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东海一枭(余樟法)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东海答客难(383---387)

   

   383小生氏:据说你平时待人温和敦厚谦让有礼,而且沉默寡言。到了网上却傲慢狂妄滔滔不绝表现异常,怎么不一致呢?哪一个老枭是真的?

   东海老人答:

   我对儒佛道及西学诸家精义详剖细辨锱铢必较,既求其同求辨其异;在大是大非前面,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寸土不让毫厘必争;对于矫乱错谬的观点和帮闲帮忙的言论狮吼棒喝不留情面。一些明显地虚妄颠倒、德智双残的人物,如果惹到我头上,并不一定退让,有时顺手就收拾了…。如果认为这样的性格特征和表现是傲慢狂妄,我倒觉得“异常”的是你。

   

   我的品德性格网下网上并无不同。之所以看起来不同,是因为网上网下“场合”不同,“示现”有异。在日常生活中,亲友圈子里,很少遇到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难得碰上虚妄颠倒的人物。亲友交往,自当温和敦厚谦让有礼,也不必讲什么大道理,何必多言?何必刻意施展戓表现精深的思想文化内功及性格中阳刚巍峨的一面?偈曰:

   

   平时温良恭俭让,弘仁卫道绝不让。

   尽我心性听天命,一剑纵横谁敢挡!2007-12-28

   

   

   384东海之友:你在《自勉诗二首并序》的序中写道:“有一个古德在临终时,对他的弟子说,多么可恨啊! 事情的结局,根本不合我的期望。弟子问,你原来是什么期望呢?古德答道"我向来都是这样祝祷的:希望一切众生的痛苦,像一大片黑烟一样,都能集结到我心中。可是,现在浮现在我眼前的,却是净土的景相。这根本不是我原来所想的。”这位伟大的古德是谁呀?

   东海老人答:

   他是藏密的一位上师,名叫恰可瓦格西。正读友人寄来的索达吉堪布《破除邪说论》,其中对这位有略介,摘录于左共赏吧:

   

   “作为西藏施受法最伟大的上师之一的恰可瓦格西,以自他交换菩提心的力量使得很多麻风病人都得以痊愈。他一生中非常注重菩提心的修持与教授,并且一直热诚祈祷自己将来能转生到地狱,好救度于其中受苦受难的众生。不过临圆寂前的梦兆却暗示他将往生到一个清净刹土,格西因此而感到万分失望。于是他便热泪盈眶地乞求弟子们去祈祷诸佛菩萨,希望此事不要发生,希望自己的愿望能得以实现……”2007-12-27

   

   

   385混沌氏:有了网友写了篇《亦谈“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蛮有道理的,值得参考。其中写道:就思想领域而言,人的本性的善、恶,实在无战可开。如存开战之意,必有求胜之心。然而,这种论争是不可能得出胜负判断的。这一论争已经历了二千多年了。如果能有胜负的最终的判决的话,我想结论早就该有了,哪还需要我辈来争鸣?…在思想交锋中有求胜之心,实际上还是出于追求思想的统一。总企望着有朝一日用自家的思想来统一中国人的思想。

   东海老人答:

   想起索达吉堪布《破除邪说论》中的一段话:真的勇士只信仰真理,他绝对不会沉醉在自我的毒酒中不能自拔,以致把自己醉酒时的丑态当作世间唯一、最好的表情而到处宣扬。

   

   根据所引这段话,你的网友对人性论的重要性、性善论的真理性毫无认识,对包括自己在内的人类心性之奥妙毫无认识,把思想交锋归因于求胜之心,并从中“发掘”出“追求思想的统一”的动机,即茫且盲,与“把自己醉酒时的丑态当作世间唯一、最好的表情而到处宣扬。”者无异。

   

   而你对他“醉酒时的丑态”赞不绝口,最基本的识别能力都欠奉,真瞎眼汉也。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我有必要听你的话从头到尾去参观“丑态”么?2007-12-27

   

   

   386九曲澄:性善性恶,欲究根论底,须回到源头上来。“无源徒空喊”!四恶少杀人的恶行是现象,非本源;正如食子是现象,非本源。母性才是本源,无数计惊天地泣鬼神亲情爱情友情的综合才是本源——在在都指向了性善。(摘自《九曲澄:性善性恶浅见》)

   东海老人答:

   九公大作《性善性恶浅见》所言大致无误,“性善性恶,欲究根论底,须回到源头上来”,很对。但一些话不确,如“四恶少杀人的恶行是现象非本源”之类(道到高处、言及精微,怎么说都难以确切,我也只能勉强而言)。

   

   恶行是现象,但恶行发自恶念,恶念源于习性。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性是根深啻国的,可谓附骨之蛆,极难驱除。不要说别的,一个人的各种不良癖好,包括烟瘾酒瘾等,都是习性使然(习惯就是习性组成部分),要改变之,是多么难呀。

   

   《涅槃经》云:“迦叶,世间众生有三种病极难消除,一谤大乘法,二造五无间罪,三生邪见。此三病极难对治,声闻、缘觉及菩萨亦不能除之。”这三种病,皆习性所“生”也,连菩萨亦不能除尽。

   

   在世俗的层面,习性也可以说是本源的一部分。我对佛教的认同度不如儒学,就是佛教陈义过高,必对一切习性干干净净连根拔除才算佛果圆满,比儒学相比,不够“人道”和“人性化”。

   

   与其说习性极难驱除,不如说极难转化更准确。因为并非本性之外另有习性在,两者的关系是非一又非异的。习性虽非本性,却是本性的“作用”与“表现”之一。可以说,习性属于本性的“恶性发作”。

   

   佛教说烦恼即菩提,烦恼一转就成菩提心了。烦恼相当于习性,菩提相当于本性,习性转过来,本性就发露了。关于人性问题尤其是习性转化之难,我在“东海难不倒”系列374答虚怀若谷网友中有所陈述,可参考。2007-12-27

   

   

   387天高任鸟飞:一方面,高人不高人的,不见得就必得按枭兄开立的标准去衡量。另一方面,要是都像您这么干,仅仅纳税人负担这一块,就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倍,平添生民苦楚。监控的花费,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多说,各行其是,来日方长。

   东海老人答:

   “高人不高人的”,见仁见智。老枭自有标准但绝强求别人认同。但这“另一方面”的话,我怎么觉得你“聪明”过头了?

   

   你的意思,我反专制反特权言行是让“纳税人负担”“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倍”。

   为了减轻“监控的花费”不至于“平添生民苦楚”,我应该“乖乖”地听党的话才对?2007-12-27

   

   标题采自枭诗《自题示网友其一》。原诗:沉沉铁屋锁年年,高压严封透气难。网上惊闻风又紧,潮头忍看日将残。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纵燃孤胆向天掷,天阴依旧雾漫漫。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28] 修订:[2007-12-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