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作者:梁泉

   

   东海一枭是一个文人,也只是一个文人。

   

   在1949之后的中国,大陆的文人几乎已经灭绝,到处都是文奴,所以改革开放之后再见文人身影,其实是件好事。在我的眼中,文人是个积极的角色,而不是个贬义的词语。文人常常会拍案而起,这是中国历史的传统,是我们应该珍视的东西,所以,我们的历史从来都尊重文人。但是恰如我在《社会分工与言行不一》的系列信件里说过的那样,文人毕竟是文人,不论他们如何拍案而起,都是文人的身份,文人的职业就是要坐而论道,而不是起而行之的。与文人常常会拍案而起的传统一样,文人从政更是一个大传统,对此,刘小枫在其《中国国家伦理资源的亏空》中有过很好的提示,我也就此写过专文笔记。在此不赘述。面对历史与现实,我们也许需要切记的是,不论是文人论证还是文人从政,都有可能导致文人的角色错乱。这里包涵太多历史的缘故,在此也无法展开去谈。我只想说明的是,这种文人的角色错乱往往是双重的错乱。第一重错乱是外在的,因为人们对文人有着过份的苛求,忘记了毕竟是书生的局限,与第一重错乱一样,文人自身也会在一种虚幻的情景中越位,以为自己可以在拍案而起外,还可以揭竿而起。这就造成了整个社会的文人们的越位、错位与缺位。

   

   在家天下的农耕时代,文人论证或是文人从政是他们寻找社会认同的办法。但是,在“党天下”的工业时代,政党政治已经取代了传统文人那种主要的社会认同的做法,现代社会的文人角色已经变成了作家、学者的职业身份,李白杜甫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但是正如刘小枫在其《中国国家伦理资源的亏空》中所忧虑的那样,我们至今还找不到民族社会的共识,特别是在毛共之后的思想解放、经济开发的时候,质疑的、反叛的枭鸣与枭声四起,而这里就有东海一枭君。事实上,这些枭鸣与枭声使人们在当局的那种“政治正确”之外有了一种选择,原本让人畏惧的分庭抗礼也就成为一种常识。作为一个成长于毛主席万岁,到***万税的时代社会里的个人,我的青春时代是从“怀疑一切”开始的,所以不论是对在朝者的“政治正确”或者是在野者的“政治不正确”,我都已经能抱有那种兼容并包的心态。因为不论是在朝还是在野,我们都只有一个中国。在重寻共识的过程中,朝野双方都是共存的对话的关系,而不是敌我的对抗关系。

   

   记得我在写给朋友的《莫谈国是,聚众为何?》中谈到过一个细节,2003年,在广西南宁的任不寐先生家,我边帮他整理照片,边闲聊,谈到东海一枭等,他笑言,《议报》几乎就是他们几个人给撑起来的。……

   

   当年这两个在南宁的文人,现在一个依然还在南宁,一个已经移居海外。从这两个都不是广西人却曾定居广西的文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现象。他们都是用枭鸣与枭声质疑当局的那种“政治正确”的文人,但是一个笃信儒家与佛道,一个则皈依耶和华。这是一种内向的历史与外向的开发的组合,都属于我们这个寻找新路的民族社会。对坚持在自身民族的历史中寻找归属的东海一枭来说,他的努力犹如一只迷途的老鸟在寻找那片已经远去的老林,他也许忘却了诗人马致远在其《秋思-天净沙》中所做的描述,而很多人都还记得。但是,如果没有宗教的那种语境,对致力于向外的开发的任不寐来说,人们看到的也许就是远方除了遥远就一无所有,人们就这样在左右两难中被撕裂。这样的悲剧属于很多很多人。

   

   其实,人们忘记了大自然从来没有为人类划出国界,任何国界都是人为的,也是为人的。文化也一样。如果我们把人类比喻为一只鸟,那么,我们就知道鸟是没有国界的,鸟所需要的只是森林和原野,而不会去问森林和原野的意义,对鸟来说,森林和原野本身就是意义。人类世界也一样。在一个完整的世界里,内向的历史与外向的开发的组合不仅是可能的,更是必须的,作为一个皈依耶和华的人,我并不鄙薄自身所在的华夏历史。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理解到老枭只是一个文人,并以文人的身份去看待他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老枭是一只老鸟”,他在尽力地往内陆飞啊飞,虽然他的姿势不雅,路途遥远,方向不明,但是悲壮而凄美。

   

   

   一枭附言:先转发共赏。待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