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向胡锦涛总书记求援: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胡锦涛总书记:
   2007、2、15,有七个便衣趁我应邀赴宴之机、以办案为由毁门偷入枭居。门卫怯懦,虽作登记,不敢多问。我回来发现异常立即通知当地国安,要求协助调查,详情已写入《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一文,于笫二天午时交给来访的国安人员!
   

   国安坚称与他们无关,说估计是公安办案时搞错对象了。我请国安部门转达严正要求:即然是办案,公安方面补一个法律手续来;如果确实搞错了,向我作出负责任的解释、道个歉并陪偿相关损失。来访的国安表示会尽力斡旋,但由于部门不同不相统属,还要向上反映,让领导去协调。但至今近十天过去了尚无回音。难道查清公安方面是否搞错了办案对象居然这么难?
   
   曾向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反映情况,门卫坚决拦驾说“领导们全都开会去了”;曾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受理的小警官不耐烦地斥问道:即然怀疑是公安干的,为什么还来报案?令我哑然失笑。公安“作案”,难道就不能报案了?相反,如果确是公安所为,事态就更为严重。但国安告知,没有失窃,未达标准,不好立案。
   
   近几年来老枭无疑是国安“重点保护”对象。什么势力胆敢如此放肆,竟然绕过他们动用公安在枭家“动土”?何以对我的行踪摸得一清二楚,时机把握那么准?此事与当晚宴请我的三个“体制内朋友”有无关系?所办何案?近4个小时“呆”在枭家干些什么呢?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个谜。
   
   公安形同窃匪,哪怕是为了办案,这样做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也非法律所许可。当地公安部门“小鬼难见”,国安部门又支支吾吾似很为难(我本来对广西方面有某种程度的信任感,这次也丧失殆失。从这件事看,他们对我不是诚信有缺,“欺之以方”,就是能力有限,“保护”无方,两者必居其一),在下挡不住黑手又找不到鬼影,万般无奈,只好向最高领导人兴师问罪并要求解谜啦。
   
   胡锦涛总书记:古人说得好,位高则责重。尤其目前中国还停留在人治阶段,作为党政军一把手,各行各业大大小小官员的胡作非为,你都要负领导责任。广西“小鬼”鬼鬼祟崇偷入枭房,不管是哪条道上的,代表哪一股势力,总是“阎王”的辖下。
   
   公安所为,等于是钻进我裤子里来了。“竹林七贤”之一刘伶,常沈湎於酒中任性胡为,甚至光屁股在屋中走来走去。人见了讥笑他。刘伶说: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衣裤,诸君何为入我裤中?(据冯梦龙《古今笑》)。在现代社会,房屋作为个人财产更是受到法律的保护,并且与个人的自由、安全和尊严息息相关。就象某西方诗人所写:哪怕一个国王站在门前也可以不开门。这是他的权利。
   
   我为一大事因缘而来,法轮三转:已转民主自由,正转中华文化,三转东海之道(尚未正式开始)。欢迎各门各派包括中共深入调查和了解我、了解我的道并开展深入的义理批判。您手下的“牛头马面”只要依礼求教,我也会尽量回答他们的问题,满足他们的要求。我希望言论问题言论解决。即使一时还不能取消言论罪,至少在办案时依法而行,拿手续来,不要学习窃贼、效仿克格勃偷偷摸摸的,那样太下流,太令人厌恶!
   
   尽管老枭事无不可对人言,但并非大喇叭事事都要对人言,言不言要由我自己掌握主动权,且总有些与国家安全无关的个人隐私不希望为他人所知,如情书情诗,师友们的来信及其地址电话等。现在我怀疑电脑里箱子里书架上的资料被复制被盗窃,房屋里被安装了监视器和窃听器。难道今后我要被迫生活在毫无个人隐私、安全和尊严可言的家居环境之中吗?难道我在自己家里做梦做爱养龟养气等各种私人活动都要受到国家政权的窥探吗?难道枭婆争风吃醋的枕边之声、情人打情骂俏的浴室之语都要被毫不相干的外人听去?娘希匹!
   
   据说《把胡温关起来》、《我要到天安门城楼上大哭一场》等许多枭诗惊动了上面。宪政为笼,文化为笼,顺乎文明潮流;天安门城楼,乃是公共场所。我要做的这“两件事”(尽管仅仅是诗人狂想而已),或许犯忌,却不犯法。而今有关部门的行径,却是现行法律和现代文明都不许可的。既然“小鬼”们迟迟不肯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向“阎王”公开问责了:为什么纵容“下面的人”钻进我的裤裆来?顺便再问一句: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枭婆未归,我尚未发现财物失窃。但最基本的人权和尊严受到了粗暴侵犯,我丧失的是比财物更重要的基本的公民安全感。公民没有安全和尊严,国家安全和尊严就没有本!枭犹如此,人何以堪?胡锦涛总书记:如果他年有暇又有缘,欢迎光明正大登门拜访,谦下虚心向我求教。如你有兴趣我也有(哈哈哈),我可以会将大半辈子证悟到的有关政治、文化以及养心养身明心见性等各方面的妙道倾囊相授。但是现在,您有责任和义务把我丧失的上述的一切还给我!
   2007-2-23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2-23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