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前言

   

   枭文《东海之道》发表之后,陆续有友人及网民请教或问难,有湖湘先生问道:一、东海先生之道其体用之系为何?二、东海先生内圣、外王之道与孔孟及程朱陆王有何不同?三、如何看待每个人在社会中的“自由”界限?

   

   

   

   三个问题密切相关,颇有意义和深度,相关义理虽在近几年枭文中皆有所阐述,但都比较零散,兹特答以一文。欢迎有识之士对“东海之道”进行质疑和批判,当择有一定意义的问题陆续作复。

   

   

   

   另外我说过,我的道乃是发展了的孔孟之道,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复兴,可谓托孔孟之福,拜理学之赐,踏古人之肩,摘时宜之果,故虽有发展,并非“发明”,而且这发展也离不开熊十力牟宗三徐复观等新儒家的努力。这是要首先特别声明的。所谓东海之道,姑妄名之而已(在日前一次闲聊中,薛振标同道认为我的一些观点与自由主义不同,也与儒家不同,建议我用“东海思想”为名。可惜“思想”之名早已被毛泽东们败坏了,不宜。另外,严格地说,“东海思想”不是与儒家不同,而是与一些所谓的“儒家”不同,在大经大法方面,与孔孟及程朱陆王是一脉相承的。“东海之道”对于自由主义,则是在取精采华的基础上超越之。)

   

   

   

   一

   

   东海之道遥接孔子,直承大易。熊十力认为《周易》中的“生生”的观念,最集中深刻地表现了儒学固有的生命力和创造精神,他心目中的宇宙万有本体是无形相、无质碍、绝对、永恒、全面、圆满、清净、刚健的。这一即心体即性体的绝对永恒的本体,是宇宙人生创化不已、生生不息之内在动力(见熊氏《新唯识论》)。

   

   

   

   梁漱溟认为充盈孔学和宇宙的最基本的精神就是生命精神:“这一个‘生’字是孔学最重要的观念,知道这个就可以知道所有孔家的话。孔家没有别的,就是要顺着自然道理,顶活泼顶流畅的去生发。他认为宇宙总是向前生发的,万物欲生,即任其生,不加造作必能与宇宙契合,使全宇宙充满了生意春气。”他断言,儒家和佛家的根本不同即在与“生”与“无生”的对立(见《梁漱溟全集》)。

   

   

   

   吾儒之道与道家佛家有同有异。都一样心物不二天人不二,都一样穷高极深圆融无碍,此为其同(诸家对人性的认识亦有相通之处)。但佛家归本于寂,其道体无为无造无生无灭;道家归结为虚,其道体离世俗离政治离社会离道德;儒家之道则立足于“生”,其本体是“天行健”、“动而健”、“剥极必复”、“否极泰来”(《易》)的,是生生不息、新新不已、大化流行、健动至善的,此为其异。

   

   

   

   《诗经·大雅·文王》曰“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佛儒两家的道在这一点上是相同,都是无形无声无声无臭离于言说的。但佛道止步于此,儒家则在此基础上更进了一步。佛家的道体只有“寂然不动”的静寂而没有“感而遂通”生动,只有“无为”的消极而没有“无不为”的积极。《论语》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佛家的道只有“无言”的大寂灭而没有“四时行百物生”的生机勃勃。

   

   

   

   老庄倡自然,释氏主寂灭,都含有消极意味,唯《大易》(儒家最高经典。道家亦宗易经,故与儒家颇多相通相契处,但道家偏于虚静雌柔,于《易》有所偏离)强调“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裁成辅相范围曲成”之诸功用,为儒家道体所特有。我对道体的认识,请参阅枭文《此是乾坤万有基!》及“中华文化大启蒙书”系列、“东海草堂讲经”系列中有关篇章。

   

   

   

   二

   

   内圣外王,皆道体的落实与功用。

   

   

   

   孔子之道,圣王悉备,不足之处是于“性与天道”探索、揭示或阐述得不够;于外王之道,也多为原则性的指示而缺制度性的建构。故孔学虽广博,于圣王两道皆规模粗具而已。孟子继承了孔子理想主义的一面,发展了内圣的一面,程朱陆王则进一步把内圣学推向至高明至精微的境界。但程朱陆王于内圣之道,精深有余,宽广不足,于佛道的理解比较粗浅,排斥虽力,恰以自显狭隘。同时理学以内圣统外王,重内圣轻外王,在制度建设方面殊乏创意。

   

   

   

   这里有时代局限问题,有历代专制强权的摧残扭曲的原因,也是儒学自身过于“内向”、政治客观精神不足所致。用牟宗三的话说,中华文化富有“综合的尽理之精神”(道德精神)、“综合的尽气之精神”(艺术精神)而缺乏“分解的尽理之精神”,故未能开出科学与民主。

   

   

   

   《东海之道》云“我的道,以中华文化为本位,立足于儒,旁通佛道,融摄西学。”其实这一句话已很好地概括了吾道与孔孟及程朱陆王之同异。东海之道不仅具有道德精神、艺术精神,而且吸摄西学的“分解的尽理之精神”,所以不仅追求道德自由、艺术自由,而且进一步追求民主制度赋予的政治自由。

   

   

   

   东海之道在个体生命中体现为仁义,最高境界为内圣,那是浩气的至充,良知的至彰,心性的明见,是道德修养的至善。关于内圣修为,可参阅枭文《儒者的力量从哪里来?》、《谁识圣人面目真?》;东海之道在政治生活中体现为仁政,最高标准为外王,最高社会理想为大同。

   

   

   

   我要特别指出的是,在现时代,追求民主乃是最佳的“道援”,最高的仁德。因为民主乃天道仁德在制度层面的体现,作为王道政治的初级阶级,民主就是现时代最大的仁政。所以,就个体而言,东海之道以仁为宅,以义为路,以内圣为本,以外王为用,以道德修养为本,以社会实践为用;就政治而言,东海之道以王道为本,以仁政为用,以自由为本,以民主为用。

   

   

   

   民主之道,世界各国可谓大同小异。其同处可用“六字真言”概括之:公开定期选举;其异处则因各国情况不同,戓有总统制内阁制之分,戓有“海洋法”“大陆法”之别。便是残留君主制的,君已虚置,有名无实,其实也属于民主国家。

   

   

   

   在中国,具体应该实行怎样的民主(当然是在保证“公开定期选举”的前提下。如果有违这六字真言,民主就会变成伪,异化为专制),是采取三权分立还是五权分立制度,是依循大陆法体系还是海洋法体系?同时民主诞生以来,虽不断发展完善,其弊端仍不断暴露出来。作为后来者,我们如何更好而有效地抑弊扬优?这一切,尚待有识之士与我一起深入思考,进一步具体化和完善之。

   

   

   

   三

   

   判断一种制度、一个社会、一种文明的优劣的最主要尺度是:是否有利于人的解放和自由。黑格尔曾深刻揭示:人的历史就是追求自由的过程。黑格尔曾深刻揭示:人的历史就是追求自由的过程。伯林将自由分为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两种。积极自由是指人在“主动”意义上的“做”的自由,消极自由指的是“被动”意义上的“不做”的自由。

   

   

   

   儒典中虽没有自由一词,却蕴藏着极为丰富的自由思想和自由精神。不过儒家的自由类似于或偏向于道德哲学意义上的积极自由,片面强调主体活动的主动性自治性,强调道德意志之自由。故在提升内在自由(道德自由,意志自由)方面,儒家尤其是宋明理学的资源极为丰富,“手段”也最为高明,但对于如何保障“消极自由”即民众的外在自由,缺乏思考、认识和重视。

   

   

   

   就社会而言,所有自由中最重要的是政治自由,包括思想、言论、信仰、游行示威、结社罢工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等。这些自由,要由宪法规定、国家保障、政府落实之;就个体而言,内在自由无限,外在自由有限,每个人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以不违反法律(当然是立足于宪政基础上的、符合普世价值的良法)的规定为界。

   

   

   

   内在自由依靠个人的修养努力,外在自由(政治自由,消极自由)则有赖于社会制度的保障,靠领导者的道德自律是不够的,靠一般的文物典章制度也是不够的。儒家在道德建设方面成就卓然,在制度建设方面则做得很不够,古代儒家虽建立了一系列文物典章制度,但都是在治权上下功夫,忽略了至关重要的“政权的民主”建设,未能通过法律、制度对政治权力进行有效约束和防范,在政权的产生和过渡问题上更未能从“家天下”的思想圈子里跳出来。

   

   

   

   由于历史的局限,古代儒家没有足够的欲望、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解决制度问題。然复须知,儒家内圣学塑造的内在自由在精神本质上是逻辑地导向反对专制的,道德到了高处,仁义到了极至,必然不能容忍恶制苛政的狂獗,必然要维护他人与自己的人权和人格尊严,所以儒家开出民主、通向自由只是时机和条件问题,迟早的事,何况民主已成汹湧全球的时代大潮?

   

   

   

   以外王之道吸摄民主之优,从内圣之道通向自由之路,把圣王之道制度化时代化,此乃中国社会当务之急、当代儒家应尽之职,也是吾道题中应有之义。

   

   

   

   结语

   

   综上所述可见,东海之道立足儒家通佛通道通古通今通中通西,通乎普世价值和时代潮流,通乎民心舆意天理人情,广大全面事理圆融,极富活泼性包容性人民性时代性。它是天地之道也是人类之道,是心性之道也是政治之道,是理想主义之道又是现实主义之道,总之是人类必由的和谐之道、正义之道、文明之道、真理和希望之道。只要假以时日,吾道必将大行于中华,惊艳于天下!

   

   2007-2-3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2-7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