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东海一枭(余樟法)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前几日,老枭传来一文,原以为又是东海论道方面的大作,待打开一阅,不由大惊:原来春节期间枭府惊现不速之客光临。但奇怪的是,这些特殊的文职专业窃匪不掠钱财,不毁家私,也不恋书香,却直奔电脑资料而去。老枭回家蓦然

   "发现异常立即通知当地国安,要求展开调查……"

   

   

   作者 : 野火,

   

   

   發表時間:3/1/2007

   一、从今往后老枭没有秘密了

   前几日,老枭传来一文,原以为又是东海论道方面的大作,待打开一阅,不由大惊:原来春节期间枭府惊现不速之客光临。但奇怪的是,这些特殊的文职专业窃匪不掠钱财,不毁家私,也不恋书香,却直奔电脑资料而去。老枭回家蓦然

   "发现异常立即通知当地国安,要求展开调查……"

   其实,老枭的这些举报举动注定会无疾而终。殊不知现在老百姓都说咱这世道已经步入"警匪一家"的境界了,还用得着在他们之间辩出善恶之分吗?依我之见,还不如学美国人一招,权作"与时俱进"之策,去深山老林弄一把猎枪来,架在房门口,凡有来者不善之徒,举枪便射是也!这话虽带点玩谑味道,但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国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大家的记忆力还不错的话,就应该记得,许多年前的某一个夜晚,曾经有一个误入美国人房间的日本青年被主人当场击毙,事后日本这边厢舆论大哗,而美国那边厢的房屋主人最后却被判无罪。这就是美国,他有保护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庄严法律。这条法律不会因为对象的差异而变化。哪怕你贵为总统,违法了一样可以马上弹劾你。就像前总统尼克松一样。

   

   这次侵犯枭府的事件我看比那倒霉的日本人其实性质更严重。据说那日本人还是参加完一场party

   后无意误入美国民宅的,而这帮人却明显是有备而来的。他们不但鱼贯而入了房间,而且还是动了主人的宝贝电脑,甚至还很可能悉数复制或取走了电脑里面的私人机密材料,导致老枭不慎被迫泄露了包括"在自己家里做梦做爱养龟养气等各种私人活动"的家庭机密!这还了得?因为在老枭眼中,这比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还要严重得多!就像老枭戏谑的形容为他们已经"钻进我的裤裆里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于是,老枭无奈在愤怒和恐惧里度日如年地送走了这个春节。春节的欢歌笑语已属于别人,与他无关。因为他已经快笑不出来了。

   

   二、中共改革当学俄罗斯

   这件事让我想起近年来已有不少学者多次倡议将"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即"私人利益神圣不可侵犯"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中而当局至今死活也不肯将这条在民主国家看似普通在专制国家寸步难行的概念写入宪法的原因所在了。在西方立法那里,"私人",不是指公民、个人或自然人,而是专指拥有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个人和组织,他们通称为"私人所有权人"。而可悲的是,我们国家的公民还从没有看到在本国宪法上有这样的字句

   :"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其实也不奇怪,共产党人只要承认"私人利益神圣不可侵犯",那共产党就不能再叫"共产党"了。因为中国共产党自出娘胎起干的就是"共产",就是"国家利益、民族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就是"为了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牺牲少数人的眼前利益",就是"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共产党从获得天下始,依仗的根本价值观和原则就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全民族利益"、"少数人利益服从绝大多数人利益",而不是什么"平等保护原则"。从共产党的历史角度说,国家利益不绝对等于人民利益。这就像西方文明历来重视个人价值,而中国人却为了抢救国家财产如小羊羔、电线杆子而宁可舍弃生命的道理如出一辙。

   

   在与中共意识形态上曾经一如"同志加兄弟"的近邻国家中,只有同样曾是共产党国家的原苏联即现在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才真正落实了"私人利益神圣不可侵犯"的价值观。

   据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戴大先生在他写的《我们根本没有理由嘲笑俄罗斯》一文中指出:"如果单纯从物质堆积来看待俄罗斯的变革和转型,那么我们就会偏离真相。因为最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是看不见的,而这些东西恰恰决定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气脉。我们本没有理由嘲笑俄罗斯,相反我们该思考一下自己是否缺乏反思的勇气。"

   这里所说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显然就是中国现在刻意回避而俄罗斯已经逐渐走出阴影的政治体制改革。俄罗斯民族确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他们早已反思了斯大林、列宁,也反思了所谓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信仰。而我们连官方都不得不承认的十年浩劫——"文革"的人为灾难等历史罪错至今仍不允许在公共场合或官方媒体上进行认真的反思!

   

   是的,我们现在有什么理由嘲笑俄罗斯呢?现在的俄宪法已经明确规定:尊重、保护居民个人私有财产及其相应权利不受侵犯,并从宪法法院的监督职能和执行条款上作了相应保证。这是近年来俄罗斯社会普遍公认的一个基本事实。而且,俄罗斯人民也同时获得了新闻自由。其宪法规定,发行少于

   1000份的刊物,不需要进行任何登记。人民的言论自由受到宪法和《俄罗斯联邦大众传媒法》的有效保障。在俄罗斯联邦,已经根据这部法律成立了数千家私有的大众媒体,彻底取消了新闻检查制度。而且,俄罗斯在理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关系后,经济发展的速度已经非常惊人,但这点往往被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媒体有意无意地忽视:俄罗斯的经济已经连续经过了5年增长,人均

   GDP已突破3200美元(中国大陆是1000美元)。

   今天,在宪法框架下,俄罗斯政治日益成熟。出现巨大的政治和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大大降低,政治斗争也是在宪法的框架下朝着文明、和平与合法的方向发展。这是比一时一地的经济增长更重要的财富。俄罗斯现在已不是靠暴力,也不是靠领袖意志,而是靠着一次次的选票调整着国家的前进方向,宪政民主和市场经济制度作为其立国之基已经不可动摇。

   

   俄罗斯人已经选定了自己的游戏规则,即使这种规则不那么完善,但它总比一个有着克格勃半夜敲门的制度舒服得多吧?

   

   三、我们仍然缺乏安全感

   在现今的中国,我们看到的一个普遍现象是,不仅穷人没有安全感,就是富人也没有安全感。许多受邓小平之惠"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在他们带着肮脏的第一桶金赚得

   盆满钵满之后,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回馈社会,造福公众事业,而是想方设法弄几本海外护照,千方百计移民西方法治国家。人还没出事就预先做好撤退的准备了。即使连大小贪官们也缺乏安全感,成克杰、胡长清、陈良宇们事发后不都是一一查出家中藏有数本甚至数十本西方各国的护照吗?

   什么是内心的安全感?安全感就是相信自己能够处理任何事情、对未来抱有信心和希望。这是唯一持久的安全感,也是真正的安全感。安全,在人的需求中仅次

   于最优先、最基本的温饱即

   生理需求。在人的多层次需求中,安全和健康是人的最基本需求,而没有安全感,也就不可能创造和谐的社会和人文环境。只有普遍享有足够的安全感、稳定感、才会对这个国家萌发称为爱和归属的需求。

   

   现在,咱们老枭忽然间失去了安全感,于是他匆匆向胡总伸出求援之手。然而他的求援信连胡总外面的十八道关还没过可能就被卡在某个派出所的办公室里了!我所认识的国内不少自由知识分子也鲜有安全感可言,著名作家沙叶新在打电话时总是感到有另一只耳朵在偷听;甚至有的朋友走在路上也担心自己正在被人跟踪……而我也因他们的突然被骚扰而总觉得自己没有安全感,而且,有时这种感觉越来越浓地缠绕在我的身边……

   

   鲁迅说:"高等人向来就善于躲在厚厚的东西后面来杀人的。"(鲁迅《不负责任的坦克车》)。鲁迅实在有先见之明。如今厚脸皮的"官匪"们又像江湖大盗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威胁到小民百姓如老枭们的个人安全了,尽管还做出一副执行公务的样子长驱直入普通民宅。他们以为只要说是办案,别人就会沉默无语了。

   

   对此,我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二次大战以后,马丁·尼莫拉牧师这样告诫我们:

   "当初他们(即纳粹党)杀共产党,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今天,民众的言论维度及生存空间已与29年前的中国人权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世界民主化浪潮的不断冲击,中国人长期以来期待在宪法中确立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地位的愿望,终将得以实现。

   首发《自由圣火》3.2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一枭附言:因小见大,旁征博引,好文章。更正一点:电脑里箱子里书架上的资料被复制被盗窃,房屋里被安装了监视器和窃听器,到目前为止,仍属“怀疑”。除了身份证不见了,尚未发现丢失什么(有待过几天枭婆回家详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