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东海难不倒(76---78)

   

   76、有巢氏:你认为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可分哪几派?对自由派有什么劝告?

   东海老人答:

   可总分为当权、自由、儒家三大派。

   当权派中,分顽固派与开明派;自由派中,分为精英派与草根派、有信仰派与无信仰派。有信仰派包括基督派、法轮功派等;儒家可分为传统派、自由派、马列派、东海之儒等。以上兴之所致信口总结,很粗疏,概乎言之。

   顽固派逆时而动,没有未来;自由派缺乏本土文化的根基,力量有限;新儒家各派中,传统派马列派从不同角度抱残守缺,与时代严重脱节,自绝于民意时潮,儒家中的自由派(为了与大类中的自由派区别开来,可称为儒家自由派或自由小派)与东海派将是最具包容性、先进性和发展潜力的,代表了明天和希望。

   我对自由大派的劝告是“三不能”:儒家不能反、利己不能“说”、上帝不能依。

   何以儒家不能反?反掉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民主思想自由追求在中国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无文化之源,无道德之本,不仅会失去大量的民意支持,而且会失去追求民主的内在力量。

   何以利己不能“说”?民主自由作为一种特殊的公益事业,是利已利他一体圆融的。但在追求的过程中,往往不利于已乃至有害于已,故特别需要利他主义奉献精神的发扬。片面倡导利己主义,流蔽无穷,遗害多多。详见《利己主义要不得!》、《向利己主义阉党开炮!》、《利己可以,“主义”不得!》诸枭文。

   何以上帝不能依?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基督教是神本主义与“神主”主义,与儒家的民本、人本思想不同。不排除基督教的传播对民主事业会产生一定的作用,但负面的作用与影响更大。如果强认基督为自由的妈,强将上帝信仰付诸于或结合在政治实践中,难免生下些非神非人、不伦不类的怪胎。

   王怡《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中写道:那么中国文化也有一个顺服的问题。它是一个有罪的文化,它跟我们一样是戴罪之身。它并不就比我们自己更可恶。…但基督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这是我说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要去成全孔子所说的那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尽管王怡认为“福音的传播不需要以剪除它(枭注:指中华文化)为前提”,算是给中华文化与老枭们留了一条活路,但王怡所鼓吹“政治神学”的狭隘落后,还是令人心惊。连一位宪政学者都说出“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这种胡话来,那些等而下之的主张“政教合一”或有些倾向的“叨叨”政客,就更不堪入目了。古今多少言行颠倒虚妄的 “政治神棍”的表现,已为“上帝不能依”作了充分证明。

   当然,这“三不能”都是就政治的层面、自由事业层面而言的。在个人的角度,在学术与信仰的角度,反儒、反道德也好,崇奉利己主义或皈依基督也好,都是他们的权利和自由。

   

   

   77、有巢氏:你好骂,不怕最终引火烧身,变成江湖公敌吗?

   东海老人答:

   我的骂,不是泼妇骂街的混骂,其实是一种批评或批判的通俗说法。骂分两种:一是思想批评,一是道德批评,前者道理要对得准;后者证据要捏得稳。

   这是一个儒家老前辈谈到中共时的教导:“你的道德实践不能比它高,你就无法战胜它”!可近年来我发现,一些原以为挺好的自由人士,在道德实践方面其实比我过去以为不值得信任的人、官场上的人好不到哪里去。

   但对于涉及他人品格的批评,老枭是非常慎重的。有些人的坏,如某些方面“小小的不仁不义不诚不信”,在不涉及公益、不涉及大局、不涉及自由事业的时候,应属于正常的人性弱点。如果伤害的仅仅是我个人或少数人,我一般是不屑出手的。如果开骂,必是其人思想和行为出了大问题,大大有损公益、有害大局,

   大大影响了我们共同的事业。我只“盯”大的,不管琐碎。同时如果开骂必有凭据,并且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凭据。

   那些江湖上鸡鸣犬吠之徒,那些思想弱者、文化嫖客和道德废人,尽管以我为敌好了,何足道哉。成为他们的“公敌”,正是老枭的光荣。至于少数学术高手和道德大人,是不会怕我骂甚至会持欢迎态度。最近就有个民运前辈对我说:

   “你不要给我留面子。我给你鞠躬!你给我留面子是害我。让人家小看了咱们。你批评我骂我是帮我。…你也不至于混骂。”

   这才是高人、大人的风范,这也是儒家一贯的精神。孔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孟 子•公孙丑上》曰“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都体现了孔子闻过则喜、知过必改的态度。

   我当然不至于混骂。别说对前辈,就是对外部专制主义和内部分裂主义也不敢混骂,不敢“浪费自己的资源”也。混骂岂但伤不着任何正人君人?除了自伤还是自伤呀!

   

   

   78、女娲氏:你总是自信满满,无坚不摧的样子,连中共都不放在眼里。你的自信来自哪里?真的一无所忧吗?

   东海老人答:自信当然来自力量了。思想、道德、学问、正义、智慧都是一种力量,而且是比身体力量重要得多的力量---在现代社会,拳脚不仅最无用、最无力,不仅是无能的表现,如果没有道德智慧为基础为后盾,它还是一种只会添乱、只会自误的负力量。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嘛。

   当今中国不论是现实社会还是网络江湖,不论是当权派、自由派还是新儒佛道各派,大人、智人、真人难觅,小人、混人、伪人多多。小人、混人、伪人其实都是“虚人”:虚情假意、虚浮飘荡、虚有其表、虚张声势。“虚人”纵有一定力量,也是蛮力,与大人、智人、真人的力量不在一个档次;蛮力纵然猖獗一时,也是暂时性的,文化与道德的力量却是长远永久、源源不绝、不断增强的。

   我在一首《九头枭》诗里写道:老枭有九颗头:父母给一颗,孔子给一颗,老子给一颗,释尊给一颗,其它圣哲给一颗,西方文明给一颗,其余三颗来自十亿民心。父母给的头代表肉体,其它头代表的就是思想、道德、学问、正义、智慧等等。

   中共作为一个组织,我尽管“战术上重视”,“战略上”却是极端渺视。它现在连取我肉体的头的力量都未必还有,对我其它八颗头只能“望头兴叹”,束手不策。至于个人,不论暂时多么位高权重,不可能与枭为敌。中共最好的出路是向我所代表的、汲纳了西方文明的中华文化毫无保留地投诚。最后的胜利必定属于我。

   当然,这个过程需要的时间或许会超出我肉体生命的长度,但从历史的角度看,仍不过一瞬间。那最后的胜利如果无法亲历,对我将是很大的遗憾,但我个人的利益和得失,与我的大中华与中华文化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另一方面讲我亦无憾,因为我无愧于孔子孟子和历代圣贤的教导,依照仁道和良知的指示努力了,奋斗了,或许外在难免贫贱寂寞,但心性无比豪华富足!我的忧乐观与众不同。对于物质生活和个人遭际,我是“人不堪其忧,枭也不改其乐”。我总不至于冻死饿死吧;对于政治不文明、社会不正常,对于中华文化的衰败和边缘化,我是“人不改其乐,枭也不堪其忧”。2007-11-4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08] 修订:[2007-11-08]

   东海草堂微软分堂http://donhai5.spaces.live.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