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我在致某君函中说:我于中华尚有“一大事因缘”未了,目前不得不尽心竭力以赴。他年倘留得这条老命在,必向萧老先生驾前候教,再图彻究菩提妙道,以了生死大事。

   

   有佛徒回曰:“你认为自己有一大事因缘有利于中华,正是以圣贤自居,这个高慢之心可谓高慢至极矣!大事因缘也是出自佛门之说”。又曰“仁者既是学儒之人,有如是等高慢之心,是没有办法跟同修们进行真正平等讨论的.儒门进门之要在于"毋不敬""温良恭俭让",仁者还是没有参透这些世间为人的正理.古人所谓学问深时意气平,看来仁者还没有却掉火气”

   

   这里借用佛语“大事因缘”,指的是制度问题尚未解决,儒家文化有待新建。以高慢之心相责,可谓文不对题。日前又有佛徒斥我“就是偏爱政治”,去某佛坛发帖发高是“为了出风头”云云。

   

   政治固不宜偏爱,更不应远离以鸣高,或只求“自了生死”。况老枭对政治哪有丝毫“偏爱”?逃避都来不及。唯不忍吾国制度落后于西方、吾民权利得不到保障、吾华文化得不到弘扬,不敢不尽心耳,岂有他哉?成效如何,听天由命而已。子路曰“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孔子师徒尚周游“跑官”,老枭则连出仕的念头都没有,现在没有,有幸民主化之后更没有。对于政治,义之所在,不敢不关心也。

   

   至于“态度”好坏,与义理正误完全不是一个层面问题。这种狡乱之责,老枭十年前就听多了,早有驳斥。近读萧平实著作,老先生亦有驳斥。虽儒佛不同道,这方面道理类似。不是很多人用“好斗”、“不敬”之类言语“反驳”萧老的佛理批评么?

   

   佛学与儒学一样属于一种返己之学,但有些高人返得太深,就出不来了,对于政治黑暗社会苦难漠然无动于衷,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自私。陆九渊就曾指出:“释氏以人生天地间,有生死,有轮回,有烦恼,以为甚苦,而求所以免之。”“其教之所从立者如此,故曰利、曰私。惟义惟公,故经世;惟利惟私,故出世。儒者虽至于无声、无臭、无方、无体,皆主于经世;释氏虽尽未来际普度之,皆主于出世。”“从其教之所由起者观之,则儒释之辨,公私义利之别,判然截然,有不可同者矣。”(《陆九渊集》)

   

   熊十力师将儒释道三家学术的一般性地概括为“为道日损之学”,但认为佛道两家的日损之学虽不无价值,皆有过失,唯儒家的求仁之学才是最完善的返已内养之学,卓见令人拜服。儒家不仅讲日损,而且讲日新,日损的目的是为了日新,致力于明睿之智和恻隐之情的日益扩大与弘实。熊师称为“孔门敦仁日新之圣学”。他说:

   

   “涵养心性,要在日就弘实,不当专以日损为务,孔学主求仁。仁心之存于中者,明睿澄然而绝系,恻隐油然而无缘,忧乐不违,动静非二。其随感而通也,常于一己之外知有人伦,于一身之外知有万物。知有物,故格物而不肯自锢;知有人,故爱人而不忍自利。是孔子为道之学以求仁为主,明睿之智日扩而大之,周通万物;恻隐之几日扩而大之,不隔群伦。故学道在日新,非可以日损为事也。”(见熊著《体用论》之《明心篇》)

   

   世人自私,佛徒心冷,唯我儒家,仁爱无疆。想起谭嗣同之言:“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不禁心向往之。安仔起谭哥于地下而碎杯一醉哉。

   2007-10-6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16] 修订:[2007-10-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