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东海一枭(余樟法)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陆文文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拜读东海一枭大作──《不速之客偷访枭居经过》,我有以下看法。

   

    这七个毛贼估计夜郎衙役,否则在如此和谐的社会,堂而皇之开警车到小区“办案”,趁机做手脚,一般小偷是没这个能力的,即使黑社会也没这个胆。从失主没失窃重要财物来看,这种现象也不符合贼骨头的职业特征。另外,警车不是一般人所能搞到的,伪造警官证也有一定风险和难度。如此从容的做贼,预先伪造警官证,显得蓄谋已久,也只有衙役才能办到。对东海一枭报案的态度,不冷不热或拒之门外,也印证了我的看法。试想,要是有人真的冒用他们的名义作案,衙役难道不暴跳如雷?他们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假使此案今后不了了之,更可以确定衙役作案。至于国安,公安,还是总参作案,哪怕是衙门雇佣的人作案,这个没必要多计较,因为都是一路货,他们有时还开联席会议,成立领导小组,协同作战,谁作案都一样。

   

    在现场从容不迫逗留四小时,证明衙役对房主何时回家胸有成竹。当晚请东海一枭吃酒的所谓体制里的三个朋友,估计其中至少有个是线人。(还记得衙役是如何利用吃酒的场合抓捕孙大午的吗?)他们能拖则拖,吃酒马拉松,目的是为了赢得作案时间。只要一枭兄离开酒席回家,他们其中一个就可以打电话叫衙役及时撤离。一枭兄跟这些人来往应小心。为了安全,宁愿冤枉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强烈建议受害者将这三位都当作线人。

   

   

    动用七个衙役作案,说明这些衙役是些小喽罗,盗窃技术至多四级工水准。四人望风,三个做贼,真是劳民伤财!业务水平只配坐办公室打牌斗地主,上司派他们到番邦盗窃情报也不放心,只能在夜郎干点小差使,干点不上档次的偷鸡摸狗的活儿。这些人既不会飞檐走壁,又不会红砂铁砂,不可能是以一当十的大内高手!由此可见,这件事与人才济济的总参无关。按东海一枭现今的言论,总参也犯不着跟他作对。

   

    不过,登堂入室如此轻车熟路,证明这些人又是撬门开锁的老手。我猜测,在外望风的其中一位,是个老练的锁匠。入室行窃的三位,一位负责室内摄影并翻拍纸质资料,一位负责复制硬盘,一个负责搜查户主的秘密和隐私。如是希望这些衙役一专多能,既会开锁,又会摄影,又懂电脑,那是对喽罗的苛求。只有贪官才一专多能,既会贪污,又会嫖娼,还会养私囡。

   

    至于失主担心他们在室内安装摄像头、窃听器,这个嘛,我认为几无可能。因为东海一枭不是恐怖分子,对朝廷的批判,只是停留于口头言论,没有动刀使枪,双方关系还没到达剑拔弩张的程度。除非他们想偷拍枭兄跟枭婆的床上戏,复制成黄色光盘,以换几个铜钿。我甚至估计请一枭兄去拘留所住几天,他们都没兴趣。

   

    从失主家的锁孔里填塞胶质材料来看,作案有点公开和作弄的性质,显然要让失主晓得,并明白他们的厉害。这一举动有着向一枭兄示威和警告的意味。

   

    失去身份证,就是不能走出深井的青蛙,到了外地也开不到房间。联系以往不批准枭兄出国,从中可以猜知衙役也不喜欢枭兄在两会期间到处乱窜。浙江朱虞夫被拘留十天,以免他陪女儿去北京,同意胡佳去香港,省得他噜里噜嗦,维权报道个没完,也可以证明,此时衙役息事宁人的策略,就是将里面的赶出去,外面的不让进,最好能呆在原居住地,希望能顺利的开完两会。

   

    东海一枭说,“后来我已领到新身份证。”说明衙役志不在此,也有可能是为了洗刷自己的作案嫌疑。此事,极有可能是对枭兄的警告,希望他有所收敛,不要走得太远。枭兄也晓得,朝廷十分犯忌到天安门城楼大哭,哪怕写诗、嘴上说说。另外,枭兄处世傲慢,童言无忌,自称帝王师,要将元首关进笼子里,人家听了也不喜欢。

   

    失主对失窃的财物估计不足。他们不是为了身份证,即使为了身份证,也用不着花费四小时搜寻。我认为,行窃目的,是一枭兄电脑里的资料,衙役极有可能将整个硬盘复制,当然还有可能翻拍一枭兄的纸质资料,哪怕是女人给枭兄的情书。如果东海一枭像我的朋友那样给电脑设置开机密码,估计衙役的劳动量会十分庞大。

   

    东海一枭说,在这个社会缺乏安全感,我深有同感。我现在晚上睡觉一级战备,门撑得铁桶似的,床头还有根细铁棍。只要形势紧张,再朝独立笔会拳打脚踢,或宣布非法组织,我还要跟婆娘分房睡,并备只煤气甏放在床头边,最好再准备一桶汽油。真的,有生以来,我从没有安全感,有时饥饿迫害,有时政治迫害,有时经济迫害。现在信件,不管邮寄还是电子信件,都等于明信片,衙役随时可以查阅。电话手机也不安全,随时监听,有时还不让你接电话,欺骗说对方欠费无法接通。另外,线人又像绿豆苍蝇,老是围着你嗡嗡个没完。要是不小心,还像刘水那样掉进衙役构筑的陷阱。

   

    我想,要是我们只有隐私,没有秘密,即使上老虎凳、灌辣椒水,也交代不出什么秘密,另外,对安全感也没有太多的奢望,或者干脆将这个社会看作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我们或许会来得安全。

   

    江苏/陆文

    2007、3、4、

   

    求教:东海一枭文章说,有“一人拎一只大箱子”进大院,我不是内行,不是吃公安情报饭的,不晓得这大箱子派啥用场,恳请有识之士赐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