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黄燕明——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记事”]
贵州公民论坛
·冉文波——我 的 控 诉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黄燕明——隔着铁幕的人权对话
·名贵茅台酒浸着的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贵州信访处强悍处长要找访民单挑
·贵阳“民权橱窗”发起人糜崇标等人被国保抓走(图)
·贵阳七旬糜崇标展'人权橱窗'遭国保挤出大肠和大便
·贵州糜崇标宣传动态网 遭折磨失禁脱肛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贵阳警方对糜崇标先生的人身迫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对利比亚局势的看法
·吴玉琴——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疯狂的打压,不屈的抗争
·民族运动会召开被强制旅游 贵州民主人士抗议打压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吴玉琴——荒唐的维稳 非法的软禁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贵州民主人士给 “花瓶党” 送去花瓶(图)
·贵阳访民向市委书记反映诉求被非法关押13天(图)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谴责中共贵州公安没收孙中山画像的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贵阳独立参选人吴玉琴等多人被限制自由(图)
·选举结束,贵州人权捍卫者陆续获自由
·“民权橱窗”比生命还重要——记在中共高压下的贵州人权捍卫者(图)
·警方阻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集会(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图)
·强烈抗议当局再次迫害民主党人秦永敏(图)
·贵州公民糜崇标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黄燕明——挑战“选举法”的独立参选人
· 吴玉琴——我的参选经历
·黄燕明——被操控的投票——贵阳独立参选人参选遭遇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贵州着名人权人士陈西再次被强制“失踪”
·贵州陈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已被神速移交法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第7届2号公告:告全省公民书(图)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严格监控部分被旅游(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施行政治迫害抓捕陈西(图)
·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实况(组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案庭审中律师与陈西的辩护均多次被打断(图)
·糜崇标 ——我与陈西同“罪”
·紫电——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判决书(图)
·卢勇祥——陈西何罪之有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2012年贵州民权活动
·张群选:我为我有陈西这样的丈夫感到骄傲
·卢勇祥——苦难历程,豪迈人生
·欧阳懿——红朝大战陈西
·贵阳异议人士 “寻找陈西”,陈西关押地点成谜(图)
·欧阳小戎——若为自由
·陈西被送到贵州黔西南州兴义监狱服刑
·砸碎黑暗的枷锁,迎接黎明的太阳
·陈西母亲因思念儿子而生病住院
·黄燕明——悲哀的中国 苦难一生的父亲
·贵州卢勇祥创作《自由在召唤》声援陈西
·多名贵州异议人士受打压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喜结良缘
·中国民主党人胡明君先生即将出狱
·“六四”临近,贵州民众要求停止政治迫害释放陈西(组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纪念六四、勿忘六四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民因拍摄纪念“六四”活动被带走抄家
·六四前夕,多名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抄家传唤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大部分被带走的异见人士陆续回家,糜崇彪仍无消息
·贵州异议人士:今年六四监控力度更大
·黄 翔——绝不能制造第二个李旺阳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吴玉琴夫妇被软禁40余天后获释
·贵州民主维权人士卢勇祥等一批人士被严密监控
·异议人士及访民被打压 陈西狱中健康突恶化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密监控,陈西疑遭虐待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控
·18大前贵州异见者被严打 24小时跟踪通讯网络被控(组图)
·贵州刑讯市民致死 抬尸示威拘留7人逮捕2人
·吴玉琴——中共当局肆意践踏人权,残酷打压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3年贵州民权活动
·2013年元旦献辞
·廖双元被贵阳国保非法绑架后审讯
·贴身盯梢禁止互访 贵州人权研讨会仍遭严控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全部被控制,陈西母亲灵堂周围封路戒严
·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人权研讨会: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上访维权者胡银珍及周岁孙儿遭毒打关押(图)
·陈西——中国杰出的民主志士
·贵州残疾人被取消低保,上访遭殴打关押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唁电和敦促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唁电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致陈西先生张群选女士的唁电
·陈西被带回贵阳看母最后一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黄燕明——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记事”


    今年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颁布59周年。与前“两届”一样,我
    们期望“第三届”人权研讨得到贵州省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的理解和
    支持。在举办之前,我们与政府部门进行了沟通,同时也期望通过自
    身的行动来敦促中国政府对“公民权利”的尊重和保障,共同推进人

    权事业的进步。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自2007年10月22日开始以来,
    已就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奥运、人权等方面进行了多角度的探
    讨,取得了非常实际的效果和成功。但是,在人权研讨的过程中,有
    关部门对我们进行了恐吓、威胁、干挠和限制人身自由,并出现了多
    次冲击“研讨会场”的不愉快事件。
    2007年11月16日,贵州公民陈西、梁福庆、刘星亮、杜和平、黄燕
    明、陈德富、张重发、李仁科、曾先生……等在贵阳市河滨公园鸟园
    露天茶室探讨中国目前的人权状态。这个时候,刚参加完包遵信先生
    追悼会、为孙文广作竞选义工的陈西先生为大家介绍其在北京、山东
    两地的情况时!国保支队负责人连打三个电话,口气强硬地要陈西离
    开会场、并要求大家解散!陈西对他们说“我一会儿过去”,然后又
    继续介绍在北方的旅游经历。过了一会,贵阳国保支队的“三个人”
    凶悍地冲到会场并将陈西带走。此时,葛老实先生、方家华先生、莫
    建刚先生、曾先生也来到了鸟园,大家就当前一些社会问题以及诗人
    黄翔先生(流亡海外)的人权状况进行了讨论。此时,一些不明身分
    的人不断地游动在我们的周围监视、监听着谈话!树林中的便衣警察
    在没有征得我们同意(肖像权)的情况下,不断地对我们进行拍照、
    摄像!在这些人的故意干扰之下,大家不得不中断研讨,分别离开了
    河滨公园茶室,改在达德学校和其它地点继续进行。
    2007年11月23日,贵州民间女诗人涂女士为大家进行《人权与教育》
    的主题演讲,地点定在河滨公园旁边的“贵阳市老干活动中心”。下
    午2点钟的时候,我从河边的小路走到公园“图腾柱”中心点的时
    候,看见国保支队、南明分局、河滨派出所的人已在这里(这些人曾
    经见过面、认识)。今天,他们会不会“骚扰”涂女士的演讲呢?当
    我穿过老干活动中心的大门,走到原定的会场时,发现铁门不知被谁
    给“锁上了”,无法进入到会场里面!我四处找管理茶室的服务员,
    找了许久也找不到。我哀叹一了声!使用这种“手段”来阻止人权研
    讨,也只有在特色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才会出现吧!无奈之中,我
    退出了老干活动中心大门,到旁边的“鸟园露天茶室”坐下喝茶。
    2:30分,申有连、吴郁来了,陈西和陶玉平也随后到了,他们也说原
    会场的铁门被锁上了,进不去。有人说:“这是那些躲在阴暗角落
    里、存心搞破坏的人所为!既然进不去,那就把地点改在露天茶室,
    让我们与鸟笼中的“鸟儿们”一起鸣叫自由、民主、人权吧!这时,
    大家点了几杯茶,开始坐下来喝茶、摆谈。
    3点钟的时候,陈西为大家介绍去北京旅游,恰逢包遵信先生逝世并
    参加“追悼会”的情况以及到山东又巧遇孙文广教授竞选人大代表、
    他当竞选义工的事情。他谈到了山东警方如何侵犯人权,强制把他扣
    押在当地派出所,又如何被国保人员押送回贵阳的情况。在谈话的当
    中,陈西的手机不断在响。他接听后说是国保支队的负责人打给他
    的,对方要求他立即离开会场到大门口去!陈西掛断手机后继续介
    绍。讲了几句话,手机又响了起来,仍然是要求和催促他离开会场的
    强硬话语。陈西没有答理,继续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北方之行。
    3点半钟的时候,国保支队负责人和另外三人气势汹汹冲到了我们的
    旁边,吼叫声中强行把陈西带离了会场。五名身着正式“警察制服”
    的人又走到离我们五、六米远的地方,点了五杯茶,坐在旁边监听、
    监视着我们的谈话和举动,其中一人还用手机拍摄我们。这时,涂女
    士打电话告知原会场已经被锁上,问我们在哪里?我们告诉她,演讲
    地点改在鸟园露天茶室进行。涂女士和其它几位朋友相继来到后,主
    持人申先生宣布人权研讨开始。但当涂女人大约演讲了十多分钟后,
    坐在我们旁边的那五位警察走了过来。他们打断了涂女人的演讲
    ……!其中一个领头的对大家讲:“我们是河滨派出所的,现在奉
    ‘领导’的命令驱散你们今天的非法聚会!”他“强令”大家离开。
    这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驳斥他的无理取闹。我对这个领头的警
    察说:
      “公园是贵阳市民休闲聚会、谈天说地和喝茶聊天的地方:
      1、它属于贵阳市的每一个市民所拥有,不是你们派出所的;
      2、你不出示政府的‘正式文告’就要求我们离开公园,你的行
        为就是‘非法的!’;
      3、我明确地告诉你,公民聚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这是宪法赋
        予我们的权力,你有什么权力要求我们离开。”
    这几个年轻警察在理亏词穷之中,没有再强令我们离开公园,只是站
    在一旁看着、听着。大家也没有再理采他们,开始谈论起了中国的
    “经济形势”和“股市中”大涨大跌的不正常现象。一会儿,他们又
    开始无理纠缠,扰乱会场!这时,一位来参加人权研讨的“老阿姨”
    不停地向他们做思想工作……,且以身说法地用自身经历专制制度、
    没有人权的历史告诫他们!不要剥夺民思想、言论自由的权力!大约
    过了一个小时,警察口气变软地说:“我们是奉命令行事,请你们理
    解我们的工作,自愿离开吧”。是啊!这些年轻的警察(包括他的领
    导的领导)也是有良知、知是非的人,他们确实是在执行一件极其尴
    尬、迫于无奈的任务啊!是那些躲藏在“幕后”的最高决策者(顽固
    派)逼迫他们这样做的呀!有人暗中提议说,这些年轻人从警校毕业
    出来,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他们能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岗位也挺不容
    易的!他们作为国家执法工具,也是为了自己的饭碗啊!既然我们提
    出“朝野良性互动”的口号,双方这样“疆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互相之间总得有一个台阶下啊?不如从我们的实际行动先做起,“妥
    协地”换一个地方吧?咱们到河边上去坐坐,让他们与“领导的领导
    ……好有一个交待”。于是,大家离开鸟园茶室,一路上交流着、研
    讨着到了河边四方水泥磴上。大家又围坐在一起继续讨论未来中国的
    人权状态……。研讨之中,这些警察们又一脸无奈、但有笑容地跟随
    到了这里。此时,他们不再干扰会场,只是离我们十多米远的地方,
    围坐在一小贩面前吃起了臭豆腐干,一些人更在旁边打汽枪玩乐。此
    时,我们谈我们的!他们吃他们的豆腐干!双方之间呈现出相安无事
    的和谐场面。5点半钟的时候,一个人过来对大家说,散了吧,你们
    也要吃饭了,散了我们也好下班了。已经是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大家
    在约好下一次的时间、地点后,主持人宣布今天的人权研讨会结束,
    大家各自分散回家。
    2007年12月6日上午9点,一个自称是“国保支队”的人打电话找我。
    我问什么事?他说谈一点事。我说行,双方约定10点在小河“四方
    河”桥头上见面。10点左右,我准时到达了那里,但左等右等不见人
    来!此时,我心里面窝了一股火,打电话问国保的人到底来不来?作
    为政府部门为什么不遵守时间,这么不讲诚信!接电话的人回答说:
    “你多等一下,他们马上就到”。到了11点钟的时候,突然有人在背
    后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三个既不亮明身分、也不说名字、态度生
    硬穿便衣的年轻人开始问我:“你是不是黄燕明呀?”我说:“是,
    但我不认识你?”其中一个带头的人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
    你。”我说:“既然你们认识我,那有什么事,请说。”他开始问我
    生活怎么样、在什么地方工作啊、住在哪里啊的闲话。我说:“你是
    国保的,既然约我出来谈话,为什么不遵守时间?难道到了这里尽说
    这些无聊的事情?”此时,三名便衣国保“翻脸就象翻书一样快!”
    带头的人用蛮横的态度说:“黄燕明,我现在告诉你,不准你们
    ‘搞’,反正我已经通知到你,如果不听招呼要‘搞’,那我们就要
    强行制止。”我气愤地说:“我拒绝与你们进行这种不尊重人的谈话
    方式,曾经与你们国保的负责人谈过话,你们找我有什么事,请按法
    律程序走,不要随便侵犯我的个人权力。我‘搞’什么?我是在行使
    一个公民的权力,要抓、要关,随你们的怎么样。”我回家的时候,
    发现其中一个在后面跟踪。走到车站的时候,我跳上“公交车”,这
    个“尾巴”没有来得及跟上,被我甩掉了。
    12月7日,贵州人权研讨会按原定的时间、地点在十七中学旁边张重
    发家如期举行。参与人权研讨的有黄燕明、申有连、莫建刚、涂女
    士、周女士、廖双元、吴玉琴、陶玉平、吴郁、全林志……等人。当
    大家在谈话的时候,有三个自称“派出所”的人走了进来,说要进行
    什么社区“登记”?我们告知他,“主人张重发因为有事,大约要在
    6点钟左右才回来。你到那个时间再来吧。我们作为他的朋友,不能
    随便代他写。”他连忙说:“是的、是的,主人家不在,是不能乱签
    字的。”这几个人退出了房门后,主持人宣布涂女士继续进行上一次
    没有完成的《人权与教育》的演讲。当演讲快要结束的时候,张重发
    (6号的时候也被叫到市公安国保支队谈过话)回到了家里。他对大
    家说,他正在上班,国保支队的负责人打电话告诉他,现在有很多人
    在他的家里,要他赶快回家,并让我们赶快离开!如果不离开,他们
    要强行执行!涂女士的稿子刚刚念完,正是大家进行个人发言的时
    间。这时,国保支队负责人又连打两个电话威胁张重发!这时,有人
    提议到:“我们不要使重发太为难和有太多的压力,因为中国的人权
    是逐步推进、一点点争取来的,我们不要与他们争一时,而是要争长
    久。”取得一致意见后,大家开始离开张重发家。当我走到路边时,
    看见路旁停了好几部国保的车子,李仁科正坐在其中的一部车上(以
    谈话变相扣押)!廖双元叫李仁科一到走,但国保不让,说要和他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