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一

   去年底有前辈曾反对我发《想起狱中人》一文(连枭婆也反对呢),以为有违古训,难免招讥。古德云:恶怕人闻,便是大恶,善欲人知,便非真善。但前辈有所不知,此事我“别有用心”,虑之久矣。记得两年前与一腕儿相见,本想恭请其牵头搞一个“关注狱中人”的活动,而我捐以稿酬,起个带头作用以资襄助。我刚提及稿费问题,他冷冷一眼,没等我一句话说完就掉转眼光了。或许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呢。我自己一样干,我想。

   

   我的用心,就是想借此唤起更多的人来关注和帮助天水、师涛们,为掀起“关心我们的狱中志士”的高潮推波助浪。只要目的达到了,区区受点儿误会或嘲弄,何妨之有?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吧。没想到的是,果然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运动”没开展起来,别说高潮,连低潮都不见,讥我的声音则轰然而来。答之:希望多多的人作我老枭之秀,则杨天水们幸甚,老枭幸甚。这事让我更加认清了自己的幼稚,让我更加意识到各种传统美德在各阶层各门派的普遍丧失,意识到重兴、发展儒学的重要性。

   

   二

   其实,行侠仗义,助人为乐,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施物施财帮助他人,在儒佛门中仅属常人道德而已,算不了什么,只有尚未“成人”的小家伙们才以之为荣。

   

   如果做了一点好事就到处自我宣扬,那是很小人、很遗笑大方的,而且也是“吃力不讨好”的。故古人云:“施恩者,内不见己,外不见人,则斗粟可当万钟之报;利物者,计己之施,责人之报,虽百镒难成一文之功。”根据佛教观点,做了善事,外人不知或知者越少,功德、福报就越大。人不知佛祖有知,此生不报未来生有报----当然为善如果是为了福报。怀了此念,动机就不纯,福报就有限。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岂图报哉?那不成商人了吗?

   

   看到一些人做了一点点好事,给了他人微不足道的帮助,就到处吹嘘张扬,甚至责人报答或骂人辜恩,一付小人模样,令人打心底瞧不起。有些人的帮助,哪怕一针一线一分一厘,都万万接受不得。对此应该说我警惕性还是蛮高的,曾有文《最难消受小人恩》、《不要轻易接受他人帮助》等以自警。曾有轻浮人士要“金援”老枭,答之:你跪下磕几个响头再说罢(此言刻薄,亦非所宜)。唯有一次,受了个轻浮人士一篇序,后来恶心欲死,悔之莫及。

   

   三

   不少人以侠义相誉,其实肤浅,盖老枭生平志向并非做一个侠义之土,或者说,我所追求的是更大的仁义。从个体而言,让越来越多的人找到灵魂回家之路和安身立命之宅,让越来越多的人具备士君子之行;从社会而言,让政治走上正常的民主轨道乃至王道,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最好的报酬。偶尔逢场举手,小小助人,略求心之所安罢了。

   

   在佛教,法施比起财施重要无数无量倍,在儒家,饶益苍生的大仁大德,主要体现于政策、制度、道德等方面的道援。特别是在一个制度落后的国度,追求人的自由,维护民的权利,制订好的政策、建设好的制度、提高社会、政治道德等“道援”才是至关重要的,才是仁人、大人应该致力尽心去做的。如果不能很好地法施道援,别的方面、细节方面无论怎么“好”,都不过“妇人之仁”而已。

   

   四

   自己如有不好、失德之事,不妨让多多的人知道,以减少罪过、降低恶报;如有妇人之仁的表现,则不仅不可言说,而且不可让外人知晓,如情非得已,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并戒知者勿言-----那是减损福德哩。

   

   论及自己的文化和思想,我绝不会故作谦虚,以前如此,以后会更“猖獗”。如果强烈的文化自信和道德自尊体现在枭文中,给人以自吹自擂之感,让人不舒服,抱歉,那不是我的错。

   2007-9-26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12] 修订:[2007-10-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