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枭文《两项基本原则》在笔会社区等地重发以“自勉并与同道们共勉”后,被一些自由人士斥为“道德高调”、“道德大棒”,还有人引申出去总结出“道德棒子效应”来。我懒得回驳,居然被说成是“体无完肤,无言以对”,令我哭笑不得。

   

   不撒谎、不为恶“两项基本原则”原是常人道德,一点不高调。而且关于不撒谎,我还限定“在公众事务中,在涉及他人人格及公共利益的问题上,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不包括“在个人生活、家庭生活及特殊情况下”,而且进一步说明:“如果限于各种特殊情形与具体境遇,说真话不方便,有困难,有危险,可以不说话”。

   

   枭文中写明“与其唱高调,不如守底线”。“两条基本原则”其实不仅是儒家的底线,也是自由主义的底线:自由不是“由着自己胡来”,它有法律限制,也有道德底线。例如:谎谣诬陷,即有可能触法,也是不道德的,可耻的。

   

   如果把“不撒谎、不为恶”这样低而又低的基本要求视为“道德强制”、“道德高调”、“道德大棒”,人世间还有什么道德可言?如果连这两条都做不到,我觉得那种人不仅不配称为“民运大侠”、“自由志士”,做个小市民乃至盗贼、黑社会都未必够格,简直“不耻于人类”矣。日前《伪类的存在价值》一文发后,老有人问我“什么是伪类”。枭文写得很清楚:“伪类”这个词是我借来给“使用谎言谣语攻击我”一用的。现在,把违反“两条”尤其是第一条基本原则者列入伪类队伍,看来水到渠成,呵呵。

   

   又有人责我“道德强制”和“道德岐视”。“道德强制”是个伪命题或一种煽情说法,因为倘无“自制”,道德是毫无外在强制力的。尤其在当今中国,道德连“弱制”力都没有。在这里我要对伪自由主义者发明新词汇的能力表示敬佩。道德岐视则理所当然。对于事实具在、铁证如山的不道德、反道德的行为,我不歧视批评之,难道予以赞美尊崇吗?

   2007-9-26东海老人

   9/27/2007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