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东海一枭(余樟法)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67、别把儒家当小家

   华夏复兴论坛---儒学论坛天高任鸟飞网友日前反映“您的帖,多半不能回复,不知为何。”今再次“请教高手:为何每次跟枭帖,总是那么难贴上,几乎总会遇到“脚本超时”的提示,而别的帖却很难遇到这种情况?” 小道人也问:“东海兄,怎么只有这里能回复,其他你的文章都恢复不了”。

   这种情况该坛多位网友反映过, 我也亲自多次请站方释疑,皆无回音,无礼。如果确是管理人员搞小动作,则无德矣,真把儒家当作自己的小家了。这些小家伙怎么就大不起来呢?

   2007-9-29

   

   

   68、儒家关于死亡的中庸之道

   明熹宗时,阉党把持朝政,与东林党人为敌。杨涟上书数魏忠贤二十四大罪,反被皇帝下旨责备。东林党人黄尊素(黄宗羲之父)劝杨主动辞职避祸,在给杨涟的信中谈到儒家生死观时说:“当此之时,有一毫畏死之心,固为非道,即有一毫求死之心,亦为非道。” 意谓:有丝毫怕死的心,固然不合儒家之道,但有丝毫求死之念,也不合圣人之道。

   黄尊素之言与王阳明弟子王艮关于节义的论述异曲同工。王艮曰:“危邦不入,乱邦不居,道尊而身不辱,其知几乎!”人问:“然则孔孟何以言成仁取义?”曰:“应变之权固有之,非教人家法也。”一死成仁乃特种情况下的权道,不是儒家正常的家法。

   王艮还说:“安其身而安其心者,上也;不安其身而安其心者,次之;不安其身又不安其心,斯其为下矣。”又说,“微子之去,知几保身,上也。箕子之为奴,庶几免死,故次之。比干执死谏以自决,故又次之。孔子以其心皆无私,故同谓之仁,而优劣则于记者次序见之矣。”(见《王心斋语录》)。

   王艮认为,微子箕子比干虽被孔子许为“殷有三仁”,其实死比干不如活微子活箕子境界高。不轻死,不避死;可以无死不敢自弃,义所当死不敢苟活,此乃儒家面对死亡时的中庸之道。

   2007-10-1

   

   

   69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

   最近中共黑会(十七大)综合症大发作。老枭在国内注册的专栏或网名,略有影响,便被封杀。都麻木了,也倦于重新开张。博客日报的东海老人博客早已被封。今日偶尔进去,看到枭文《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点击数不低,跟帖颇众,有盲茫然的,也有能读懂的。拣数则附于下。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有可造之才,无用武之地呀。

   60老人:老先生十分渊博,佩服

   朱苒静:是一篇说理深入、观点全面的好文章!

   中年眼:建议各路人士都来读读本文

   关山:学识渊博之士,书生气足之人;疗饥疗病尚可一试,世致用多为无补。

   风暴:看了后,不禁肃然起敬.

   Tr:正义诗人——东海一枭:这样的激情诗人中国不多啊!

   泰然:向激情正义诗人——东海一枭致敬!

   老枭的东西: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略)

   夏高山:拜读恨晚。

   一剑:好啊!中国人都象你这样就好了!

   2007-9-27

   

   

   70、独脚鹤批评得不无道理

   枭文《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后凯迪网友独脚鹤加帖:

     老枭先生的古体诗写得不错,但新诗未入门。新诗源头在西洋,希望老枭先生多读点西洋大诗人(如里尔克、瓦莱里、叶芝等)的诗作,否则自己是井蛙,还大言不惭,说什么:“以诗代言告诉他:大到东海的程度,高到一枭的境界,超过海子是自然的,超过世间诗人是自然的。并且告诉他:至于诺奖,一只西方的井蛙,哪能梦到东海呢。”批评得有些尖锐,老枭先生万勿生气。当您写“独坐阳台上,举杯邀雷电”,“打水鱼头痛,敲山虎魄惊”时我是由衷地赞扬过。是好就说好,是不好就说不好,比一味说好听话对先生有益得多,是吧?

   此君批评得尖刻,倒也不无道理,但他怎知“更高的道理”、怎知我“别有用心”?答曰:谢谢独脚鹤。近年有些新诗,确是意多象少。但如以象示意,则懂者更少。毕竟我不是单纯为写诗而写诗、为“艺术”而写诗的。特别是在目前这一历史阶段,诗主要是“载”东海之道用乃至作匕首投枪用的。

    2007-9-15

   

   

   71、枭文为大多网站所不容

   环境依然严酷,甚至与前几年相比变本加厉起来。在一些网站,偶尔亲自注册或网友代发、转发点 “温柔敦厚”的文化性文章,也是屡遭封杀。凯迪之类大站更是见枭必杀,连新旧诗及《回到九龙山》之类游记也不为所容。

   枭文“为大多网站所不容”这一事实本身就是国内政治生态的最好说明,而这一事实已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公道自在人心,时有星火暗中闪动,为老枭鸣不平。偶尔见到2007-9-11凯迪网络几则短帖,甚感欣慰,录下留念:

   长杆烟袋:东海一枭君------真爷们。虽然俺不认识他,但几年前就看过他的东西了,两个字:敬佩;慎身修永:虽然近几年当局对其大加封杀,但不经意间搜到的一枭信息和诗文却让人每每夜深欲罢不能睡去;ilua:老枭应该保养好自己。。。。继续调伏自己。。。。;wybwyb:东海一枭确实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英雄人物,可叹他的文章为大多网站所不容,对一位以笔代刀的文化勇士,实际上已经被剥夺了一半的公民权!

    2007-9-25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01] 修订:[2007-10-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