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我在《为独立笔会诊病》中引用了某君关于“笔会掌握着一定资源的”之分析“比如出出国开开会考考察、比如发发薪酬和稿费之类,一些刊物也是资源之一。这些人经营操控多年,不会轻易放弃。知道为什么近年来《自由写作》《观察》《民主中国》《议报》等刊物一律拒刊大作吗?”

   

   我引用此言时尽管在后面加了“一律拒刊之言不确”的枭注(其言不确,读者试看民主中国、议报、北京之春等刊可知)。但当时因那篇文另有重心,为免节外生枝、冲淡主题,就没有加以驳回。

   

   今有叫沧海桑田的网民说:“不懂了吧,去读读老枭的文章你就知道了。告诉你笔会现在掌握的“资源”:观察、民主中国、议报、北京之春。看到了吧,对于笔会中的那批文人来说,还有比这几个地方更重要的吗?尤其是国内那批根本就在正规报刊上发不了稿的“民运”人士,能在上面这些民运网站、刊物上发稿挣稿费,就是他们的唯一生路。所以,当上了笔会的官,你首先自己就容易在这些地方上稿了,同时也可以左右无论哪位“民运”人士可不可以在这些地方上稿。”云云。

   

   该网民的一些不实之言是受枭文误导所致,故有必要略予说明。

   

   有一家刊物明确表态不能刊发枭文(指任何枭文),原因则“其情不足为外人道也”;另外一些民运刊物文化方面表现狭隘,只注重自由主义等西学,对传统文化尤其是东海之道抱有偏见(也不排除个别人因故对老枭抱有偏见),这也是实情,我个人以为。这个问题,我曾多次为文对有关刊物公开提出批评,尖锐指出:

   

   民运诸刊多以时事政论为主,就事论事,文化层面则局限于自由主义的肤浅宣传,兼及对中华文化的粗陋批攻,未免缺乏政治远见和思想高度。民运组织及刊物普遍对中华文化持轻率排斥的态度,实在是一种短视和误区。几十年来民主事业的坎坷,与民运界这种思想近视和认识误区大有刊系。

   

   但除了其中一家,其余刊物绝没有一律拒刊枭文,大都是始终持欢迎态度的。笔会个别人恨枭入骨(其切齿之声多年前就传入枭耳了,我当时请知情人士禁言-----表示个人是无所谓的。)也不至于有影响各家刊物的运作的能量。多数刊物也不是“笔会的官”能够影响的。

   

   只是一些刊物曾对我提出内容、主题方面的建议及要求(这是很正常的,每家刊物都会有一定的内容、主题方面的用稿要求。我完全理解),如某刊曾多次来信,希望我多写时事批评文章,深以未能遵命为歉。因为我写作从来是“随心所欲”的,一划范围,我就写不出来啦。我的写作原则是:用不用是你的事,写什么、怎么写是我的事。对任何刊物皆如此。加上我个人方面种种原因,近年来给一些刊物寄得渐少了,发得自然就少了。对海外众“媒”当年大量传播枭声的“历史功勋”,我铭感于心。

   

   我说过,不少人私下或公开抱怨海外民运媒体不刊发他们的稿件,但海外民运媒体也有它们的难处,有各自的用稿标准、题材要求。稿未刊发,原因很多,并非民运人士所写的文章就都适用。根据作者名声大小“地位”高低来取舍稿子的民运刊物纵非绝无、也是仅有的。即使有这种现象,也是可以理解的。以稿酬援助国内民主人士,毕竟不是民运刊物的最高或唯一宗旨。无论怎样,对在海外艰难坚持并尽力“内援”的刊物,广大同道应抱有一份感激和理解。有所批评,也请实事求是。

   2007-11-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