”
   
   “那些人的问题不是我的权利范围,他们的问题要由各自居住地的政府加以解决。超出我权利范围的,我管不了。”
   
   我虽然为其他的经营户提出了诉求,而这些经营户事实上同意了政府强制他们停业的命令。没有人意识到政府的强制命 令是对他们作为人的权利的剥夺和侵犯,也没有谁站出来椐理力争。政府领导就是百姓的“父母官”,这不仅在政府领导干部中有强烈的意识空间,还得到许多百姓 的事实认同,他们是真的不明白而麻木?还是对长期政治统治的惧怕?这对于中国社会的民主宪政进程是根本性的难关!这是共产党长期研究到家的课题,也是众多 有识之士力求突破的关键。
   
   政府党干部杜小军书记与我讨价还价一番后,最后双方以300元的价格成交!我同意了在贵州省第十次党代会期间停业7天。他把钱给我时一再声称:是个人拿出的钱不会向政府报销的。
   
   我接过杜书记手上的钱后说:“竟管书记一再声称是自己兜里的钱,我还是把这看成共产党的关怀。我再次表示感谢!”感谢共产党什么呢?感谢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才使我在共产党专政下的生活更加有价值、有意义!
   
   这就是我与共产党面对面的第一次成功交易。成功在于双方都有坚持、双方都有妥协。最终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了纷争。但是对于贵阳市夜市的存亡,还有更大的纷争在后面!敬请期待,敬请关注!
   
   2007年3月30日
   (首发于<自由圣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