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阉党开炮!]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阉党开炮!

   向阉党开炮!

   

   一

   有人以为老枭好名好斗或踩人抬己,不知我性情高远淡泊早已看透世情,哪里在乎无益有害的一点虚名?哪里在乎俗世之人尊不尊重?实为当今中国文化上“大雅久不作”、政治上“大作久不雅”兴悲耳。至于“踩人抬己”之谥,更是文不对题,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啊。对于不合义理的思想言论、不道德的行为,当然是不可不“踩”、见之必“踩”的,为正义感、责任感、使命感所驱,势所必“踩”,不得不然。

   

   儒家主张“和为贵”,但并非无原则、无条件地纵容。对于歪理邪说与恶行,儒家只有真气而无客气。在最近一次“江湖之争”中,有友人批我:“你是孔孟大师当今的‘高徒’,你哪里还有儒家风范?修养还是不够吧。”答曰:老兄有所不知,孟子连杨墨都斥为禽兽,面对现在一些“主义”,只怕“禽兽”后面还要加上“不如”二字呵。

   

   《孟子-滕文公下》:公都子曰:外人皆称夫子好辩,敢问何也?孟子曰: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

   

   孟子“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在维护论证儒家学说的同时,大张旗鼓、声色俱厉地“距杨墨”,认为只有这样做,才无愧于“圣人之徒”。

   

   姑息不是慈悲,破邪才是行善。释氏也一样,对于外道邪论,丝毫不假以颜色,而是发菩提心奋金刚力摧灭无余。《华严经》金刚幢菩萨十回向品中载:“如是回向。以此善根。令一切众生悉得诸佛无尽法门。分别解说诸佛法门。摧灭一切外道邪论。令辞理穷屈。”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明确指出:“应勤摧伏外道邪论。不令异见损众生故。”就是说,破斥外道邪见,是为了众生免受错误理论的毒害污染。经典中甚至主张“舍于摧灭外道之心亦不共住”,即不要与“放弃摧灭外道之心的人”“共住”。

   

   二

   当今中国,“邪说诐行淫辞”的泛滥和“邪说诬民,充塞仁义”的严重程度,比孟子时代严重百倍。在政治上理论上,马克思主义虽已衰微,但百虫之虫僵而不死;在思想界,利己主义(以及“反对崇高”的犬奴主义)更是大肆招摇。我曾严峻指出:

   

   有些人认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都是通往民主的要道,更是荒谬之见。我不否定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对专制特权有某种程度的消解功能,但不足以对强盗式霸道型政权的构成真正的“威胁”,不足以为追求和实现民主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内力。人人成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者,并不意谓民主就会自动降临。而且,如果两种“主义”发扬光大,利微弊大,不仅挖肉补疮饮鸩止渴,而且资盗以粮------人人利已、个个犬奴,特权阶级更可以为所欲为矣。所以,利己主义消解专制威权有余,追求民主自由无力,积极抗争精神不足,非民主之正道也。(枭文《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

   

   犬奴主义或逢狼作犬,见猪变狼,或大反崇高,故作清高;利己主义一切以利己为出发点,并对所有人类的利他行为都用利已主义和生物自私性去解释,把所有道德良知和民主追求统统纳入自私利己、利益驱动的范畴。不锈钢老鼠的“著名论断”:“利己是主观,利他是客观,利己是本质,利他是派生”,不失为为对利己主义的最好概括。利己主义固然不一定排除个人的“利他”选择,但对利他的动机和行为有相当严重的“抑制”作用。特别是在公益事业方面,利己主义者往往退缩冷漠有余,“利他选择”不足。

   

   两大主义表现形式有异,精神本质相近,都一样道德低下,一切从个我利益出发,都属于“无体”软骨的反道德主义。两者皆泛滥于当今中国全社会,利己主义不仅深入民风士气,更从思想学术界侵入民运界,俨然显学矣。

   

   三

   我曾指出杜导斌之流反儒者的“三无”特征:不了解中华文化,不认识自心本性,无智也(这里的智,指的是儒家“智者不惑”的智,尽心尽性知命知天的智,不是一般的知识和智慧);视性恶为本然,视道德为工具,以仁义为虚妄,以“利已”为真理,无根也;由于生命无根,自身缺乏追求正义事业美好理想的持久内力,缺乏奉献利他的道德自觉,无力也。

   

   当时是客气了。其实此辈还存在颠三倒四逻辑混乱、好歹不分善恶混淆、言行脱节虚伪装逼、下三烂手段、一根筋思维等大量下流毛病呢。这些特征和毛病,在利己主义者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特别突出。

   

   对利己主义,从义理层面征察,固然出偏,从社会角度考虑,更是大误。在眼下中国,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高调宣扬利己主义,其逻辑后果,实乃在特权专制主义面前主动地进行精神上的缴械。如果说专制主义是贼党,利己主义就是资盗以粮的“阉党”。尤其是它披上了西学的皮(实乃伪自由主义、“中国特色的个人主义”),其迷惑性、危害性就特别大而久。不仅此也,利己主义还是对包括当今代国内外、狱内外民主人士在内的古今中外志士仁人的精神污辱!

   

   佛教以“狮子身中虫”喻从内部破坏佛法的僧团中的败类。《莲华面经》:“阿难,譬如师子命絶身死,若空、若地、若水、若陆所有众生,不噉食彼师子身肉,唯师子身自生诸虫,还自噉食师子之肉。阿难,我之佛法非余能坏,是我法中诸恶比丘,犹如毒刺,破我三阿僧祇劫积行勤苦所积佛法。”

   

   利己主义倡导者及实践者亦不啻为民运阵营的“狮子身中虫”也。

   

   四

   就象魔众变身作沙门形住于僧团之中、为害甚于外道一样,利己主义者混入自由门、民主派中,危害之大,甚于外来力量,我自由同道不可不查,不可不从思想理论上予以清理和摧灭。老枭不能不消除客气充真气,在向贼党出击的同时也向“阉党”开炮、为“阉党”勒碑。

   

   今时今世,弘扬孔孟真道,高倡仁义大帜,抵制道德溃散,坚守理想高地,舍我其谁!至于能否导引时代潮流,新造中华文明,付之天命罢了,且尽我之心尽己之责吧。对于好斗的批评,借孟子的话自辩一下:予岂好辩好斗哉?予不得已也,予不得已也!

   2007-10-1东海一枭

   2007-10-3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