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一

   日前,草根在“独坛”提了一个问题:

   

   如果摘民主桃子的是中共高官,谁还有兴趣搞民运?他说:如果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热热闹闹的维权运动,搞到最后的结果是从中共高官里面出来一个人,摇身一变,就成了民运领袖,成了民主中国的总统。然后他提拔了一大堆原中共高官和太子党。由于中共高官掌握着大量的媒体资源,名声很大,而海内外民运早已弄得名胜狼藉,在金钱上也远远不如捞饱了的高官,就是竞选的话,也肯定输给那些原中共官员。这些人通过弄几个新党,比如共和党,和平党,和谐党,就成了占主导地位的政治人物。也就是说,民运人士到头来谁也捞不到好处,捞到好处的都是原来的中共权贵。然后有些不满的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煽动人民反对新政府,结果以叛乱罪被扔进监狱,因为反对的是民选政府,被扔进监狱在国际上也没有多少人声援。我觉得这是最大的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诸位民运大佬还有兴趣搞民运吗?

   

   洪哲胜通过颇为中肯的利弊分析认为值。他的理由是:在专政下追求民主,代价太大。如果有了一个民主的开端,即使中共的头人照样当领袖,但是,人民有权选举;有权罢免,有自由言说,结社等等,民主的进步阻力小得多了!

   

   洪哲胜说到点子上了。但我觉得草根问题很有意义,值得深入探讨,故想从其它的“点子上”略予分析。

   

   二

   首先简析一下“民运人士到头来谁也捞不到好处”之类判断的失误。

   

   关于媒体资源问题。媒体是变数最大的一种资源。由于缺乏真实、违悖真理、逆对时代潮流,一旦失去了特权的支撑,中共高官掌握的大量媒体资源,很快就会失去目前大量受到强制被迫“消费”的庞大的“消费群体”,从而很快变成负资产。

   

   关于民运名声问题。如果是“由于中共高官掌握着大量的媒体资源”、通过大量的歪曲诬蔑和谎谣而造成“海内外民运名胜狼藉”,那根本不足为虑。只要媒体开放,真实信息广泛披露,狼藉的名声重新龙腾是指日可待的事。其实多数民众心中自有一杆秤,民运最坏,整体上也不会比中共更坏,就是现在,民运怎么“名声狼藉”,也不会比中共、比“捞饱了的高官”名声更狼藉。

   

   关于金钱财力问题。虽然民运目前“在金钱上也远远不如捞饱了的高官”,但金钱是“流动性”最大最难“持久垄断”而又最“势利”的东西。中共一旦失去专制特权,对社会财富乃至自身“党产”的控制力必急遽衰退。

   

   留下来的那些“捞饱了的高官”,除非为民主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才可以取得“摘桃子”的资格,不然,不排除他们为了自洗恶名“东山再起”而“牺牲”金钱的可能。

   

   综上所述,一旦民运成功,民运人士竞选的话,不一定输给那些名声狼藉的原中共官员。如果原中共官员想“通过弄几个新党,比如共和党,和平党,和谐党”,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政治人物”,那要有大功于民才较有可能的。

   

   三

   其次,我想根据儒家原则,从个人的角度、即个人利益与道德的层面谈一谈这个问题。

   

   对于社会、国家和民族,民主是一种大的、全局而根本的利益。但在个人角度,民运人士追求民主,不是做生意,不是投出多少就要在利益层面收回、加倍地收回多少。从某种意义上说,民运人士的 “报酬”,在追求、推动民主的过程中就已经得到了。这个“报酬”,就是人格尊严的建立、人生价值的实现。

   

   我想,真正的民运人士并不是为了自己摘“权力桃子”才有兴趣种树的。独评网友说得好:只要能够获得生存发展机会,捍卫做人的尊严,自由择业不受限制而体现人生价值,当然值得!无论谁当政,民主政治的特点是人民主权,人权、个人自由、选举权力都有了保障,这是巨大的社会进步,岂在于一时个人政治利益的得失?

   

   至于民主实现之后,如果谁有兴趣参与竞选而获得成功,当然好。即使“摘民主桃子的是中共高官”,对于民运人士也没有什么损失,一样享受民主权利,一样在自己栽的树下乘凉吃桃子----不要把民主桃子狭隘地理解成权力、总统之类帽子。

   

   不管谁摘了总统之类桃子,都不影响广大同胞、更不影响民运人士及其至亲好友享受民主果实。偈曰:莫管谁摘桃,先把树栽上。先种下桃树,人人有希望。谁摘到桃子,大家都齿香。

   

   四

   至于草根说“有些不满的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煽动人民反对新政府结果以叛乱罪被扔进监狱”,那种预测是荒唐的、违反常识的。正如黄慈萍所说:美国每四年就有一次“煽动人民反对政府”的机会。

   

   有个叫梦邦的网民对草根说:“草民想进中南海当总统,就只有指望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似乎搞民远就是为了“进中南海当总统”。这种想法与历代帝王及中共“打江山坐江山”的思路一脉相承。这种人的思想境界,连古代许多“功成拂衣去”的各种“帮忙”人士都差得远。民运志士云乎哉?不如叫民运商人、民运投机客吧。

   东海老人2007-12-27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27] 修订:[2007-12-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