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风雨楼
[主页]->[百家争鸣]->[风雨楼]->[武器的批判以后,才有批判的武器——有感于大陆互联网的完全沦陷]
风雨楼
·由凤凰网的无耻网管的表现看整个凤凰媒体的真实嘴脸
·李克强很可能要为中共国送终
·2008奥运会是中共国覆灭的前兆
·我看叶利钦
·胡锦涛的继位人必定要为中共国送终
·再论胡锦涛的继承人必是中共国的“溥仪”——共党国家无百年
·中共垮掉以后会怎样
·邓小平批判:不懂逻辑,只会胡扯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2017年是中共恶党的覆亡之日
·谈共产党的倒掉
·必须同时打倒大陆共匪汉奸集团和台湾民进党日奴汉奸集团
·什么才是孙中山的真正的错误——并谈所谓“反清反袁革命破坏君主立宪”的谬论
·我去热血汉奸浏览了以后的感想:有些人自称汉奸,其实就是支那人渣
·邓小平批判之二:以搞学生运动始,以镇压学生运动终
·1989年事件为何会发生
·在匪区的汉网为何发挥不了“振兴汉族”的作用
·第一步是灭共,这是先决条件,不达成这一点,什么都谈不上。
·中共匪帮是人类文明的重大威胁——中共匪帮的手法是渗透世界
·我为什么坚决反共
·我为什么坚持“躲政治化”的提法
·中共的所谓“民族主义”不是“大汉族主义”
·不能以任何理由阻碍和推迟推翻中共的革命的进行
·谈“中国人的素质”与中国反共革命的关系
·谈“训政”和“宪政”
·辛亥革命是伟大的文明革命——兼谈辛亥革命对未来推翻中共的革命的启示
·“政治权利”和“政治权力”的区别
·续谈“政治权利”和“政治权力”的区别
·1971年联合国非法剥夺中华民国席位,是联合国开始彻底堕落的历史转折点
·拆穿毛泽东的广为人知的谎言——“老师打学生”
·关于推翻中共以后的共产党问题
·武器的批判以后,才有批判的武器——有感于大陆互联网的完全沦陷
·论言论自由就是绝对的------驳“言论自由是相对的”说法
·中共有权利打台湾吗?
·“当家作主”
·美国没有“国名”——并谈汉语中与美国有关名词的误译
·先镇压后定性的“邪教”——关于法轮功的“邪教”问题
·讀水滸記:王倫之死
·谈中华民国的国统和法统
·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附一篇)
·中国大陆是中华民国的失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什么资格反对“台独”?
·可怜的大户人家【寓言】
·看琉球,比台湾——一论台湾“独立”不合法理
·从明清更迭史看今天中共的反“台独”丑剧
·大陆能否干涉台湾“独立”
·中国的分裂和朝鲜、德国的分裂的区别
·從劉翔神話想到的——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體育“佳績”的真相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能像满清一样征服台湾吗?
·余秋雨——无耻的时代中无耻的“文化明星”
·中华民国国旗绝不是以党旗代国旗
·联合国的不公不义——谈联合国非法剥夺南斯拉夫会员国席位
·习近平是给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收摊的
·姜(江)还是老的辣
·立此存照:戳穿小人“张平特拉维夫”的谎言
·国家建号不可不慎——隋朝迅速灭亡与其国号的关系
·中共国的寿数
·从江青到彭丽媛——中共国兴亡的循环性之一证
·十个君子不敌一个小人
·关于中国民族问题与网友的讨论
·人类的精神世界的三个部分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普京将出任太上皇
·从毁弃到利用——谈中共国重拾中华传统节日
·谈民族英雄关天培的民族成份及芦笛为何因为此事而恼羞成怒
·从胡紫微的名字谈网络信息甄别
·诺门罕战役——中国近代史的一个象征性缩影
·没有灰色的暴力——我对暴力问题的看法
·科索沃给“台独”的一闷棍
·科索沃“独立”问题与“住民自决权”
·關天培族裔考
·中共的“民族政策”是制造既被娇宠又被虐待的孩子
·余春秋正是丧失了人类最后良知的恶孽
·立此存照:“芦笛”等四个老流氓的丑恶表演
·一个余秋雨的奴才拥趸的丑态
·汉字的发展趋势是直线化,不是简化
·辛亥革命未能完全成功导致其后严重的历史顿挫
·道 和 德
·六書不敷用,應增第七書——漢字應當增加“反切字”
·消极道德与积极道德
·看2008年北平奥运会开幕式有感
·“有德者得天下”、“无德者失天下”这类说法的问题在哪里?
·有感于南奥赛梯战争
·从阎崇年遇袭事件谈起
·平议暴秦
·魔鬼是如何被涂上脂粉的——谈美化满清现象形成的原因
·圆明园被焚是谁的耻辱?
·是革命,还是改良?
·从大西藏理论看中共“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错误
·从加沙大屠杀想到杨佳
·谁赋人权
·答陈礼铭先生七个问题论中国民族主义
·南明皇帝的稱謂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君”指什麼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器的批判以后,才有批判的武器——有感于大陆互联网的完全沦陷

   我是从2002年开始上网的,有时候也偶尔在网络上胡说八道两句。
   但是近一阵子来,我很少在大陆网站上发言了。一是我今年5月以后找到了破网软件,可以进入海外论坛,在完全没有顾忌的自由的空气中,痛骂我痛恨的共产党。这必然会减少了我光顾国内网站的时间。二是,我在大陆也真发不出言了。
   当然不是说有人掐着我的脖子或摁着我的手,不让我发声或打字。而是那种带着千斤枷锁的文字,真是没办法写了。每次发言,都要绞尽脑汁,琢磨如何找到既能让 我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而又能保证我的帖子不被大陆网站的下贱管理员们删掉的语言。那种别扭劲,我想,是在海外的华人或自由国家的外国人根本体会不到的。这 不但是一种对自己的屈辱,而且是一种浪费不应当浪费的时间的空耗。尤其是,我终于发现,想要“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而又能保证帖子不被删掉”根本就是一个无 法达成的目标。语言和所要表达的意思是配套的,是严丝合缝的,是不能“磨合”的。想“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而又能保证帖子不被删掉”,最终结果往往就是,我 写出来的,已经不是我真正要表达的了。
   尤其是,我明显感到,大陆网络上的言路越来越逼仄了。我上网几年,在大陆网络感到的就是,言论自由的状况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在那种难以想象的逼 迫之下,被迫自律所带来的屈辱感和挫折感太严重了。有时甚至觉得还不如没有网络,大家还在毛泽东时代或北朝鲜生活,倒也干脆,因为无知无识倒也少惹闲气。 现在是,明知道美国人或台湾人是怎么上网的,我却要以另一种满清汉人剃头式的屈辱方式在大陆上网,委实是受不了这个气闷。
   现在的网络言论状况,不但不能和民国那种充分的言论自由相比,就是和前两年都比不了了。通过这几年上网的自我感受和观察,我明显的感到,06年不如05 年,07年更不如06年。至于明年,因有所谓奥运“盛会”,那种为力保胡锦涛在开幕式上能够稳定和谐的扯脖子喊两声,而出现的更加空前的网禁网删网管及其 衍生出的种种中国特色的丑剧会如何在“中特网”(不是因特网)上出现,更可以事先想象的出。

   在这种状况下,网络发言的棱角越来越钝,锋芒越来越暗,最后,其语言已经完全被扭曲。而语言是思想的表达,语言完全被扭曲,也就无从表达什么了。若说前两 年,网络言论,是石头下的小草,还能勉强长出一点来,不管那草多小多蔫,还确能让人们看到那确实是草的话,现在,则长出来的根本就不是草了。
   我自己在大陆网络发言,是越写胆子越小。当然不是怕被枪毙,而是怕被删除而已。前两年还敢写的话,现在竟不敢写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渐渐变成这个样子。
   过去,曾有人乐观的认为,可以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逐渐拓宽人民的言路,使人民的言论自由空间越来越开阔,这必然会推动社会政治的进步。一言以蔽之, 就是可以使用批判的武器这种软武器,轻松愉快的完成我们的社会的政治转型。这种算盘打得固然是很美好的,但必须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就是言论自由的空间确 实是能够越来越开阔。而胡锦涛执政以来的从上到下大大小小的事实完全证明了这种说法的虚妄。必须承认,胡锦涛的中国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互联网。中国的互联 网即使没有完全达到和谐社会的高标准,亦相差不远矣。过去几次成功的互联网干预社会的例子,例如孙志刚事件什么的,无非是中共在与互联网的战争的早期战役 中的小小的挫败而已。中共现在已经用高度成熟的技术控制和管理制度,向人们宣称,这种小小的挫败也不会发生了。不但网络干预孙志刚事件不会再发生,就是网 络干预厦门PK事件这类事情也必然会成为明日黄花。
   再认为互联网能够保障促进中国人们的什么,已经完全是不切实际的说法。在江泽明时代和胡锦涛时代的早期,或许这么说还靠点谱。因为那时互联网还有些残余的 角落是中共无法完全控制的。而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中共及其走狗已经向世人证明它们能完全控制网络,并且展示了互联网被中共彻底控制之后的面貌如何。
   大陆的“中联网”(不是互联网)已经没有什么积极意义可言。其所以互联网还能对中国起到巨大的进步作用,完全是因为有海外自由网络空间的存在的缘故。如果世界上没有因特网,而只有中特网,那么中特网就不过能起到一部电子游戏机的作用而已。
   事实证明,互联网不能带来民主自由,只有民主自由能带来真正的互联网。正如中国近代史告诉我们,中华民国不是因为有言论自由才存在的,而是因为有了中华民国,才有了言论自由。
   批判的武器已经完全失效,我们只能早点期盼着武器的批判。我认为我们应当承认,在大陆,已经没有言论自由为社会变革开路的可能,而只能期盼社会变革为言论自由开路。这社会变革,便是那可能被许多人恐惧、误解和仇恨,但又绝对不可避免的——革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