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难不倒(1---8)]
东海一枭(余樟法)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难不倒(1---8)

东海难不倒(1---8)

   落网以来,尤其是推出东海之道以来,对大量质疑问难作了深入解释,“答”遍江湖无敌手。枭文《为什么我能回答一切问题》发后,掀起新一轮质难高潮。兹拟将有关问答集萃为《东海难不倒》系列交有关刊物发表。兹特声明几点:

   一、限于时间精力和篇幅,回答只重纲要,点到为止,一般不详细展开;二、问题的范围,以中华儒佛文化为主,包括道德、人性、政治、社会、伦理等形上形下诸多方面。其它方面的疑难,如一些专业性很强的问题,也欢迎提问,答否酌情而定(因为术业有专攻,大量具体而微的问题,释尊重来也必哑口。如果我有兴趣但不知道,欢迎共同来寻求答案);三、问者不需要客气,但也希望不要太无礼。对于一些刁钻或带了恶意的问题,可以拒答,孟子说过,不屑于教诲,也是一种教诲。如果回答,口气态度不一定很优雅,礼尚往来,以直报怨嘛,显丑莫怪,呵呵;四、各公开论坛网友所提问题,皆“不告而取”,有时提问的文字有删节,亦不一一奉告。凡通过电邮或内部论坛及半公开论坛提问者,如须回答,要同意我公开发表双方问答,否则一般不答。

   东海老人2007-10-23

   1、庄子冰问:东海认为儒家思想的核心为”仁“,然此”仁“字该如何解?即一般已能见全体。文章的格调高下,不必以数量才能判定。若枭兄能将仁字作一较妥当之训诂,余即能服之。小学之未能,遑论大学?”

   东海答:关于仁,关于儒学,我有大量阐析,区区千字短文(指枭文《儒家文化的核心》),略示大概路径而已,岂能穷尽细枝末节、把“仁”字方方面彻底谈透?

   仁者爱人。但在儒家,仁字是彻上彻下、彻内彻外的。在上为天道本体,在人为本性良知,在内为圣德,在外为王道。拙文本体论四篇及大量谈儒论道文章,皆仁学也。亦仁字训诂之大者(形容耳。字义训诂,基础知识,还要看枭文?随便找本字典或找个小教授即解决矣。

   文章的格调高下固不以数量判定,然须有针对性地读。例如,要了解我对仁学的理解,却只看一篇时评政论及批判性枭文,然后得出结论说:老枭不知仁。可乎?就象责《论语》不深谈“性与天道”,责《易经》不关注历史,责《春秋》不符合史实,可乎?甚无谓也。这样读书判人之态度大有问题。纯为了挑刺而挑刺,不诚非礼,亦没有任何经典经得起一挑也。普通文人也罢了,作为儒者是很不应该的。2007-10-22

   2、庄子冰问:我读先生大文的感觉,是先生尚未正确理解儒家经典,对儒学思想之发展源流,更欠通识。即如论本体,自孔子不言性与天道,本体问题即非儒家思想之核心。儒学经典,论本体最切者不过《中庸》。其后至宋儒,因受佛学之刺激,始大肆探讨本体问题。而最末迄于王阳明之以用为体,儒学本体论始获一较完满之解决。如先生所论,于儒学思想之发展源流懵焉未考,劈空而来,妄妄而谈,如我愚笨,实不知所谈何物也。

   东海答:枭文字数逾千万,略读一二,便敢妄判乎?何处“尚未正确理解儒家经典”,何处“劈空”“妄妄”,请拿出具体证据来,泛泛而论,殊为无谓。

   关于本体问题,我日前即有文指出:孔子不论形上(故子贡曰“性与天道,不得而闻”),不究死后(“未知生,焉知死”),晚年赞《易》,虽涉及“性与天道”,颇嫌简略;子思将形下形上联结贯通,程朱陆王出对“性与天道” 进一步作了相当深入的探讨,至熊子以大著《本体论》将“性与天道”打成一片,可谓集大成矣。然亦仅论纲要、原则、“总相”而已。

   3、庄子冰问:请问先生,孔子何以不谈性与天道?

   东海答:儒家重践履,内圣功夫要体现于“外王实践”,故孔子中年周游列国栖栖皇皇,追求和宣传政治理想。不过,对于性与天道问题,也非绝对不谈,孔子晚年赞《易》,虽未专论,略有涉及。

   4、庄子冰问:就东海先生的诗来看,功力堪称深厚。然生当今日,我辈应有世界眼光,对于儒、释、道及东、西方种种学术,应具新理解,考竟源流,商榷义理。若依旧纠缠于儒、释出世、入世之争,则近于意气。所谓儒家治平之道,即从历史角度考察,亦未必皆有成效,何况置之今日?儒者用世之心亦不可太切。儒者为己、为人之学,内圣、外王之道,实不可偏重,亦不可偏废。所见如此,故以诗为谏,不知东海先生以为如何?

   东海答:“有世界眼光,对于儒、释、道及东、西方种种学术具新理解”,正是东海之道的殊胜处;“考竟源流,商榷义理”这些工作,不正是我眼下在做的吗?儒、释出世、入世之辨,正是商榷义理,与意气何关?

   儒家治平之道,历史上成效有限,两千六百多年来,“孔子之言满天地,孔子之道未尝行”(李觏《潜书》),正是儒家“道”太高大太文明太先进太优秀太早熟所致。中国传统文化,如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佛家文化,皆系人类文化之早熟品。儒家文化尤其早熟,而且早熟的跨度太大。

   儒家不靠神祗、不靠任何今世或来世之奖惩而能提供社会秩序,担负了伟大宗教的功能而不含宗教的缺点。到了近现代,它“临床”技术固然落后了,但理论依然优秀,它的道德学说王道政治大同理想依然超前。梁漱溟认为眼前的中国文化与历史上的儒家并非真正儒家的表现,因其早熟的出现,中国历史上存在的生活方式也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此言过于绝对。历代王朝阳儒内法,毕竟有相当的儒的成份,历史上的儒家一定程度上也是儒家现实主义的表现,兹不详论。可参枭文《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儒者为己、为人之学,内圣、外王之道,实不可偏重,亦不可偏废。此言对极。

   然而从孟子到程朱陆王,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内圣学偏重,以孔子晚年所作春秋为根本大法的儒家外王学,本来就郁而不张,两汉之后,尤其是宋朝以来,更是完全边缘化和偏废掉。

   “儒者用世之心亦不可太切”,这种警示大可不必。现在这个时代,真儒大儒缺席,知识分子普遍犬奴化,只有谋利之意,毫无用世之心。根本不存在什么用世之心太切的问题。

   5、老路在线问:苏格拉底说,我是最有学问的人,因为我一无所知。你如何理解这句话?

   东海答:知识与智慧有关但不等于智慧,有时智慧为知识所障蔽,两者反可能成反比。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是所知成障,固执己见,死守成见,成了有限的那一点知识的奴隶和囚犯,变成了有知识的愚民。被誉为"西方的孔子"的苏格拉底的这句格言,正表明他对“知识”有一种清醒的认识和超越的态度。他的头脑是开放性、智慧型的。佛祖教人“莫信己意”,要如理思维,不断实习锻炼,以培养正见;老子也说过“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矣。” 意皆类似。

   孔子有句话与苏格拉底异曲同工。他说:“吾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子罕)“叩其两端”指从问题的始终、本末、正反两面去分析,是孔子认识事物、获取知识、解疑释惑的一种方法。此种方法具体体现为“四母”:“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毋意”,不胡乱揣测;“毋必”,不绝对肯定;“毋固”,不拘泥固执;“毋我”,不自以为是。

   苏格拉底和孔子的话都体现了他们对知识和自我的有限性的自觉。但是请注意:这并不影响他们强烈的智慧、道德与文化方面的自信。苏格拉底认为美德即知识(亦为智慧),并揭露了许多人的无知。另外他自承无知也是一种独特的辨论方法:首先表示自己对某个问题一无所知,让对方说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然后通过不断诘问揭露对方的矛盾,使对方不得不否定原来的现点,承认对这个问题无知-----以自承无知始,以让人自承无知终。

   苏格拉底的门徒在他死后形成了不同的学派,犬儒学派乃安提斯泰尼创立的3个比较有名的“小苏格拉底学派”之一。在老路前面,某君曾嘲弄性地将犬儒与儒家“联想”在一起,故顺及。

   孔子比苏格拉底更为自信,如认为自已身系文化命运,说自己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等等。一个自信“知天命”的人,会把自已视为绝然“无知”么?显然,无知与大知,谦卑与自信,一体两面而已。2007-10-23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24] 修订:[2007-10-24]

   5、老路在线问:鉴于您首先是一位诗人,请回答何为诗性直觉?并以你的作品为例,谈谈你对法国现代哲学家、美学家雅克马利坦关于诗性直觉理论的看法。(美学)

   东海答:据专家介绍,马利坦所说的诗性直觉,既是认识性的,更是创造性的。马利坦认为,首先,诗性直觉在本质上是一种智性的闪现,它通过一种精神化的情感而在精神的无意识中诞生。其次,诗性直觉产生于灵魂自然的和极为自发的运动中。灵魂通过与事物交流,探索具有意义和激情的自身。

   在枭眼看来,所谓诗性直觉,这不过是诗人与潜意识的一种兴之所至的偶尔接触,而且接触的不过潜意识肤表而已,并未真正“潜”下去,其认识性和创造性都有限的很。一些西人诗性直觉的诗作,不过是些情绪性的呓语,谈不上什么“对主观自我和客观实在的隐约把握。”那是要相当“返己”功夫的。

   潜意识相当于佛教所说的阿赖耶识,而阿赖耶识还须经过进一步“净化”、“升华”,才能成为菩提心、如来藏、真如本体(与儒家的良知同一层次)。证得真如或致得良知之后的写作,才称得上真正的智性闪现和创造性直觉。枭诗中闪烁着智性、创造性光芒的佳作多多,举一漏万,就不举了。

   6、老路在线问:幽默的概念是什么?请举你的作品中的句子加以解释。(语言学)

   东海答:幽默本意是寂静,但现代以来特定含义为:有趣、可笑而意味深长。初译自英文时有人译为“诙谐”或“优骂”,“幽默”据说出自林语堂的手笔。林语堂将幽默视为一种人生哲学及文学品格。他在《论幽默》中提出,“无论哪一国的文化、生活、文学、思想,都是用得着近情的幽默的滋润的。没有幽默的国民,其文化必日趋虚伪,生活必日趋欺诈,思想必日趋迂腐,文学必日趋干枯,而人的心灵必日趋顽固。”

   幽默的定义不少,我喜欢张锦贵教授的定义:“幽默不等于笑话,但是幽默必须让人听了,会会心一笑,且是要具有智慧的内涵。”

   我不以幽默见长,但作品中当不乏幽默的句子,懒得例举了。

   7、老路在线问:基督教把人的原罪分解为七种,其中最大的罪是骄傲,它的社会价值是什么?你如何理解?(神学)

   东海答:基督教虽为一大正教,其作为宗教的幼稚、粗糙、非理性,还有“性与天道”根柢处的分裂,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分裂,是对人性尊严和内在自由的一种伤害种戕残。儒家认为,人性与天道同尊,相通。人的本性是道体在宇宙中最圆满的呈现。人有主观能动性,人能悟道,证道,行道,作用于道。只要尽己之性,尽人之性,就可以逐渐尽物之性,直到“知天命”乃至参赞化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