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一

   在《郭庆海退出笔会的声明》帖后,余杰以郭庆海尖锐批评作为推荐人的他这件事,试图说明会友们攻击他搞小圈子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并“慷慨”表示,今后,那些批评过他的人如果愿意找他作推荐人他不会拒绝。老枭驳斥:

   

   恰恰相反,搞小圈子搞到自己推荐入会的人都看不过眼的地步。郭庆海选择退出而不是与推荐人公开翻脸、或者退出以后再翻脸,大男人恩怨分明,自当如此。

   

   今后,“江湖上”君子正人会把接受余杰推荐入会视为一种耻辱,不卜可知。明知其人不端,还接受推荐,本身必非端人。(此言不涉以前余氏所荐会员及郭君。对人了解认识有个过程。我以前---特别拒郭事件曝光之前也颇为推崇余氏。特此说明)。

   

   至于以前由余氏推荐入会的会员,我想,除了象郭君那样离开外,会有多种选择,大致有四:1、不退会,但内部严厉批评乃至私下绝交;2、不批不绝但悄悄疏远余氏;3、内心鄙视但仍与其保持友好关系,利用而已;4、“同心一意”铸成铁圈。

   

   管理员野渡舟横立即删去这段枭言,理由是“东海一枭在回复郭庆海的帖子里面的发言带有明显的人身攻击”,并“再次提醒东海一枭:如再违反规则将不得不把你请出社区”。

   

   要说人身攻击,明显的隐晦的、直接的间接的,乃至比一般攻击严重得多的谎谣诬蔑言论,社区里多了去了,管理员何以视而不见?余杰杜斌辈攻击老枭人身的话更多,连个别正气未泯的笔会理事都看不过眼,直言指出,管理员何以视而不见?要我一一例举吗?

   

   且不说余杜二氏撒谎造谣上瘾、排挤同道上瘾、攻击诬辱会友或前会友上瘾,便是野渡舟横自己,恶意指责一位杭州会友是线民,难道不更应该把自己“请出社区”么?须说明的是,虽皆是“攻击”,有实质的不同,我是“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七分证据不能说八分话”(胡适语),余杰辈是极尽捕风捉影、含沙射影、无线上纲之能事,甚至毫无凭据就敢乱攻乱咬一顿。

   

   二

   余杰“不端”的证据多的是。旧的还冒着热气呢,新的又层出不穷。日前收到一电邮题曰《余杰在笔会内坛说谎》,是群发给十几个会友的。信中例举了余杰说谎造谣的铁证。(此信现已在网上流传开来,我在“中国邮递”中就看到了这封信,所以,本文提及当不算违规泄密)。

   

   对余杰辈进行明显的人身攻击者岂止老枭而已?明里暗里可谓怒潮汹涌,不少名家大侠亦忍耐不住。日前朱学渊老先生的话就比我重多了(也流传到独立评论、自由中国论坛等地了,所以,本文提及当不算违规泄密)。

   

   有人为余杰辩护,对批评者加以道德强制、道德大棒、道德洁癖、道德高调之类帽子。如果要求自由大侠在公共事业、公众活动与团体生活中不撒谎造谣不捣鬼不以实际行动圈中划圈排挤同道,这也成了道德高标,那还有什么底线、还有什么道德可言?

   

   老毛嘲笑文人造反。这些小白脸大侠,比一般小文人还要小、还要差劲和可厌。别说大陆自由业的先锋,便是做个私营企业老板乃至黑社会头目,也不够格-----私营企业老板乃至黑社会头目也需要相当的宽阔胸襟和人格魅力的。

   

   此辈劣行,曝光的仅九牛一毛而已,海面一角而已(为什么不把九牛、把海下的所有都推出?因为知道九牛、了解底下情况的人太君子了。)。其实,一叶知秋。已经够了。我了到某些尚未公开的“内幕”后,曾跟帖大发感慨:

   

   原来如此。如此卑琐、如此狭隘、如此虚伪、如此龌龊!岂一个伪字了得,岂一个丑字了得,岂狭隘二字了得!口口声声的公益,口口声声的服务,口口声声呼吁大家要“选出真正有好的人品和工作能力的理事来。”皆自我讽刺耳。

   

   同是会员,谁是自己人,谁又“不是自己人”?笔会百十号人圈子本来就够小了,还要圈里划圈、派里分派。这不是小圈子意识、小梁山意识、私家花园意识、私营企业意识是什么?这不是道德问题、责任问题、工作伦理问题是什么?谁在破坏团结,谁在挑起内斗?谁在把自相残杀的恶魔从洞中箱里释放出来?不信任提案何错之有?这样的人值得什么人信任?哪些人在信任?

   

   三

   我“落网”之初也是世纪之初,曾记得,那时异议团体多么团结,道义形象何其感人。但“拒郭事件”的爆发了,“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各种各样的疾病、疯狂、罪恶、嫉妒等灾患在异议团体中弥漫开来。有诗曰《想起拒郭事件》:

   

   不论以什么崇高理由

   哪怕是上帝名义

   都不要从瓶子或洞穴

   把魔鬼释出

   

   一旦释出来

   想再装回去就难了

   基本不可能

   除了在童话故事中

   

   一个会引来一群

   一群会引来无数

   最后群魔乱舞

   正士绝迹

   

   那第一个把魔鬼放出的

   必被鬼击魔噬

   被外来的鬼自心的魔

   同击共噬

   

   当然,要来的迟早要来,没有“拒郭事件”,也会有别的什么事件充当分裂和灾患的导火索,成为打开潘多拉盒子的手。因为,在几乎笼罩了整个自由队伍的利己主义的旗帜下,各种各样的疾病、疯狂、罪恶、嫉妒等是早已深深潜伏着。

   

   民主自由是大势,利己主义则是大势中的小势。余杰不是造势者而是被势所造者。他不过是伪自由主义思潮的廉价牺牲品而已。

   

   四

   透过现象看本质,问题根子还是在“主义”上,是利己主义及性恶论遗的祸。

   

   不少自由人士满嘴正义良知,并将“良知之士”之冠自戴或赠人,我渐发现一些人内心象冯友兰一样不相信良知-----当然他们的学识和修养与冯相比差以千里。冯虽小儒,多少有点儒学修养。不信自己有内在本然良知的人,不可能相信他人的人性,象基徒喜欢说的一句话:一个义人也没有。故此辈不仅不相信世间有真的英雄豪杰君子圣贤,甚至不相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认为好人都是伪的装的秀出来的,只不过是没有机会及能力作恶而已。所以,贼眉鼠眼,满怀猜忌,好歹不分,恩将仇报,皆性恶论利已说者常态。

   

   性恶与利已论者如果仅停留在哲学层面探讨,无关人品。有些人虽以为性本恶,其实并无探研,浑浑噩噩人云亦云而已,这种人不仅不一定是小人,而且大有可能是君子大人,只不过在人性问题、理论问题上属于茫人而已。但是,在同等环境中,性恶论和利已主义者最容易沦为肆无忌惮的小人。

   

   小人这词被古人用烂了,又不准确,自由主义者都不喜,顺手牵来一用吧。另外还需说明一下,利己哲学偏误,不表示利他主义就正确---我只以为比利己说相对正确。儒家认为,利已利他一体圆融,墨子利他与杨朱利己,皆走极端,都是邪说。兹不详。

   

   朱学渊老先生对余杰的定位是:“告密者”、“极端利己主义者”、“没有丝毫君子风度的小人”等,一针见血,把余氏看入骨子里去了。朱老大事不糊涂啊!(《朱学渊致余杰:你简直是告密者》已被人转贴于独立评论又被不锈钢老鼠发到自由中国论坛,故我引用当不算违规泄密。朱老似是反儒者,朱老对余氏的道德抨击,余氏们很难再用道德强制、道德大棒、道德洁癖之类“棒子”回击,这回可为难了哉,哈哈哈)。

   

   伪类、阉党之类帽子戴在余氏及紧密团结在他身边的杜氏、还有主动对号入座的野渡舟横之流头上,如有不合,是太小了。堂堂自由大侠原来是这样一些角色,这不仅是余杰们个人的悲哀,也不仅是笔会及一众同仁的悲哀,更是自由大业的大悲哀也!

   2007-10-20东海一枭

   2007-10-20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