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事有不可对人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有不可对人言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一

   个别自由人士为人为文“自由”过度,从背后胡言大泼污水,发展到半公开、公开地乱“造”,谎谣信笔就来。如毫无凭据地诬责老枭曾公开短信私函什么的,完全无中生有。旧谣未绝,新谎纷来,实在令人厌恶!我在《东海小语:为何转贴反枭骂枭文字》中说过,我常转贴反枭骂枭文字,反得越下流、骂得越恶毒我反而越广泛转贴。但是对于私信,骂得最恶毒,一般也懒得公布----“落网”八九年,得罪各大派,收到批判、咒骂乃至威胁的无聊垃圾电邮,少数保存备案,大都随手删去, ------至今为止,可曾有人见我公布过?

   

   对于朋友私函,如果涉及观点性的讨论乃至争论,倘需要公开或写进公开发表的文章,只要专门写给我一个人的,如是原文原话照搬,我会征得对方同意(有时会注明征得同意之类字眼,有时则未注,故外人或读者难免误会);如是概括性零星式叙述大意,一般情况下也会征得对方同意。但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点出对方姓名----除非对方主动要求。

   

   唯有一次例外,是公开过某“专家”两封信。那是应其本人之约而为,而且其信中有这样的激将话:“现在有没那汉子尿脬,把我的此信作为对你造谣的反驳转发给您的同志?如果不敢,则我看您还是从此把头夹在裤裆里做人”。后来据说此君到处骂我公开私人通信,“不遵守文明交往原则”云云,可发一笑。

   

   二

   至于在半公开社区的观点论争,我赞同某会友语:“作为观点性的讨论乃至争论的贴子转载外部不应视为违反内外有别的原则。我们现在说人权无国界,借用这个原则,也应该说观点讨论无会界。”(象这样对网文的隐姓埋名地“秘密”引用,枭文是有不少的,按惯例和常识,是不必一一征求作者意见的),至少不应成为规则。

   

   不过,除零星碎片偶尔一引外,把别人整个“贴子转载外部”的事,即使规则允许,老枭也是不耐烦干的。日前某文整段引用了某人发在半公开社区的骂枭恶言而未经同意,我也自请处分并接受了社区警告处罚----

   

   尽管我不心服更不认同那种“多重标准”的“无字规则”,更讨厌一些人假惺惺伪兮兮的样子:对毫无秘密可言的事、毫无必要保密的文大保特保,涉及他人名誉甚至人身安危、必须绝对死保的大密,却故意私下议论甚至公开传扬。一些“大密”在半公开论坛公开,也是极不负责任的。无数事实早已证明,一些特殊的半公开社区根本无秘可保,“请不要外传”之类声明毫无意义。

   

   三

   老枭自己事无不可对人言,但涉及他人特别是朋友的事,涉及机要,绝对慎重,绝对守口如瓶。有些要事,别说外人面前不言,一般亲友面前不言,枭婆面前不言,甚至日记里都不会留下任何线索。有的秘密,是大丈夫,是应该带进棺材里去的。在对待朋友、会友以及普通网友的私函及私下言论方面,我也是极有分寸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怎配“行走江湖”?焉能得到不少人的信任?“师友圈中姓字香”,不是没有原因的。

   

   堕地近半纪,“落网”将十年。网上交往及发言,即时性强,疏忽难免。记得上网之初,一位香港网友一封有关“美国观”的短函,被我在一篇谈论美国的短文中引用了,未事先征得同意,至今引以为歉。在我记忆中,这种大失误只此一次。

   

   特此公告江湖,枭兄枭弟注意:如果有哪位的私信不经允许被我公开过,或者转给第三者过目(其实这绝无可能,除非是来信者明言要我转。这里说明一下,我时间精力有限,转信之类琐事,尽量勿扰为荷)。如果哪篇枭文中泄露了什么不该泄露的东西,有负了哪个友人信任,欢迎具体并公开指出为荷,以便我进一步加强警惕性,把好“笔头关”。如有人因此造成了什么损失,老枭该致歉的致歉,该陪偿的陪偿(需要说明,如果义理之争不幸落了下风,造成精神伤害名誉损失,那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哈哈)!

   2007-10-22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25] 修订:[2007-10-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