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日前,缅甸数千名僧侣引领成千上万名抗议者上街和平抗议亚洲最残酷的政权之一、缅甸军事独裁政府。有网友请教:和尚搞政治游行是不是犯戒?我觉得他们应该逆来顺受,大不了饿死自己,而不是上街。此言太缺乏佛教常识了。岂但游行,佛徒“搞政治”也不违佛旨。不详说了,重贴旧文篇略启愚蒙吧。

   2007-9-29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六:佛教与政治之关系浅谈及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金石流:

   佛教自创始时起,就是以修行为旨,以脱离三界轮回为宗,是远离政治的。不干预政治的。一切政治,只是众生业力的显现,非真实,所以佛教论坛里,是不谈政治的。真正的修行人,也是不谈政治的。枭兄此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将佛教与政治混为一谈,实在是大误。

   

   东海一枭:

   佛理有真俗二谛。就真谛层面说,岂但政治?宇宙万象都是非真实的。论俗谛,政治乃众人之事,关系着民众忧乐、家国兴衰,是实实在在至真至实的。金君在俗谛上说空,犯了“恶取空”的毛病。把佛教与政治分为截然两片,则是不懂得“佛法世法非一非异”的道理,不懂得佛法与世法有不即不离的关系,落于断见之中而不知,亦不知佛教有天乘人乘等世间法和声闻缘觉菩萨三乘出世间法。

   

   佛学与政治固然不能混为一谈,但也不能白莱豆腐分得一清二白,更不能有你无我弄成生死对头。“干预政治”固然不是佛教的宗旨,学佛者即真即俗、不即不离,“即真”为主,“即俗”为次,“不即”为主,“不离”为辅,但对政治也不宜执着于“远离”、“不干预”。“佛教论坛不谈政治,真正的修行人不谈政治”等,其实都是一种“离世觅菩提”的迷执。

   

   佛法教人以宽广的心量广行菩萨道,不要执著耽溺于世间法的成就,但不要求远离世事,如印光大师所说,佛法虽为出世间法.亦复具足世间一切善法。故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如果佛法离开了世法,就成了空中楼阁式的哲学论理。所以,世事不仅不碍菩提,利济众生之事业还可以作为佛法修习证悟的助益,如王阳明所说:在事上磨炼。

   

   《法华经》中说,妙音菩萨到各处为众生解说法华经,而现种种的身相。其中或现长者身,或现居士身,或现宰官身,或现婆罗门身,或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或现长者居士妇女身,或现宰官妇女身,或现婆罗门妇女身,或现童男童女身,乃至于王后宫,变为女身等等。菩萨可以现宰官身,宰官何尝不可以登菩萨道?密宗修“大圆满”前行时,“不离淫怒痴,亦不与俱”。只要心态上做到“不与俱”,连“淫怒痴”都可以不离,还有什么世法是必须离的呢?政治就算脏到极点,也逃不出“淫怒痴”的范围吧。看来金君对上述佛理皆不了解。

   

   政治作为一种“众人之事”,民主作为一种公益追求,是最重要的世法最为利济众生的事业之一,只要不陷溺其中不能自拔,只要不借政治和民主图谋名闻利养,佛徒是完全不必刻意避之离之的。我在上一篇答客难《龙象精神,大雄气概!》中已说过:须知佛乘方便有情广为众生、尽诸功德无有遗余。为民鼓呼追求民主,改良制度道援天下,是绝大的功德,也是菩萨心的最好体现。

   

   佛陀在世时,有许多国王大臣以及将军皈依,可谓“工作”学佛两不误。当时印度的名王如频婆娑罗王、波斯匿王、阿闍世王等,都曾向佛陀请教治国方法。佛陀在《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经》中,佛陀为国王们详细指示了如何为仁君圣王的治国之道。据佛教传说,印度有一位阿育王,即位之初诸多暴虐,后来皈依佛教之后,仁慈爱民,因此皈依之前被称“黑阿育王”,之后称为“白阿育王”。

   

   佛教传来中土以后,不仅以它的观念和思想间接地作用于社会政治,历代不少高僧大德常通过各种方式直接地参与政治,致力于干预现实、调伏君主、引导王朝,有被尊为国师辅弼朝政的,还有被敕令还俗辅佐朝纲的。

   

   例如,南北朝时后赵佛图澄被石虎、石勒尊为囯师协助军政机要;佛图澄的弟子道安大师力谏苻坚休战;刘宋孝武帝时的慧琳以出家人身份为宰佐政,被称为紫衣宰相;玄奘大师常随太宗左右接受谘询,明瞻法师被太宗尊为帝相;玄琬法师任太子太傅;南阳慧忠禅师被唐肃宗、代宗封为国师;华严宗三祖法藏贤首曾为唐高宗援五戒,为武则天宣讲华严要义;四祖清凉澄观则为代宗、德宗、顺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等七帝国师;明姚广孝本来为道衍禅师,被永乐皇帝敕令还俗辅佐朝纲…,等等。

   

   近代太虚领导的人间佛教运动,对于佛教与政治关系进行了相当的广泛的论述和尝试,其中还涉及到政治制度的形而上学基础等问题的讨论。他认为,以佛教为中心去观察现代的一切新的经济、政治、教育、文艺及科学、哲学诸文化。它们无一不可为佛法所批评的对象或发扬的工具。

   

   作为佛徒,如果真的完全彻底地“远离”、“不干预”政治,也不失为声闻缘觉乘的自了汉。然复须知,在专制社会或者在乱世,“政治”的含义与民主社会及升平世的政治不一样。高调宣称“远离”、“不干预”政治,大都别有妙用:或者出于道德怯懦,或者企图逃避责任,或者以“远离”和“不干预”的形式进行持殊的靠扰和干预。

   

   对佛门中人自私自利现象,太虛大师在民国十三年七月镇江佛学研究会讲法时曾提出严厉批评。他说:

   

   中国虽代有高僧名士相继辈出,说法玄妙,理论深幽,然考其平昔修行,不外观轮回苦求脱生死而求自利,无非乘羊鹿等车而出火宅。若真正发菩萨心、乘大白牛车入生死海而度众生者,即求之古德亦犹希焉!类皆口说大乘圆顿之教,身行小乘偏权之行。呜呼!印度佛教大乘不扬,小乘炽盛;流传中国,虽渐有阐大乘教理者,而实行大乘之行者,一若晨光熹微之星斗了了可指也,余皆以小乘自利为天下范。以是沿习成风,一见学佛而兼行利济众生之事业者,便讥笑其为非真正之佛教徒,殊不知此正是大乘即俗即真之妙行也!

   

   太虛大师所批现象,现在早已变本加厉。在此千年不遇的政治大黑暗时代和社会大转型关头,广大佛徒不是把政治当作佛法发扬的工具,而是以不谈政治为荣,以远离政治自鸣清高,真实原因不外乎特别恐惧或过于自私而缩头耳。还有一些佛教徒装出一付清静高尚的模样,其实扮演的是特权帮闲政府清客的角色,以“远离”的姿势与政治靠得近而又近,以“不干预”的方式对政治“干”乐不亦乐乎,早已沦为名利之徒猪狗之辈矣,真乃佛门之耻,释尊之羞也!

   2007-3-5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