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杜导斌文集]->[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文集
·请允许我把道德自由裁量权留给自己
·思想的边界在哪里?代钟健夫出手,点醒陈永苗
·我所失去的只是做奴才的机会与资格--杜导斌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受奖答谢词
·获得“笔会暨诺威布自由表达奖”的答谢辞
·网络大选:一次民主的彩排
·“我”与年代无关__致王怡『关天茶舍』 “我”与年代无关__致王怡
·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新辩
·《曾国藩教子书》批判
·2002年3月22日央视两则新闻引发的极大不安
·2002年读书单之一--历史篇
·2002年读书单之二--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三--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四--史铁生
·CCTV的潇洒是人民的痛
·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
·黄喝楼主的自述
· 老蛋兄好——转帖《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
·Great ! “战略影响办”的倒闭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声援文章之七:【专访】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
·声援文章之九:【专访】甘冒风险愿作杜导斌律师的李建强
·声援文章之十: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声援文章之十一:大纪元专访鲍彤谈杜导斌以言入罪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五十年来民众积贫积弱的切身体验,使社会各界,首先是知识界终于认清了:专制制度之所以能够专横跋扈、为所欲为,根源与其说是共产党真理在握,不如说是沉默的大多数容忍了权力话语明目张胆的作伪。沉默无异于对言论自由权的主动放弃,而过分的容忍尤其使得独裁者以一面之辞大售其奸,造成大范围的盲听盲信盲从。因此,当前紧迫要做的便是:揭穿欺世谎言。不仅让盲听者识破所谓主义、理想、真理都是“诳人之语耳(陈独秀语)”,都不过是一层烟雾,烟雾下面只有独裁者居心叵测的笑容,而且力争让沉默的大多数起来说话。

    只有首先打破话语垄断,才有可能继而打破当权者对政治、经济、文化等等社会资源支配权的垄断。

    只有民众直起腰杆讲:“喂!当权的,你说的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的事要自己说了算数”。如此,底层民众的权益才有望得到保障。

    只有让民众自由地表达意愿,不受强权压制或歪曲,才是真正的当家作主。

    受人操纵的选举不是真正的选举,管理公众事务的官员不由公众按民主的程序、规则实行任免和监督,民主就不过是纸上谈兵,是分文不值的形式。只要国家还是专制和独裁者当道,社会的发展与繁荣就枷锁在身,公众的幸福就时刻面临遭到剥夺的危险。这是已为世界近百年历史一再证明了的规律。

    民主最大的优点是给“众生生而自由平等”一个制度保障。民主国家的唯一目的是促进全体社会成员实现自己的目标,并进而过上幸福自由的生活。没有哪一个集团或政党有权凌驾于公民的权利之上。用“主义”或“真理”作号召,提倡或要求、甚至强迫人民牺牲追求生活幸福的权利而去为虚无飘渺的“精神”奋斗的人们,其用心都是险恶的,或应该怀疑的。当我们从自己的生活出发,而不是从所谓遥不可及的理想出发,回顾和审视始于上个世纪的共产主义实验时,不难发现,所有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里,人民都是弱小的,国家都是贫穷的,政治权力和社会财富都无不集中到少数特权者的手里。在这些国度,人民在不断的奉献、奋斗,统治者则不受约束地发号施令。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邓小平,江泽民,哪一个不拥有超过帝王的权力?他们与平民是生而平等吗?不!他们错了,没有人可以纠正,即使犯罪也无法律可以制裁。他们一朝大权在握,不见棺材不撒手。而人民呢?除了服从,只有听之任之。

    52年前,五亿中国人满怀喜悦,眼里闪动着激动的泪花,载歌载舞迎接“解放”,以为从此凭劳动就可享有“当家作主”的权利,以为从此享有平等管理或参与管理社会事务的权利,以为从此享有人身不受非法拘捕、财产不受非法掠夺的权利,以为从此享有言论,结社,集会,出版,游行的自由,以为共产主义就必然结束一切黑暗,阴谋,贪婪,压榨,欺骗,独裁,贫穷,愚昧,落后,奴役,剥削,贫富悬殊等等邪恶,给中国以永久的艳阳天。

    但是,52年后,天堂的大门并没有为国人打开,许愿给人民的诸种权利都仅仅停留在纸上,占70%以上的人民仍然生活在繁荣表象之下的贫困之中,强权以种种理由对自由巧取豪夺,腐败肆无忌惮地将黑手伸向国家和人民的钱包。52年前的共产党不足百万,担负过全中国的希望。52年后,共产党膨胀到6400万,群众给予他们的,却是摇头,失望,诅咒,还有痛恨。中国的共产主义神话,经历半个世纪之后,泡沫般地破碎了。

    以为“六四”的怒火已被扑灭的想法是一厢情愿的。以为历史会忘却共产主义给这个国家造成的灾难的想法是幼稚的。以为公众只有任凭愚弄,更加可笑!我相信自己的写作不孤立。我相信,即使是在江泽民讲坛的下面和左右,对他讲话中的许多观点和材料不以为然的念头在很多头脑中都曾闪现过。怀疑已经动摇了专制的基础。漂亮话和强词夺理产生不了信念。大肆宣传加上压制不同言论也无法使谰言征服人心。更多人在心中感受到的,是对强迫灌输的抵触,对谎言不断重复的厌倦,也许还有对民意遭受几代独夫轮奸的羞辱和愤慨。孟子说:“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我之所以要对江泽民的讲话予以驳斥,并不是自命民主自由的孤臣孽子,不过是代反感者立言,将惯于向民众撒弥天大谎者的真实面目公之于世。

    因为在这个讲话里,我没有看到任何远见卓识。讲话的基调是因循守旧的,是企图再一次地用不诚实的手段沽名钓誉,是徒劳地希望博取舆论和人们的重新信任。在这个讲话里,江泽民像所有高高在上的君主一样,以人民的主宰自居,不知天高地厚地“规定了人们应该知道什么样的新闻,应该创造什么样的艺术,应该接受谁的领导,以及应该有什么样的思想”(美国前总统哈里.杜鲁门1949年语)。居然把最伟大,最值得尊敬的人民当成无能左右自己意志的可怜虫,将中国14亿人民看得无比的弱智,低能,无知和渺小,仿佛离开了他江泽民的指引,人民就不知该怎么自处,就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似的。

    江泽民讲话分四个大的标题,内容空洞,又臭又长,陈词滥调不绝于缕。为了节省篇幅,我将四个标题合并为两个大的方面,其一是共产党过去做了什么,其二是今后将如何做。现对其中的各主要分论点逐一批驳。

    一、 高估了中国共产党80年的业绩

    中国共产党的80年业绩,这些业绩的“价值”,特别是对建国后52年的贡献,无疑都被“牛逼”化了。建国以前的业绩不业绩不好说,最恰当的评语,我想还是“成者王侯败者冠”。建国后的通过比较即能说明问题。西德、日本、南韩、台湾等都是与中国差不多时候从二战后的废墟上起步的,当我们被带上歧路徘徊,有时甚至就是在自我破坏中走向了与人类进步相反的方向时,这些“非主义”、“非道德”、“非理想”的国家在短短的50年中却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我们后代的教科书上一定会写有这样的话“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历史,是一段错失了发展良机的历史”。我们之所以落后于日本等同期起步的国家,并更加落后于先期起步的美国等欧美列强,我们之所以不得不承受一次次惨重的人祸,并不仅仅是少数窃居国柄者的罪恶,而是专制政体本身给胡作非为提供了用武之地。

    首先,对“五四运动”的诠释曲解了历史。江泽民在报告中说:“从五四运动开始,中国工人阶级作为先进的社会力量崭露头角,同时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高举民主和科学的旗帜,为新思想新理论在中国的传播打开了道路”。稍有点现代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五四运动”的主角并不是工人,而是知识分子。连毛泽东都说过:“五四运动”的总司令是陈独秀。这场运动的发起者是北京学生,包括工人、商人、报人、职员、民族资本家、国民党革命家等在内的社会各界的参与将运动推向高潮。然而,比较其他社会力量,工人并不占据特别的地位。将工人定义为“先进”的这份荣誉,只是企图火中取粟的共产党宣传机器的格外垂青。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工人阶级在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中,不论理论上,人员构成上都从未占据过真正的领导地位。之所以对工人阶级额外“恩宠”,一个原因是少数狂热的马克思信徒按图索骥,另一个原因是煽起工人盲从,以作为武装夺取政权的炮灰,更主要的一个原因则是为了把“五四”的道义资源偷来为自己的不义政权所窃据。

    “五四运动”的精神并非“民主与科学”,而是民主、自由、人权与科学。对此,“五四运动”的旗手们如陈独秀,胡适,李大钊,鲁讯等人发表于1919年之前的文章中多有论述。陈独秀在发表于1915年的《新青年》第一卷第一号上的《敬告青年》中说过:“近代欧洲之所以优越他族者,科学之兴,其功不在人权说下,若舟车之有两轮焉”,陈独秀在这里是将人权与科学并列的。 “五四”所继承的衣钵并非仅仅只有俄国十月革命的“炮响”,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在同时期同样为中国精英和民众所信仰,并广为传播。中国共产党前28年与蒋介石争夺政权的血战历史,后52年以独裁、蛮干而导致国家更加落后的糟糕表现,早已再清楚不过地告诉我们,它不仅阉割了“五四”的精髓,而且背弃了它所标榜的“民主与科学”。

    第二,江泽民再一次重复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陈词滥调。通过电视,如今许多人知道,这个口号在1943年刚被提出来时更加充满狂妄无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20世纪以前的五千年文明史,21世纪及以后亿万年的中华文明都不会有中国共产党,难道中华民族就灭亡了或将会不复存在吗?中国共产党一贯以国家民族的救世主自命,并由此居功自傲地将党权凌驾于国权之上。可是,真正的历史事实是,决定抗日战争胜负的主体力量从来就不是共产党或其八路军、新四军,而是美国,国民党,苏联。对抗日战争,退一步说,即使把功劳全记在共产党的帐上,也没什么值得天天挂在嘴上神吹的。1945年3月2日的《新华日报》上刊载过一篇署名“新华社记者”的文章,里面说:“政权是流血得来的云云,这不是证据,只是一套流氓腔调”,拿新华社记者的这句奚落国民党的话来评价共产党的战功宣传,我们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大陆共产党的子民们如今谈论更多的不是平型关打掉千把人的“大捷”,也不是捣乱式的“百团大战”,而是没有日本人侵略,就没有共产党的坐大。打败日本后的中国,由国民党坐江山或共产党坐江山,在当时的一部分国民也许意义重大。但在现在看来,中华民国治下的台湾人不仅没有过着“被压迫被剥削的牛马不如的生活”,而且远较共产党治下的人民生活得自由,民主,富裕。他们没有经历饿殍遍野的1959年,没有经历暴徒肆虐的十年文化大革命,没有出现明争暗夺国有资财的遍地贪官污吏。国民党,李登辉有能力执掌政权,也有勇气退居在野,将属于人民的权力还给人民来自由选择。共产党,江泽民有这个胆量和这个见识么?一个为了一党之私不惜制造万马齐喑的可悲局面的野心集团,乞灵于昔日之勇来为自身渡金,在举国上下怨声载道的时代却还一味自吹自擂,以全国人民的救世主自居,试问:还有比这更聒不知耻的么?!

    第三,“中国是有五千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但人民当家作主,真正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命运的主人,只是在我们党执政以后才成为事实。这是中国人民社会政治地位的根本变化。中国实现了从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向人民民主政治的伟大跨越”。我不禁要问:人民当家作主了么?电视连续剧《开国领袖》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反面证据。镇压反对派的“三反”、“五反”,关闭上海股市,出兵朝鲜,颁布第一部《宪法》等等关系数百万人生命财产和亿万民众人身权利的国家大事,哪一件是由人民,或其代表作主?哪一件不是“人民领袖”,或其“们”说了算数?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逮捕“四人帮”,华国锋上台下台,赵紫阳上台下台,江泽民被扶上宝座并执政12年不说下台的话,哪一件人民作过主?即使是老百姓身边的小事罢,书记,省长,县长,镇长,厂长,局长的任命,地方财政支出明细,要老百姓出钱出力的工程,涉及人民财产一次二次分配的各项法规政策出笼,哪一件人民当过家?至于农村税费征管,人大代表选举,应当说这都是最该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时候吧,可哪一件不是用专制的手段解决?在在事实证明,在这个国家里,人民并没有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的主人。中国并没有摆脱封建专制的魔爪,人民民主政治只是镜中月,水中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