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一

   自由人士反儒,理由错综复杂,其中之一是认为儒家虚妄。如《易传》“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中庸》“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北宋理学开山者朱敦颐的立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等等,诸如此类儒典言儒语,或被视为大言不惭骇人听闻的文化傲慢,或被看作根深蒂固的大话传统、中国士大夫的无节制的人格狂妄…。

   

   这都是严重的误读。对儒者而言,这些话句句至诚,毫无虚妄!

   

   二

   儒家文化是一种充溢着理想主义天下主义精神的文化,着眼天下万世,境界非常阔大。上述文字中体现出来的那种天下万物一体之仁,不仅超越自我主义、裙带关系、狭隘思想、种族中心主义、大国沙文主义,而且超越世俗人文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但是,儒家是实实在在、诚诚恳恳的。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儒家在道德上特别强调从自身做起,从事上去修,言必求真,行必踏实。“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孔子要求学生(或年轻人)首先要致力于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培养良好的道德观念和道德行为,如果还有闲暇时间和余力,则用以学习文化增长知识。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曾子还提出了“忠”和“信”的范畴。“尽己之谓忠”,“忠”在先秦是一般的道德范畴,不象后世,止用于君臣关系。“信”,一是信任,二是信用。信特别与言论有关,说真话,说话算数。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子夏认为,一个人有无学问,学问好坏,主要不是看他的知识,而是要看他有没有道德修养。

   

   以上是《论语-学而篇》中的几个小段。类似做人做事、养心养德的具体要求,儒典中连篇累牍。外王以内圣为基,政治以道德为本,而且,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治国平天下等人生最高道德理想,都要以孝悌谨信为本,要从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为开始的。

   

   其次,儒家的“天下万物一体之仁”是由近及远、推己及人、循序渐进的,虽无限量,却有秩序。“仁者,无不爱也。”但根据对象的不同会表现出某种差异性。“亲亲仁民爱物”,秩序井然,“爱有差等”,不许躐等。在孟子看来,这种区别是“自然原则”,“人之常情”。范围天地之化曲成万物也好,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也好,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也好,都要从“亲亲”开始,以“仁民”为基。

   

   儒家很重视亲情关系,认为“亲亲”是仁的最真实亲切的表现,象中共那样主张大义灭亲,就有违“亲亲”原则。不论什么堂皇理由,灭亲都是不仁之至。但“仁”不只限于“亲亲”,还要推到他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论语公冶长篇》),这就是“仁民”。尤其在政治上,必须实施“仁政”,符合仁道。“仁民”也有秩序,先中华后蛮夷,先本国后外邦。象中共那样,自己国民贫困无助却持续大量地援外,就是不仁。

   

   这里特别解释一下“为生民立命”这句话。“立命”,有掌握、改造命运的意思。清人焦循有言:天下之命,自圣人而造。我在《文龙思虎聚京华》中说过,整个社会和民族的命运,由思想、文化、制度决定。不同的文化和政治造就民众不同的命运。除了为生民造命,儒家的立命,还有更深层的意义,指充实、提升生命并为之寻找和建立内在根基。立品,立志,立德,立行,最终都是为了立命。

   

   还有,儒家在政治上特别尊重现实尊重历史,既理想主义又现实主义,用经权思想把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完善圆满地统一在一起。经,大道也,常道也,天道也,基本原则也,普遍的规定也;权,权巧、权变、变通也,是对经的灵活运用。经不离权,权不违经。孔子很重视权道,在《论语》、《易传》中都表达了经权的思想,在《春秋》中更是将经权思想贯穿在历史事件中来表达,形成了公羊家完整的经权学说。

   

   三

   儒家特别强调“诚”。孟子说:“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孟子. 离娄上》)。“智仁勇,天下之达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中庸》)。五达道、三达德,最后都总括为一“诚”字。

   

   《中庸》又曰:“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参赞化育,并非空言,是要从尽己之性开始的。如何尽性?《中庸》强调“毋自欺”,“至诚”,以自我之诚实现天道之诚。

   

   儒家并非宗教,但并非没有宗教情怀和超越意识,只不过其超越意识宗教情怀要在伦常日用和社会实践中依赖人的“践履功夫”去体现,是“极高明而道中庸”的。此身果欲参天地,且读中庸尽至诚。如果说“极高明”说的是儒家的超越性和宗教味,“道中庸”就表示它的思考和情怀都集中于人生社会,要以至诚之心去做人做事做文章。谨以欧阳修《赠学者》一诗,与各位自由学者共勉吧:

   

   人禀天地气,乃物中最灵。

   性虽有五常,不学无由明。

   轮曲揉而就,木直在中绳。

   坚金砺所利,玉琢器乃成。

   仁义不远躬,勤勤入至诚。

   学既积於心,犹木之敷荣。

   根本既坚好,蓊郁其干茎。

   尔曹直勉勉,无以吾言轻。

   

   四

   唯天下至诚,能创世间奇迹。

   

   有人说在中国实现民主是不可能的,除非发生奇迹。我告诉他,不仅民主,比民主更加“高级”的、“天下归往”的儒家王道政治也一定可以实现。如果民主王道是政治奇迹,参赞化育、化成天下、立心立命、继绝学开太平则是文化奇迹。一旦时机成熟,这一切都可以被至诚、被良知所创造。

   

   莫言道虚诞,所患不至诚。至诚就是良知完全呈现的境界,而良知本身就是宇宙间最大的奇迹。良知,是大仁善也是大智慧,不仅利他益世,也是每一个人安身立命的唯一选择。人皆有心,心皆有良知,特权阶层也不例外,不要把任何人看“死”了。

   

   人心最精妙难测,所谓良知丧尽,其实是受到习气习心物欲权力欲的污染遮蔽。污染最重遮蔽最深,也不是绝对没有云开日出的可能----当然,污染越重遮蔽越深,唤醒越难,对于特权阶层,有时正义的抗争也是一种去污去遮的力量。当越来越多的民众、知识人和特权层的良知被普世价值、儒家文化、天下大势及某种“外缘”普遍地唤醒时,奇迹的出现将是势不可挡的。

   

   东海坚信,文明一定能战胜野蛮,智慧一定能战胜愚昧,光明一定能战胜黑暗,真善美一定能战胜假恶丑;东海坚信,无论道德如何崩溃,制度如何落后,都可以用我们的至诚去重建,无论现实如何丑陋,理想如何失落,都可以用人类的良知去重塑;东海坚信,无论生命怎样普遍堕落,都有“还丹九转上升时”(东海之道就是人类最好的上升之道),无论社会历经多少艰难险阻挫折黑暗,都必将走上民主自由和太平大同的光明大道!

   

   东海坚信,包括广大自由志士和体制内健康力量的中国人民,一定能创造民主这个“政治奇迹”。从历史的角度看,民主的时机已经全面成熟只待“蒂落”,它的“落地”已是大势所趋不可挡的了!

   2007-5-3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6-7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