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杜导斌文集]->[力挺胡温的,可以休矣 ]
杜导斌文集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声援文章之七:【专访】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
·声援文章之九:【专访】甘冒风险愿作杜导斌律师的李建强
·声援文章之十: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声援文章之十一:大纪元专访鲍彤谈杜导斌以言入罪事件
·声援文章之十二:刘晓波: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三: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四: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声援文章之十五:刘晓波:不得不「从宽」的文字狱
2007年文章
·敦促全国人大法工委履行职责
·请求对《刑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宪法解释
·我所失去的只是做奴才的机会与资格——杜导斌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受奖答谢词
·吉炳轩有双释伽牟尼的手?
·公安禁止我离境是违法行政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我被从老家绑回应城市的经过
·请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履行法定职责
·人权纪录逐步改善就合理吗?
·力挺胡温的,可以休矣
·胡锦涛肚子里卖的什么药?
·距离九十公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挺胡温的,可以休矣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杜导斌

   

   从网络上的情形看去,最近胡温二人简直称得上炙手可热,国际上如此,官方如此,民 间亦复如此,连一向与共产党唱对台戏的海外民运媒体也是一片挺胡声嚣。与贬江潮流相映衬,胡温行情看涨。

   

   然而,挺胡并没有给人们带来预期中的好转。在对“胡温新政”一片赞许声中,黑暗势力大举进攻,持续一百多天的“胡温新政”蜜月中对网络自由的迫害是前所未有的:重判杨子立等四人,重判黄琦,非法关押刘荻至今,关闭北大三角地、世纪中国、不寐论坛、民主与自由等有影响的网站,国内言论空间更显逼窄。网络上的消息说明:“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中央宣传部近日突然高调地对传媒前一阶段的举动作出严厉斥责,中宣部并表示,要痛心决定,砍掉一批不遵守有关规定的传媒”。不管人们怎幺一厢情愿地将逆流全归罪于江太上皇,但这一切就在经常上网暗访民情的胡温眼皮子底下发生,他们如何便能洗脱干系?唯一让人们眼前亮了一亮的消息是据说胡锦涛将在七一讲话中宣布启动政治改革,但善良的人们寄以厚望的政改换汤不换药的可能性最大,其实质内容也许仅有三项:“1)党代表大会常任制;2)增加全委会作用;3)党内差额选举”( 安替)。没有一项与真正的宪政产生联系,在“党主立宪”下,人民仍然只配作看客和“共仆”。

   

   胡温接手不久,人气迅速升温,实得力于“萨斯”。“萨斯”对胡温的价值是双重的。

   

   对外,宣传工具从上至下赤膊上阵,全力宣传第四代“抗非典”,打造新的“魅力型救 世主”及其后援团。这一点做得最为卖力的要数CCTV,不顾观众浑身起鸡皮疙瘩,“殃视”在新闻节目中不断插播的抗非典主旋律,突出胡温等新的领盗集体,不过是江泽民作风的拷贝。在防治“萨斯”灾变中,依靠恐怖维系统治的专制威权再一次玩弄在恐怖中寻找“官机”的一贯手法,企图趁机把“萨斯”演绎成中国的果尔施坦因(奥威尔《1984》中的人物),企求在全民对共同敌人的恐慌中混水摸鱼,制造出团聚人心的机遇,挽救信用和资本均早已破产只是尚未清算的执政合法性。

   

   对内,如CNN所报道,“CNN中国问题资深分析家林和立最近发表文章说,更多证据显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正在通过自己开明形像快速树立威望”。在这篇消息中CNN称:“有证据显示,胡锦涛正在把防治萨斯变成对他个人效忠的运动。人民日报最近一篇评论说,防治萨斯将成为考察、评价和培训干部的机会。中组部用笔名写的那篇评论说,评价干部的标准之一就是他们是否在思想上和中央保持一致”,“消息来源说,胡锦涛也利用视察萨斯疫情的机会加强同广东、四川等地诸侯的个人联系。主要省市领导人都是江泽民和曾庆红提拔的。但江泽民派系中相当一部份人都间接对胡锦涛表忠心”。

   

   在此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人们注意,胡锦涛是中南海学大师,凭权术学和厚黑学获取现在的一人胯下亿人头顶的高位,不可能摆脱自己赖以存在的土壤。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把他想得太好,对其寄望过多。否则,会被他耍了的。胡温无丝毫贡献于民主事业而轻易就借“萨斯”事件站稳脚跟一事说明,他们不可能被你们玩而只会玩死你们。在保住统治地位和独裁权力这点上,胡江温是一体的,深谙权谋之学的三个六十岁以上的老奸巨滑不可能不清楚,他们联合的利益远大于分歧。胡江现在的关系,不是胡想进步而江尾大不掉,而是两人都不想背CCP“败家子”的“骂名”,都想极力维持既得利益阶层一统江湖的现状,袭用一句成语就是:二人是一绳上的两蚂蚱。从意识形态上讲,二人都是“除了党永远是正确的无休无止的现在,任何东西都不存在”(奥威尔《1984》)。挺胡抑江者们必须清醒,现在首先需要防范的不是江大胡小,而是胡江联手残害民主运动。

   

   我认为,对于民间力量来说,首要的是保持和增大对专制当局的压力,不要把民主成败系于某一人一派身上。不论是胡大哥,江大哥,还是温三哥坐台,只要他做有益于国家早日实现自由民主的事,可以给予一事一议式的配合,一旦他无视民众的人权,一旦他胆敢扼杀自由,他就是自由主义者抨击的对象。无论是谁,只要他为了安享权力宝座而牺牲民间的自由和权利,谁就是自由的敌人。

   

   2003年6月20日于蒲阳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现居中国。

   

   ---《观察》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6/22/2003 19:4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