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东海难不倒》系列已答到167。兹将其中有关上帝信仰的问答集中于此,欢迎广大基督徒及有神论者批评、争鸣和指正。道之所在,唯真唯实唯理“唯心”,不必顾虑和客气。一枭顿首2007-11-23

   7、老路在线问:基督教把人的原罪分解为七种,其中最大的罪是骄傲,它的社会价值是什么?你如何理解?(神学)

   东海答:基督教虽为一大正教,其作为宗教的幼稚、粗糙、非理性,还有“性与天道”根柢处的分裂,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分裂,是对人性尊严和内在自由的一种伤害种戕残。儒家认为,人性与天道同尊,相通。人的本性是道体在宇宙中最圆满的呈现。人有主观能动性,人能悟道,证道,行道,作用于道。只要尽己之性,尽人之性,就可以逐渐尽物之性,直到“知天命”乃至参赞化育。

   视骄傲为最大的罪,就是一种“幼稚”的表现,关于它的社会价值之类问题就不予阐析了。

   76、有巢氏:你认为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可分哪几派?对自由派有什么劝告?

   东海老人答:

   可总分为当权、自由、儒家三大派。

   当权派中,分顽固派与开明派;自由派中,分为精英派与草根派、有信仰派与无信仰派。有信仰派包括基督派、法轮功派等;儒家可分为传统派、自由派、马列派、东海之儒等。以上兴之所致信口总结,很粗疏,概乎言之。

   顽固派逆时而动,没有未来;自由派缺乏本土文化的根基,力量有限;新儒家各派中,传统派马列派从不同角度抱残守缺,与时代严重脱节,自绝于民意时潮,儒家中的自由派(为了与大类中的自由派区别开来,可称为儒家自由派或自由小派)与东海派将是最具包容性、先进性和发展潜力的,代表了明天和希望。

   我对自由大派的劝告是“三不能”:儒家不能反、利己不能“说”、上帝不能依。

   何以儒家不能反?反掉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民主思想自由追求在中国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无文化之源,无道德之本,不仅会失去大量的民意支持,而且会失去追求民主的内在力量。

   何以利己不能“说”?民主自由作为一种特殊的公益事业,是利已利他一体圆融的。但在追求的过程中,往往不利于已乃至有害于已,故特别需要利他主义奉献精神的发扬。片面倡导利己主义,流蔽无穷,遗害多多。详见《利己主义要不得!》、《向利己主义阉党开炮!》、《利己可以,“主义”不得!》诸枭文。

   何以上帝不能依?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基督教是神本主义与“神主”主义,与儒家的民本、人本思想不同。不排除基督教的传播对民主事业会产生一定的作用,但负面的作用与影响更大。如果强认基督为自由的妈,强将上帝信仰付诸于或结合在政治实践中,难免生下些非神非人、不伦不类的怪胎。

   王怡《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中写道:那么中国文化也有一个顺服的问题。它是一个有罪的文化,它跟我们一样是戴罪之身。它并不就比我们自己更可恶。…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尽管王怡认为“福音的传播不需要以剪除它(枭注:指中华文化)为前提”,算是给中华文化与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但王怡所鼓吹“政治神学”的狭隘落后,还是令人心惊。连一位宪政学者都说出“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这种胡话来,那些等而下之的主张“政教合一”或有些倾向的“叨叨”政客,就更不堪入目了。古今多少言行颠倒虚妄的 “政治神棍”的表现,已为“上帝不能依”作了充分证明。

   当然,这“三不能”都是就政治的层面、自由事业层面而言的。在个人的角度,在学术与信仰的角度,反儒、反道德也好,崇奉利己主义或皈依基督也好,都是他们的权利和自由。

   104、有神氏:儒家经典如《诗》、《书》说“天”、“帝”、“上帝”,含有主宰、创造的意思。与基督教的上帝有不同,但无大异,可以说是相通的。大儒董仲舒就具有浓厚神学思想,认为天是有意志的。

   东海老人答:

   毫不相通,根本大异。

   熊十力在《示韩浚》中将传统文化中的“天”分为四层含义,一以形气言,二以主宰言,三以虚无言,四以自然言。一层比一层向前“进”化,他又在《答马格里尼》中写道:“《诗经》中绝无神道思想。虽《二南》以外,亦间有上帝等名词,然所云天者,即谓自然之理。所云帝者,谓大化流行,若有主宰而已。非谓其超越万有之外,而为有意思有人格之神也。”都讲得非常透彻(《熊十力文选》上海远东出版社1997年1月第一版)。

   这个问题很多大儒都谈过,我在《东海大开讲:子不语怪力乱神!》也讲透了,不再罗嗦了。在枭文后,《民主论坛》洪哲胜主编曾加编按:

   孔子的年代是“怪力乱神”流行的年代。对此,他为何“不语”?我猜想,他是不相信这一套的,因此他不给“赞”一词。但是,整个社会流行这类的东东,他如果明确给予反对,那么他整天应付质疑就够忙了,哪里还有时间周游天下、兜售自家的理想?因此,他不能自找麻烦地给予“反对”,而只能采取“不语”的态度回避这样的议题。原希望博学多闻的一枭可以就这样的猜想给出一点论证,只可惜他仅仅以“此处‘不语’带有对‘怪力乱神’不以为然乃至否定的意思”一语带过。

   洪哲胜之说是很合乎情理和实际的。孔子时代他如果倡无神、无上帝、无造物主论,难免整天应付质疑。但现在历史的列车已驶入二十一世纪了,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老枭还要继续应付来自知识分子的愚不可及的质疑,岂非太可悲了?

   当然了,儒家认为无神、无上帝、无造物主,但绝不是唯物论。唯心唯物皆非中道正见、中庸正论,但唯心是偏,唯物是大错大谬的断灭见。儒家持心物一元论,详见老枭本体诸论(共十论,现已发表五论)2007-11-10

   123、有神氏:你说知识分子信仰上帝很可悲,非伪即愚。全世界包括布什总统在内的基督徒难道都是伪君子和傻瓜吗?再说信仰自由,你瞎批评什么,你有什么权力干涉别人的信仰!

   东海老人答:

   西人加入基督教,大多是对古老习俗的尊重而已。我相信大多数西方知识分子基督徒不一定是虔诚的、原教旨的信徒,并非真的相信天上有一个人格化的上帝在管着。布什之类政界人物加入基督教,除了说明他们入乡随俗和对民意的尊重,还有政治方面的考量,说明不了什么。

   中国知识分子不入其乡,随西方习俗干什么?象余杰王怡们那样,把上帝信仰视为自由之母和力量之源,如果是真的,未免愚昧得可以,原始得可以。这简直是一种精神返古。

   上帝信仰挟西方物质文明之大势席卷全球,难免惊人耳目。但落后就是落后,愚昧就是愚昧,那怕全世界人都成了基督徒,也证明不了上帝的存在,而只证明人类的精神倒退。我在《本体初论》中说过:

   时代的车轮已驶进二十一世纪,作为万物之灵和文明人,如果仍然相信宇宙间有一个全知全能、创世造人的人格神存在,非愚而何?一些自由知识分子也纷纷凑基督教的热闹,把尼采终结了的上帝重新捧到神台上去,实属可耻的精神复古!

   我当然知道,许多基督徒心目中的上帝是人文化的上帝,或者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心灵需求改造过的个人化的上帝,与教义“规定”的上帝已不一样了。但从信仰的角度看,真诚度却又大成问题。至于一些人出于政治或别的什么目的加盟基教,就更无真诚可言了。普通民众信上帝,多缘于智慧有限;知识分子入基教,每出于别有用心。或愚或伪,可叹也夫!

   另外,退一万步讲,纵然上帝不是意识的幻像,纵然真有个人格神的上帝存在,纵然如基督徒所认为的上帝很伟大,但是,我们能够信仰或不信仰上帝的那颗心的“本来面目”,那颗“圆明清净妙明真心”,更加伟大。故我在雪峰“读东海一枭《回到九龙山》随想”一文后附言:雪峰君似是上帝信徒,而老枭信仰的是自心本性,“拜”的是“自心教”、“良知教”。

   至于信仰自由,那是当然,但别忘了还有言论自由,你有瞎信、迷信、傻信的自由,我也有批评、质疑、轻蔑的自由(我对“神叨叨”的、弄鬼装神的人物,不论是基教还是佛教道教,一样充满了轻蔑。曾有人与我妄论神通,我敬告他:天地有正气,宇宙有常道,别说神通,你鬼都通不了!)

   思想批判、义理争鸣,不属于“干涉”。就象你对中华文化、对儒家进行批评、质疑甚至表示轻蔑一样,只要不超出言论范畴,就是你的自由。2007-11-16

   135、有神氏:独立论坛jibi网友说:“信神的意义在于知道自己并不总是伟大光荣正确。如果不信神,很容易自以为是,很容易给自己带上伟大光荣正确的帽子。然后不容别人反对,反对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坏人。而信了神,自然会允许别人反对,因为正确与否只有上帝知道,中国人常说的,只有天知道,就是这个意思。不信神的人是很可怕的,他常常以上帝的面貌出现,就象咱们党那样,谁反对,谁就是仇人。反对共产党毛主席,那就是死路一条。”你老枭如果讲道理,就不能不承认他讲的有道理,不能不承认“有一个神的位格就将人的位格自然排列得紧致均匀,直接造成人神的无法出现”。

   东海老人答:

   道理有大道理和小道理。信仰问题只能讲真伪,不能讲功利,哪怕信神的意义大到天去,也必须立足于“神的真实”和“心的真诚”。信仰问题来不得一点点虚假。这是大道理,最高道理。

   其实,jibi网友所说的“信神的意义”在功利层面也是站不住脚的。

   一、如果是“伪信”----即并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但出于功利的考虑装出“信”的样子来---常常以上帝的仆人或代表面貌出现,那是自欺,更是欺人欺世,是最大的不道德;不道德的东西,虚情假意的东西,没有真实的效果和持久的力量的。真正的道德、信仰,真实持久的效果和力量,不能建立在虚伪之上。

   二、如果是真信,未免有愚昧之嫌。有基徒说,全世界那么多大人物信神,你老枭偏不信,还质疑信仰者,很不正常,别有用心。我说人多势众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我已讲了很多,这里不再展开分析了。总之,经过科学洗礼的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人,信一个相当原始的一神教,才是很不正常别有用心的----真信是很不正常、伪信则别有用心。

   三、自以为“伟大光荣正确”、“不容别人反对”、“谁反对,谁就是仇人”等毛病,信神的人照样犯,而是犯起来更加严重。这是有大量历史事实可以证明的。儒佛两家倡返已,重自省,遵理重道,反而可以更好地消减上述人类的通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