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作者:梁泉

   

   东海一枭是一个文人,也只是一个文人。

   

   在1949之后的中国,大陆的文人几乎已经灭绝,到处都是文奴,所以改革开放之后再见文人身影,其实是件好事。在我的眼中,文人是个积极的角色,而不是个贬义的词语。文人常常会拍案而起,这是中国历史的传统,是我们应该珍视的东西,所以,我们的历史从来都尊重文人。但是恰如我在《社会分工与言行不一》的系列信件里说过的那样,文人毕竟是文人,不论他们如何拍案而起,都是文人的身份,文人的职业就是要坐而论道,而不是起而行之的。与文人常常会拍案而起的传统一样,文人从政更是一个大传统,对此,刘小枫在其《中国国家伦理资源的亏空》中有过很好的提示,我也就此写过专文笔记。在此不赘述。面对历史与现实,我们也许需要切记的是,不论是文人论证还是文人从政,都有可能导致文人的角色错乱。这里包涵太多历史的缘故,在此也无法展开去谈。我只想说明的是,这种文人的角色错乱往往是双重的错乱。第一重错乱是外在的,因为人们对文人有着过份的苛求,忘记了毕竟是书生的局限,与第一重错乱一样,文人自身也会在一种虚幻的情景中越位,以为自己可以在拍案而起外,还可以揭竿而起。这就造成了整个社会的文人们的越位、错位与缺位。

   

   在家天下的农耕时代,文人论证或是文人从政是他们寻找社会认同的办法。但是,在“党天下”的工业时代,政党政治已经取代了传统文人那种主要的社会认同的做法,现代社会的文人角色已经变成了作家、学者的职业身份,李白杜甫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但是正如刘小枫在其《中国国家伦理资源的亏空》中所忧虑的那样,我们至今还找不到民族社会的共识,特别是在毛共之后的思想解放、经济开发的时候,质疑的、反叛的枭鸣与枭声四起,而这里就有东海一枭君。事实上,这些枭鸣与枭声使人们在当局的那种“政治正确”之外有了一种选择,原本让人畏惧的分庭抗礼也就成为一种常识。作为一个成长于毛主席万岁,到***万税的时代社会里的个人,我的青春时代是从“怀疑一切”开始的,所以不论是对在朝者的“政治正确”或者是在野者的“政治不正确”,我都已经能抱有那种兼容并包的心态。因为不论是在朝还是在野,我们都只有一个中国。在重寻共识的过程中,朝野双方都是共存的对话的关系,而不是敌我的对抗关系。

   

   记得我在写给朋友的《莫谈国是,聚众为何?》中谈到过一个细节,2003年,在广西南宁的任不寐先生家,我边帮他整理照片,边闲聊,谈到东海一枭等,他笑言,《议报》几乎就是他们几个人给撑起来的。……

   

   当年这两个在南宁的文人,现在一个依然还在南宁,一个已经移居海外。从这两个都不是广西人却曾定居广西的文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现象。他们都是用枭鸣与枭声质疑当局的那种“政治正确”的文人,但是一个笃信儒家与佛道,一个则皈依耶和华。这是一种内向的历史与外向的开发的组合,都属于我们这个寻找新路的民族社会。对坚持在自身民族的历史中寻找归属的东海一枭来说,他的努力犹如一只迷途的老鸟在寻找那片已经远去的老林,他也许忘却了诗人马致远在其《秋思-天净沙》中所做的描述,而很多人都还记得。但是,如果没有宗教的那种语境,对致力于向外的开发的任不寐来说,人们看到的也许就是远方除了遥远就一无所有,人们就这样在左右两难中被撕裂。这样的悲剧属于很多很多人。

   

   其实,人们忘记了大自然从来没有为人类划出国界,任何国界都是人为的,也是为人的。文化也一样。如果我们把人类比喻为一只鸟,那么,我们就知道鸟是没有国界的,鸟所需要的只是森林和原野,而不会去问森林和原野的意义,对鸟来说,森林和原野本身就是意义。人类世界也一样。在一个完整的世界里,内向的历史与外向的开发的组合不仅是可能的,更是必须的,作为一个皈依耶和华的人,我并不鄙薄自身所在的华夏历史。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理解到老枭只是一个文人,并以文人的身份去看待他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老枭是一只老鸟”,他在尽力地往内陆飞啊飞,虽然他的姿势不雅,路途遥远,方向不明,但是悲壮而凄美。

   

   

   一枭附言:先转发共赏。待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