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东海一枭(余樟法)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89、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

   根据自己的有限接触,我得出的印象是:当今大陆和海外的佛门,懦夫败类充斥堪耻堪忧。多数佛徒对社会公益抱着极端冷漠、逃避的态度,对“政治”更是充满了病态的恐惧(关于佛教与政治之关系,《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诸枭文皆有透彻阐析,并对有关门派提出严厉批评,不赘。)

   “无尽灯论坛”亦不例外。老君眉先生作诗《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嘲弄“偏爱搞政治”的老枭为“文化扫街客”,水流光明先生作文严正指出:东海老人假借儒学之名想搞政治活动。其实,且不说老枭生平对现实政治、尤其是中共的政治甚为厌恶,避之唯恐不及,就算我“偏爱搞”一介布衣,怎么搞?借句某友人的话:不是我要搞政治,是政治要搞我啊。

   版主信愿行证先生则一再请我仔细读读无尽灯论坛规则《无尽灯佛教论坛在创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因此,再次提醒一下,本论坛是纯佛学论坛,虽然论坛并没有严格限制大家的注册,但论坛只接纳有关讨论和辨证佛法法义的贴,这是很明确的。请勿涉及政治和其他敏感话题,也请论坛其他师兄注意,切勿于此等话题方面参与讨论”,还屡发警告:“对于您的言行,论坛是在很不欢迎的!如果一再如此,将会禁止您发言的,论坛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该坛其他佛徒亦纷起而冷嘲而痛斥。都蛮有意思的,让我从中了悟和认识这些所谓的佛门人士的一些心灵真相和思想倾向。冷漠、逃避、病态的恐惧,还值得一定的同情,可勉强略予理解,最难以理解、最不可饶恕的是,那种对中共低三下四的媚态,略翻“无尽灯论坛规则”,令人作三日呕。这些佛徒居然是大拍专制主义、特权阶级马屁的马屁精!2007-10-18

   

   

   90、民主自由,谁来争取?

   枭文《东海一枭主义》后,泉如竹逸网友道:一个人,把人性看得很恶,把道德贬低的一无是处,把社会人的个体自由张扬到极端化,这只有一个结局:厚黑学利己主义。争取民主自由,肯定是有道德有良知的人才会实践的。

    泉如竹逸网友之言,正好给一些民主自由人士下一针贬。经过多年了解,我不胜诧异和悲哀地发现:他们中不少人居然是厚黑学和利己主义的忠实信徒和践行者。他们在某些团体活动、人际交往中表现出来的厚黑程度和利己行为的极端性,与中共多数公仆无异,其道德素养,岂仅不配为自由先锋,连当个私营企业主乃至黑社会头目都未必及格-----私营企业老板乃至黑社会头目也是需要一定的宽阔胸襟和人格魅力的。异议队伍四分五裂,内哄不断,良有以也,何足怪哉。自由队伍中的道德问题,责任伦理问题,“主义”路线问题,到了必须正视的时候了。2007-10-18

   

   

   91、为何转贴反枭骂枭文字

   我常转贴反枭骂枭文字,反得越下流、骂得越恶毒我反而越广泛转贴,有人笑活我自取其辱,其实相反,这一方面是我“大”,出于我对东海之道、对自己的道德文章的充足自信,另一方面也是“坏”:不管是无知识的愚民还是有知识的愚民,无凭无据或人云亦云地反枭骂枭,丝毫无伤大雅。任何泼到我身上的脏水,迟早都会回到对方自身、成为对方永久性的耻辱!

   那些作者的思想道德人品形象都在他们自己的文字里藏着呢,可以欺瞒愚昧的凡民,却逃不过智慧的眼光。世界很大,智慧者不少。时间是会说话的,历史是有公道的。我转贴骂枭文,正是为了把作者自己一时未能察觉的无知无品的丑态更好地保留下来。强辞夺理,胡扯瞎说,谎谣叠出,毁人不倦,其实是自毁!没有基本道德为根基,自恃有才恣意玩人玩世玩弄小聪明,受到最大伤害的最后必是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把自个玩残了。

   我说过,历史正是大人养的!人能弘道,弘道的过程就是养历史的过程。抨击诅咒我者,其实不知不觉中也在接受我的“养”。如果机缘成熟,有些人终于长大成人,回头再看自己幼稚时的文字,那将会怎样的羞愧啊。

   写于2007-5-28,改于2007-10-16

   

   

   92、我的标准有所不同

   叶吟先生在“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的奇文中,列出了永久开除老枭的八大理由,其五是“东海一枭一贯大肆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云云。自由中国论坛网民“曾子”(令曾子蒙羞啊)鼓掌:第三点,第五点说得很准确,哪一个字冤枉枭某?毕时圆为我辩护:

   “自我炒作——应该不犯法吧?自吹自擂——自己吹自己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这些都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用不着大惊小怪的。东海君这次受委屈了。慰问。”又曰:“东海君,我看您老人家就不要参与他们那个神马社啦。您老人家也是的——参加他们的,不是抬举了那帮WBD啦?”

   在我看来,“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这些毛病可都是“了不得的事情”,任何人若犯其一,便无足观。不过,怎样才算“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我的标准或与“叶吟先生”、“曾子”们有所不同,兹不详论。另外,我是应人多次邀约才同意“加名”新社的。开除其实是开玩笑,所谓的开除通知全是反话讽言呢。2007-10-19

   

   

   93、儒者及民主人士最宝贵的品质

   切格瓦拉有句名言:“你们应当永远对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非正义事情产生强烈的反感,那是一个革命者最宝贵的品质。”

   切格瓦拉其它思想或许有问题,他这个人或许有问题,但这句话没有问题,这句话中体现出来的正义感责任感,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值得尊重学习。老枭略予修正,借以与儒家及民主人士共勉:

   你们应当永远对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中国发生的非正义事情产生强烈的反感,这是一个儒者及民主人士宝贵的品质。2007-10-19

   

   

   94、击水垂天翼大奇

   蓝田良玉宜多种;

   丹壑长樟更发枝。

   ——嵌名赠诗词家余樟法

   这是当年(上世纪末)在杭州隐居时王翼奇君所赠。生平收到海内外师友惠赐诗词联书画作品甚夥,仅嵌名联就有数十副,王翼奇君之作乃其中佼佼者。此联上下联分嵌鄙夫妇之名,联意雅而深,可谓善颂善祷。王君学养深厚,腹藏丰富,谈吐珠玑,多年未见了,念念。拣出佳联共赏并附简介。

   王翼奇(1942-——),原名萧佛寿,字羽之,祖籍福建省南安县人,出生于厦门市。196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著名语言大师王力教授的高足。长期在浙江从事新闻出版工作。中国楹联学会常务理事,浙江省语言学会楹联研究会会长,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副秘书长。文学功底和艺术造诣深厚,诗多奇气。中国当代古典文学家,骈文、诗词家,楹联家,书法家。出版有《笠翁一家言文集》(点校)、《汪莘曹彦约词注》(校注)、《香书轩秘藏名人书翰(上中下)》(与赵一生合著)、《传世诗文名句俗语引用手册》(与尚佐文合著)、《儿童版精选古诗一百首》(适合3-12岁,合编)、《毛泽东欣赏的古典诗词》等,著有《绿痕庐诗话•绿痕庐吟稿》等。

    2007-10-15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20] 修订:[2007-10-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