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东海难不倒(260---267)

   260东方党首:飞船不用识海。什么破诗,也好意思在文坛上摆?飞船根本不用识海!!!凑合着吹吧-------原以为东海一鸟是一流的,看来还是过去的日本货!(评枭联《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任凭晓波、大波、锒波、金波、剑波、孟波、没有水,哪来啥波?不管客船、渔船、战船、贼船、油船、神船,不识海,都是小船!)

   东海老人答:

   拙作是联非诗。调侃中有善意更有深意。

   联中“水”、“海”,可以指民众和我自己,但我本意,是用作文化和道德的象征的。我认为,道德是广宇悠宙间最根本的东西,它是文化之根、政治之根、科技之根、人类社会和个体生命之根。任何追求、理想和事业,包括民主自由大业,都应该扎根、奠基于此。

   如果违背了道德这一大经大法,文化必然低俗粗陋、政治必然阴暗反动、科技必然遗祸人类;如果违背了仁义原则良知律,个体必然颠倒邪妄,社会必然丛林野蛮。任何追求、理想和事业如果以“摆脱了道德约束”为荣耀,就象不识大海的船一样小小,又象没有水的波一样虚幻。

   影响最坏、危害最大的不道德是政治的不道德、制度的不道德,这是东海之道要首先加以反对的东西。作为反对不道德政治和制度的主要力量的民主自由人士,不仅自身应该具备相当的道德修养和人格魅力,还应对道德问题有一定的认识。遗憾的是,自由队伍这样的人士太少了。我常感诧异,一些我以为的常识问题,普通知识分子糊里糊涂,怎么自由人士也不明白?是他们智慧太低、这个时代太低,还是我高出太多?

   不能入海,还想飞天?不识大海,能飞多高?科学的发展有其不可超越的“秩序”,

   “飞船不用识海”是表面现象。不过俗眼皆重表面,改飞船为别的船吧。请参:

   任凭晓波、大波、锒波、金波、剑波、孟波、没有水,哪来啥波?

   不管客船、渔船、战船、贼船、油船、神船,不识海,都是小船!2007-12-4

   261丰润姜子:和东海老人七绝-抒怀:万物从来有本神,寻寻觅觅要归真。山东古圣尼山孔,苦尽千般得一仁。(枭诗:不拜空王不拜神,可怜杨墨欠圆真。尽心别有光明道,旗展吾家大字仁。)

   东海老人答:

   和的不错,格律、意蕴皆不错,结尾尤好,深得我意。“苦尽千般得一仁”,这个“仁”字,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内圣为德,外王为政,可谓彻上彻下、里通外合。把这个字吃透了,儒家的全部精神、佛教的大半精华,都掌握啦。

   一点小暇疵:寻寻与觅觅,山东古圣与尼山孔,词意重复。小诗下字,以一当百,宜尽量避免字意重复。2007-12-4

   262大惑氏:德兰修女说:“你今天做了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那样的话,做善事还有什么意义呢。

   东海老人答:

   做善事最主要的意义就在于“做善事”本身。助人为乐,乐在“助人”。

   仁善是人的本性本能。当你做小善事帮助他人、做大善事造福社会的时候,你的内心必然是平静怡悦的。这是你的本性本能得到了满足。与这种内心的满足怡悦比起来,外在的“后果”如何,别人回不回报、记不记得,根本一点不重要。

   人有恩于我不可忘,我有恩于人不可不忘。为善求报是很小市民、很市侩的表现。

   另外,不要以为“你今天做了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你就杨白劳了。善有善报的良知律是宇宙金律,只不过善恶因果错综复杂之至,非人心所能计算。“你今天做了善事”,所得到回报有无数的可能,不在于人们明天还记不记得。

   即使做了善事却得来一时的恶报,也不必灰心。且不说佛教的“来生”,来日方长,焉知“恶报”非“善报”之所伏?焉知“恶报”非“善报”之特殊表现?

   德兰修女说得好,“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至于别的,做善事不是做生意,不要算得那么“清楚”(其实算不清楚)。顺其自然吧,让给“天算”吧。2007-12-4

   263东海之友:燕逸铭网友说:“老枭这个人,一身傲骨,一身反骨,每走笔叱骂,辄惊风动雨。本以为以近年网络扫荡如此悍劲,金盾工程又如此万无一失。老枭早已该打入十八层地狱,枭骨无存了。不想今日拿狗狗竟然又翻出他的几片旧作,重睹之下,大叫快哉。遥想当年在紫丁香初次拜读其大作,如今弹指一间,岁月冉冉,三年又过。逝者如斯,天地悠悠,令人常生叹息。”有何感触?

   东海老人答:

   多谢牵挂。易经的易有三义:变易、不易、简易。

   宇宙万物,一切都在变。老枭现“变”成东海老人啦。这个“老”,是老成的意思。以前虽“每走笔叱骂,辄惊风动雨”,但思想有漏、文字尚稚,可一惊俗眼,无流传价值。有句成语叫人书俱老,现在的我才是“人文俱老”,现在的东海之道,才是穷高极深的“无上无漏之学”。

   一切都在变,但天地间有不变者存。仁道之生生不变、良知之赫赫不变,老枭为人为文的诚真不变。即使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枭骨无存”,枭心之光明不变也。

   2007-12-4

   264雪峰:东海一枭说“对于中华文化特别儒佛正道而言,凡是‘心外求法’的都是外道,上帝信仰属于典型的外道。”说这话,东海一枭已经俨然成了一个“大法官”,如果让你登上“宝座”,无数的冤案将被铸成,什么正道外道,道本身没有内外,“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人类的许多苦难和冤案就是像东海一枭这样分正道外道的人们造成的。(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东海老人答:

   请整句话完整引用。我说过,“对于中华文化特别儒佛正道而言,凡是“心外求法”的都是外道,上帝信仰属于典型的外道。”接下去我还承认:外道不一定就是邪的,也可以是正道正教(只不过正的程度有限)。

   我多次强调,基教是正教。我会在义理层面就其不足之处予以批判或商榷,但

   以儒学为代表的中华文化以仁为本,大肚能容。基教传入中囯以来,一向颇受尊重。在目前这个大转型的历史关键时刻,基教更是中国自由化道路上的一支重要同盟军。对此我们不仅承认,并且欢迎基教在神州大地广泛传播。

   针对各种外道,中华文化将堂堂正正地以更高的义理、更高的文明取胜。

   且调汝二联。虽语含戏谑,其中有深密之意在,汝细参之。联曰:

   其一

   赫日当空,冰熔雪化汝何在?

   大潮卷席,襄陵怀山我如来。

   其二

   难经烈火,难抗赤日,难敌春风,无根无己,何物雪峰徒自大;

   不择小溪,不拒大江,不辞暴雪,大量大德,谁知东海最情深。2007-12-4

   265雪峰:在无神论眼里,“老子天下第一!”一个心中没有上帝的人,可以无法无天,横冲直撞,人类史上所有的专制体制的基础理论就是无神论,人类史上的每一个暴君都是无神论者。虽然有些嘴上有上帝,但其内心深处是无视和漠视上帝的。如果“东海之道”中没有关于上帝的知识,这套东西最终又将是产生专制和暴君的又一理论基础。(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东海老人答:

   东海之道是仁义之道、文明之道、良知之道,哲学上张扬人本主义,政治上汲摄民主主义,不论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是“专制和暴君”的坚定反对者。

   良知是人人具足的。只要根据内圣学的要求努力“致”之,人人都有成人成德、大放光明的机会。一个心中没有上帝但致得了良知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但绝非“老子天下第一!”绝不会无法无天横冲直撞。

   没有“神“或神权的约束,历史上的统治者或许容易成为暴君,但高高在上的“神“或神权的约束,终究是靠不住的。自由制度的建设与道德良知的提升,才是现代文明大厦的支柱。这才是“让全体人类能够和谐相处的价值基础”、而不是臆造虚幻的“上帝”。另外东海之道无神无上帝但不是唯物主义,这个问题我论过多次,不赘。

   还有,“东海一枭反上帝由来已久了,反上帝就是做人最大的“逾矩”,反上帝者不知天高地厚,洋洋得意中彰显着自己的愚昧无知和愣头泼皮习气,若反上帝的谬论常常招摇于网络,必然误导众生,走向专制和邪恶。”

   这类傻话“布”于网络,我都替你臊得慌。依照你的逻辑,也可以说:雪峰反儒由来已久了,反儒就是做人最大的“逾矩”,反儒者不知天高地厚,洋洋得意中彰显着自己的愚昧无知和愣头泼皮习气,若反儒的谬论常常招摇于网络,必然误导众生,走向专制和邪恶。

   -----中共反儒反中华文化在文革达到高潮,比古代君主专制的专制邪恶程度高了无数“度”的现代党主专制,也是在文革发展到高潮的。2007-12-4

   266雪峰:东海一枭对上帝毫无认识,他对上帝的概念只是道听途说,自己从来没有静下心来感悟上帝的存在,没有直接与上帝对过话,更不知道上帝不是神,神不是上帝,《圣经》旧约中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上帝,一味地反!反!反!反什么呢?虽然他的反没有实质性内容,但是,却对其他人认识上帝造成了障碍,蒙蔽了其他人的灵眼,所以,罪莫大焉!

   东海老人答:

   浩气可养,良知可致,真心可悟(浅则解悟、深则证悟),吾儒之仁义道德可以践厦可以实证可以在日常生活与社会实践时时处处体现出来。你的上帝呢?

   《金刚经》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如果你确实可以“感悟上帝的存在”、“直接与上帝对过话”,很不幸,那只说明你病了,病得不轻,幻思幻觉,已走火入了魔境。“上帝”已对你造成了障碍,蒙蔽了你的心灵,所以,“不幸”莫大焉。

   至于你说“上帝不是神,神不是上帝,《圣经》旧约中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上帝”,这是你基教的“家务”,你们自个儿争去吧,呵呵哈哈。2007-12-4

   267雪峰:东海一枭反上帝已经严重“逾矩”,违背了孔子教诲,违背了儒学宗旨,请悔过自新,不要再当“齐天大圣”了,否则,五行山下五百年是免不了的。不要逾越事实、人性、科学、上帝这四大矩。

   东海老人答:

   这叫混扯。孔子教诲是“为仁由己”而不是“为仁由上帝”,儒学宗旨是道德良知而不是上帝信仰。你本文(《东海一枭严重逾矩》)开头说:“东海一枭是儒家理念的继承者、捍卫者、发扬者、光大者,他倡导的东海之道以儒学为核心,兼纳佛学和道学,融涉西学…”马上又斥我:“违背了孔子教诲,违背了儒学宗旨”,这个矛盾也太明显了吧?或许宗教徒大多这样吧,信仰越真诚,言行越荒唐。平时一切正常,但谈到他所祟奉的神、上帝或别的什么图腾时,立马神魂颠倒、口吐白沫起来。

   “事实、人性、科学”之矩固然不能逾,但上帝与“事实、人性、科学”是最难扯上关系,如果说有关系,那也是相对、相反、相违背的关系。不与你罗索了。这儿有雨儿亭网友一则回贴,录此供你学习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