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贵州公民论坛
·母亲为儿申冤15年难讨公道
·贵州人权研讨会筹备纪念“六四”活动遭打压
·吴玉琴 廖双元:强烈抗议贵阳公安骚扰我们的家人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强烈抗议贵阳警方为阻止纪念“六四”所采取的打压行为(图)
·贵阳当局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贵州廖双元于今日凌晨被国保带走
·贵州张重发今早被公安带走
·各地人士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六四
·吴玉琴: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
·贵阳当局用各种手段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糜崇标:公安封网 还行凶
·打压民主异议人士已经凸现黑社会性质
·贵州作家声援异议作家力虹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为力虹踊跃捐款(图)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
·贵州公民关注团强烈谴责遂宁警方刑事拘留刘贤斌
·贵阳市渔安村将被非法强征强拆报道
·贵州自由作家声援法轮功 呼吁终结迫害
·公道难讨,刘俊春因上访被判刑(图)
·贵阳四十户村民的房屋被强拆(图)
·贵州绝食者受到“正规告诫”:随时可以抓你进监狱
·全林志:乐与川人刘贤斌君并肩
·参与选举是公民的权利,实践宪法是我们的责任!(图)
·是政府的面子重要?还是百姓的民生重要?(图)
· 强拆前奏,被逼到死角的被拆迁人
·只有民主、宪政、人权才能救中国——记贵州人权研讨会(星期五)聚会简况
·矿主收买公安残酷迫害残疾人吴国华(图)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贵阳原市长助理收70开发商千万贿款被判死缓(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蒋德贵逝世(图)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沉痛哀悼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蒋德贵先生逝世
·贵州仁怀美酒城在泣血!(图)
·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沉痛哀悼贵州人权研讨会蒋德贵先生的逝世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悼念贵州人权研究会成员蒋德贵先生的唁电
·只有民主、宪政、人权才能救中国
·孙文广先生获得中国大陆第一届“中国良心奖”(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贺孙文广先生高寿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关注刘晓波刘贤斌
·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贺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王藏: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图)
·村干部横行乡里村民联名罢免村官被打压
·法院荒唐判决,村民冲突升级!(图)
·研究学者:马克思成魔之路震惊大陆年轻人
·陈西被强制关押于市公安局12小时(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坚持人权理念, 增强公民意识!
·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庆祝刘晓波获奖贵州民众集会被打压
·勇士归来——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秦永敏先生将迈出牢门
·贵州民主党人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获得自由
·贵阳国保便衣晚上强堵廖双元夫妇在家中
·国际人权日将近 访民人权受限升级
·世界“人权日”、“人权周”即将来临前的压制
·卢勇祥:捍卫公民权利——迎接世界人权日
·陈西、廖双元被派出所带走
·贵州民主人士通讯受阻及跟踪 北京基督徒77件物品被抄(组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被迫提前在人权周举行(图)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第三号公告
·吴玉琴:人权与尊严是公民应享有的基本权利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专制政府剥夺我们的通讯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严厉谴责京都恶警横行
·田祖湘:人权周里 我反被非法拘禁
·卢勇祥:我被秘密绑架始末
·贵阳民权广场的公民维权取得初步胜利!(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为争取言论出版自由权的公示
·刘贤斌:民主党人印象(之七):贵州同仁
·吴玉琴:“人权周”我们被软禁
·贵州人权研讨会:坚强的信念,才是胜利的保证
·俊杰的英灵,我们盼你魂兮归来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铮铮铁骨司徒华
·黄燕明:失去人身自由的“九天”
·人权日前夕贵州警方千方百计阻纪念活动
2011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州人权研讨会:自由在呼唤
·廖双元:挽司徒华先生
·黄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李任科:我与诺贝尔和平奖颁奖
·吴玉琴:家破人亡而痴心不改的申有连
·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概述
·希望之声: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如期举行
·贵州省召开“两会”,访民冒雪上访无果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织金大学生黎环宇死于非命的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中国民主党人的精神
·陈西受到国保“家破人亡”威胁
·大学生遭官二代打死 公安被指漠视人命
·啼鹃 觉元:良性互动的理念与实践一瞥
·莫建刚:让中华大地闪耀着自由、民主、人权的光芒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埃及时局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的建议书
·北非民主潮 影响到贵州民权橱窗
·北非民主潮影响 黔“民权橱窗”借力动态网
·吴玉琴:贺谢长发先生获得贵州人权研讨会首届“人权捍卫者”奖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注系狱人士募捐的款项已寄出
·美国之音:贵阳人权人士宣讲北非抗议潮遭打压
·贵阳市民权广场上的“民权橱窗”
·效力于“反党传单”服务的公安部门----记贵州人权捍卫者的一次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为“线人”、“走狗”、“帮凶”正名──贵州民运状况
    李任科
    很长一段时期,中国人都把潜入政治异议人士群体内的中共或政府部 门的工作人员;把忠实专制独裁统治而为其卖命的行为人;把原政治 异议人士中,迫于各种原因和压力出卖自己人格的“朋友”等等,通 称为“线人”、“走狗”、“帮凶”……。

    目前,我们的生活质量极其低劣,社会政治环境十分险恶,“线 人”、“走狗”、“帮凶”等等,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现实中的实用主义者。一个人的生命,就只有几十年而已,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现 实生活中的现实,又何尝不可?“线人”、“走狗”、“帮凶”的形成,可以视为必然。再者,不管其崇尚和信仰什么,人是其基本属 性。“线人”、“走狗”、“帮凶”等称呼,在基本人权的规范上,是明显带有贬损的含义,因此应该为其正名。否则,在贵州政治异议 人士群体中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我就是人民的‘线人’、‘走狗’、 ‘帮凶’……”等含混不清的称谓。因在这个称谓前冠以“人民”二 字,就有很大的隐蔽性和欺骗性。
    这些人领取的是现政府某部门的工资、津贴、经费……他们在政治异 议人士之间的活动,是为了专制独裁者的利益。对这些人的定位,严 格地讲,就是混入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的独裁者及政府代表或代言 人。
    中国现社会存在的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不是什么政治组织和政治团 体,她是一个松散而广泛的自由结合体,人员构成包括各党派、各个社团、人权组织、天安门母亲、自由作家、自由撰稿人、自由诗人、 自由思想者、甚至发牢骚者等等,同时也不排斥中国共产党。这个群体没有总纲、没有宗旨,更没有组织纪律,他们只是一些向往、追 求、推进中国社会自由,民主宪政化的有识之士。这个群体有时会在交流中出现分歧,出现纷争,甚至会出现一些不礼貌的言论。但根本 的一点,这些人士不崇尚暴力,他们反对压制,要摈弃强权,他们对现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政府有着强烈的对话与交流诉求,虽然他 们所有的共识还没有找到可以协调的途径,但他的意识形态,早已在各种言论中表露无遗,那就是和平、公正、平等、公开、理性追求。
    因为政治异议群体的行为,首先是合法,符合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宪 法。不管中国共产党本意在主观上圈定哪些条文可行,哪些条文无 效,而所有政治异议人士遵照的无疑是全本完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宪法》!这一点,专制独裁者的代言人也不会愚蠢到公然反对。
    人类社会的存在,必须符合多元构成的基础,社会制度存在也同样, 反之,则沦落为动物本性的弱肉强食!根本上否决了人类的进步!而人类运动的轨迹,又不会因时代的某人或某个政党所能修正和阻拦 的。要人民共同幸福,目前最好的形势和途径就是民主对话,民主交流,民主协商,任何极端的方式都是不可取的。就中国社会的现实, 能够采取极端行为的只有中国共产党,不仅因为其现执政的权力,还有其深厚的财力、物力。
    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社会政治团体的内部,同样不乏有视权、财、物 为粪土的精英,他们有很多合法的政治行为,比一些政治异议人士的理念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同样反对独裁制度,追求社会进步,同 情广大民众,这使我们看到了社会历史进步的希望。因此,我们决不 可一概而论。
    同样的道理,在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也有人放弃并反对自己坚 持了多年的自由,民主政治信念,投身到了专制独裁的怀抱,他们也有自己客观上的无可奈何,1、长期生活在恶劣的贫困中;2、无力支 付子女的高昂学费;3、在受到打击或威胁时,救助无门;4、不能享受社会的公正待遇等等。人生的价值没有归宿感,在现实生活中,总 存在一种尴尬的内疚,以其麻木,实用为妙。原有彭光忠等作为先例,如今其政治待遇及经济收入丰厚,那样的高官厚禄不一定是奢 望。人生价值的取舍,也有多样性,谁能强迫谁呢?(作者注:彭光忠原是贵州“启蒙社”的成员,曾参预创建过“柴草”、“百花学 会”等民社,并独立出刊《双周评论》3期,后被独裁集团秘密收买,向独裁政府汇报过大量各民社团体的内部信息,在80年后,独裁 统治者对民主运动镇压的各个时期,出卖过多名民主运动的中坚人物。后被中共党吸纳安插到警察部门。现任贵阳市公安局某地区的副 局长,与本文作者有非血缘的错节亲戚关系)。
    正因为有了彭光忠之流的前车之鉴,贵州的政治异议群体逐步地成熟 起来,他们敏锐的洞查力,和极严肃冷静的分析,对有些不正常的现象早有察觉,导致其在国内外统一行动纪念“6.4”15周年的关键时 刻,作出了充分的暴露表演。普遍认为,在世界潮流大势所趋的当前,背叛自己多年的信念,实在有些可惜。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 在目前形势下,光有背叛是远远不能填满专制独裁者胃口的,必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出卖行为。我们必须制止这种深层次出卖行为的发生! 这已经不是用简单“内斗”二字就能搪塞和掩盖的矛盾。
    在贵州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一再要求别人公开政治身分的人,却否 决了自己过去曾是政治异议人士,巧妙地使用“自由□□□”一笔带过;而又不敢公开自己专制独裁代表或代言人的身分,这说明其在政 治异议人士中间的活动离领导或上级的要求还有差距。挑拨、捣乱、破坏,虽有一些成绩,要想深入出卖,已经失去了机会。中国13亿 人,并非全都是猪!
    谁都知道,中国的政治异议人士共同采取的是“公开、和平、理性、 非暴力”的大无畏精神来推动中国政治社会民主,宪政化,他们没有除奸队,更没有暗杀团,只是在共同推进民主、宪政化的这一基点 上,谋求多方的合作,同样也欢迎中共代表的参与。民主、宪政化在中国的确立,是史无前例的宏大社会工程,不是那一家那一党就能轻 易完成的,这有待于全民民主意识的提升和释放,目前虽然困难重重,但,已经看到了曙光,在这样的时候,把100美元看得比人格还 重要,这叫作贱自己!的确,贵州是片穷乡僻壤,大部分人辛勤劳苦一辈子,竟然构筑不起 一套属于自己的小窝,那怕他们将一文钱分成两半来花,也难以改变这严酷的生活现状。所以在专制独裁者的眼里,贫脊的土地上尽出刁 民,而这些“刁民”,多数人为了能填饱肚子,长年累月地起早贪黑风来雨往,哪来精力“内斗”?“家贫出孝子”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 懂,还狂称饱学!
    如果在贵州政治异议人士中间游弋的中共或政府代言人,还对“线 人”、“走狗”、“帮凶”等称呼耿耿于怀,在此我们公开地赔礼道歉,但他必须收敛其龌龊的行径,干干净净地做人。我们非常愿意与 中国共产党内的精英坦诚交流,在政治平等、人格平等、权利平等的基点上,同时也不反对和专制独裁者的代言人沟通。这个基点,也是 再做朋友的基点。
    我们现在仍在维护专制独裁者代言人的既得利益,是在道义上期望他 们的人格再度提升,或者,你行你的船,我走我的路……。
    题外话:
    要发现专制独裁者代言人并不难。杨天水先生的分析就10种以上,关键是要冷静,客观地详细核实,把败类们挑拨、捣乱、破坏的程度降 到最低点,坚决杜绝其出卖行为的发生。
    回想起今年3月11日,车宏年先生在贵州问及民运队伍中出现败类怎么办?这就是办法,先通报情况,让其检点行为,如其人格再度提升,还有做朋友的可能,若仍一意孤行,将写出详细的调查报告通电 全国,打破其作奸当“公务员”的美梦,再不给他机会,只看“国安”那里是否有空缺专职收发的看门人位置!
    (2004年7月21日)
    本文完成后,采用征求修改意见的形式,在群体内传阅较长时间,先后收到意见若干,并一字不改地附于文后,同时应说明的是有的朋友 经多次联系无果,有的朋友阅后未表示任何意见,有的表示有意见,而至今未见反馈,这些朋友是:……
    (所附意见是按收到顺序排列)
    方家华: 文章过于宽泛,缺少具体事例,不能光为正名而正名,可不写出具体 的人名,但应该从事例中指出,国内民运和政治异议人士目前的处境,有的人已经到了支撑不起的严重地步,才造成了被收买和倒弋的 情况,反过来,更多的人是同时处于内外被钳制的境地。对于刚认识接触自由、民主理念的人,背叛尚可理解,但对于过去就曾经是老民运的人,不管他老至“89”、“78”危害性就更大,是不可原谅的,应该用充分的事实加以揭露,用条理清楚的事例,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
    7月26日
    吴郁: 象这样先让人看了文章,听取意见,再征求签名的事,是我见到的第 一次。
    7月27日
    曾宁: 任科兄: 建议是否把文章正标题《为“线人”、“走狗”正名》改为“线人、 走狗、帮凶辨析”?,“正名”应是指把歪曲扭曲的事物纠正恢复其本来面目。如为“6.4”正名。从文章内容看,似乎不存在为线人、走狗、帮凶“正名”之意。
    辨析者,辨识分析也。这个题目似乎与文章内容更加名实相符。
    文章写得客观,反映了作者的冷静。这是文章具有说服力的前提。
    文中涉及的人和事是否能更详实具体一些,这样使局外人和读者能够读得更加清楚明白。这样可能避免胡乱猜测,更可节约读者用在猜测上的时间。
    7月27日
    康成: 《 邪相三解 》
    一、线人:所谓“线人”应该是指“上线的人”或“线上的人”,其人以听候主子差遣之令是从,为利禄所驱而恪尽于无耻。如果这做线人的老是掉线、串线、呼之不出,遣之不动,总是处在“漫游”的状态,价值又何在?谁个老板雇用到这样的“下线”肯定是花了票子又添堵。
    二、走狗:指四只爪子触地,能跑、能跳,还能左冲右突的活狗,若是一条连路都走不动的病狗、死狗,还犯得着养吗?
    三、帮凶:刑法学定义上的“协从犯”,处于帮他人实施犯罪的次要位置,不具有按自己意识行为的功能。
    7月28日
    □□□女士: 对文中某细节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笔者视为十分珍贵的意见,对其鞠躬、认错、道歉,并已修改,在此表示深深的谢意。
    李任科 2004年7月29日
   
    陈德富: 文章阅后,坚持支持。对贵州这种情况,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了!团结固然重要,但不是无原则地讲团结。
    2004年7月30日
   全林志: 读李任科先生“贵州民运状况通报”有感做政治异议人士难,在具有 中国特色的现存严酷政治环境中,做被官方视为敌对分子的政治异议人士更难,如果你扛不住国安弟兄们明里暗地的特别关照。守不住源于政治注定一辈子成穷鬼的清贫;经济拮据,怎么办都难以如愿履行养育儿女的责任,如果你承受不了作为父辈应有的歉疚的煎熬;那么,离开这个圈子,换另一种活法。或设摊叫卖,四处打工,靠辛勤 劳作一分一厘挣点小钱;或抓住机会,凭聪明才智赚得满缸满钵;你仍然不失为一条汉子。但是,如果你既要放弃信仰,又要出卖灵魂, 那就走得太远,干得太离谱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