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雄君擅吟能饮,九八年在一次诗会上相识,举杯一碰,便成知己。此君诗才好,“刀刀见血招无巧,字字铭心笔有魔”;口才好,“倜傥风流数雄君,笔刃舌锋绪纵横”;日子过得好,“神仙眷属春常在,书酒生涯韵自浓”;人更做得好,性格真诚豪爽,待我推心置腹。日前参加广西诗词会议,免不了与我痛饮几场。一次喝得高兴,谈起当代书家,雄君法眼高照:当今天下,没有一个配得上书法家头衔的。老枭顺手指着壁上萧瑶诗陈政书的一幅诗书合璧:政老就是。

   

   陈政,老书法家、文字学家、书法理论家,陈氏书法,擅甲骨、钟鼎、小篆等先秦文字及汉隶、魏碑、行书等多种书体,以“陈氏魏碑”名世。老枭眼空四海傲绝天下,却一直为陈老叫屈:名不符实、实过其名,酒好也怕巷子深啊。雄眼斜看了一会,忽抛开书法的话题指着我鼻子大喝道:你太俗、大俗、俗不可耐!继而哈哈大笑。

   

   是条幅上的诗惹的祸。诗曰:《用韵呈江主席》

   

   其一

   迷雾渐消阴转晴,凝眸共盼九州春。

   尚忧天意多翻覆,岂有苍生畏苦辛。

   

   其二

   共抱富民强国情,中华众志已成城。

   丰碑当立千秋口,健臂期回一代春。

   

   此诗写于99年10月,政老写成两幅书法,一幅由某副委员长自告奋勇表示要转给老江,一幅留给了我。90年乔迁武林,大多数书画芷品都运去了,唯这一幅留在了邕江“故居”壁间。诗有些自作多情,过后思之未免可笑,但亦未引起警惕,没想到被雄君的火眼真晴发现了其中的“太俗、大俗”来。我阻止了枭婆要动手取下这幅字的企图,一笑举杯。喜雄君见我所不能见,言人所不敢言,不仅多闻,而且直谅,如此爽快,前所未见,有友如此,何幸如之。

   

   比这俗得多的事我干得多了。曾在县团委帮过闲,发八股文件写八股文字打八股腔调;曾写过些"歌颂新时代"的小诗;曾主编自治区成立四十周年纪念专辑,煌煌百万字,厚厚一巨册… 当时亦知不甚妥,却以为"反正无关大局"、"我不干也有别人干",不太麻烦又略有收益贴补家用,遂浑浑噩噩地放下大架、署上大名了。为此,我写过多篇文章反思、忏悔。

   

   邕城冷雨冷风夜,中国热肠热血人。我执雄君之手大笑,笑雄哥在雅俗问题上固然法眼冰心,毕竟还差了一点火候,还停留在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之中,未能超越小雅小俗之见,彻底参透悟透。

   

   老枭大半辈子广交海内三千客,真可谓“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其中有诗人文人高人佳人大人白人真人善人金人穷人苦人卑人,也有武人粗人矮人丑人小人黑人假人恶人富人官人贵人。不论对方什么身份,都是不卑不亢,对我好我表现也好,对我恶我以直报恶。从来没有为了什么而有意讨好巴结什么人。写给江的诗,尽管所望非人,但只有殷殷劝戒拳拳期望之意,有“天意翻覆”之忧,毫无虚誉卑谄之词。比起李白为一己荣华去拍一个地市级小领导韩荆州,似乎还高出半筹哩。

   

   “他精研诸子百家王霸哲学,曾多次上书华国锋胡耀邦,以幼稚而诚挚的童真,要与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探讨强国富民的方略。他烧过木炭,扛过锄头,洗过盘子,当过高中老师,任过团县委干部,作过记者,当过商人。从九龙山到五指山到十万大山,从新安江到万泉河到红水河,他住过茅屋也住过"总统套房",或布衣草鞋或西装革履,既学拳练功又写诗撰文。为打抱不平,他曾孤身与人多势众的流氓烂仔搏命,潦倒的时侯,他曾掏出身上仅有的数十元钱送给一面之交的"天涯沦落人",发达的日子,他曾自掏腰包租下套房提供给闯海弄潮的朋友。他接受过不少朋友的热诚帮助,也热诚帮助过许多相识不相识的人们。”(包玉堂《豪士风采 赤子情怀------萧瑶其诗其人》)

   

   “从老枭文章中可以看出,他自小要强,天赋又高,什么事都喜欢走在别人的前面。当别人局限在中学课本狭窄知识范围中时,他已开始广泛涉猎古典名著和唐诗宋词四书五经了;当别人千军万马拥挤在高考这道独木桥上时,他已走上了诗途,很快就成为小有名气的小诗人了;当文学热火朝天举国争趋时,正式学历仅高中的他已先后成为高中政治语文教师和团县委干部了;当别人以为他前程锦绣初展时,他独闯天涯流浪去了;当别人略有斩获便结婚生子时,他把打工所得投入股市以小搏大了;当别人迷失于股市风云时,他急流勇退自己办公司了;当别人挣钱上瘾成了钱奴时,他关闭公司勒马回缰返书林了;当别人痴迷于文学小圈子时,他早已突入思想丛林寻求变革社会之道了;当别人津津于出了几本书时,他已开始纵横网络江湖了;当别人得意于网络上一点小小虚名时,他开始面对“虚无”和死亡、探索生命之奥和宇宙之妙了…”(调戏文章《东海一枭与威德先生同异之比较》)

   

   以上种种与世迥异的畸行怪行,雅乎俗乎?“笑忆当年太莽横,性如霹雳舌如兵。一言不合亮刀子,吓煞无辜小市民”,雅乎俗乎?“收起狂猿烈马心,读书炼气隐山深。十年磨笔如磨剑,欲向人间问不平”,雅乎俗乎?“凤泊鸾飘直到今,闲云出岫未成霖。灯前独听萧萧雨,回首平生百感侵”,雅乎俗乎?

   

   老枭自负不世出的奇杰,不论个人目标还是社会、文化理想,所追者远,所求者大,所言所行无不惊世骇人,岂是区区雅俗二字所能包容得了的?以普通雅俗标准衡我,岂非以缚猪之绳缚虎、以屠狗之刀屠龙乎?一定要论雅俗,我是世间第一大俗人,也是中华第一大雅人。

   

   不同时代不同社会不同圈子,雅俗标准各异。今时今世,我以为最高的雅俗标准,应该是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有就是雅,无就是俗。中国古人有一副对联曰:“百善孝为先,原心不原迹,原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对于雅俗,也当作如是观:不局限于一时一事,不问细节,不溯以往。

   

   历尽沧桑,所图渺茫,渐渐倦了厌了,我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降生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呀。久想拜世外高僧为师,以进一步参生命真谛,悟宇宙妙道。雄君乃在家居士,隆重向我推荐其师。如蒙雄哥引见,并得尊师指迷,我们就是师兄弟了。以上枭言,就当作准师兄弟间的机锋吧。不过,大雅不言,雄哥之言本属玩笑,我却呶呶而辩,可见我还是放不下。哈

   东海一枭2003、12、18枭鸣天下之三六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