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杜导斌说罢“枭兄自有高招保身:危险一来,刀枪入库,掉转炮口向同道,不就结了?危险何来?警察恨不得给他发奖呢。”面对我举证的请求,却来表现优雅的绅士风度了,在笔会社区给他的“余杰兄”大飞媚眼时自称“轻蔑到极处是无言”。同时,据网络行家查察,自由中国刚刚注册的“赤兔马”也当是其化身。赤兔马在枭文《伪类的存在价值》后跟帖曰:“真可怜!人家不理你,那是不屑.连轻蔑至极是无言的道理都不懂”

   

   杜氏忘了,对于涉及人格的严重指控必须有证据,这是为人处世的基本伦理,也是自由主义民主社会的常识。杜氏有权轻蔑,可以无言,但无权对任何人包括他“轻蔑到极处”的人造谣诬蔑,乱扣屎盆子。杜氏还忘了,他曾一再信誓旦旦地表示“这几句话,必要时,我负责举证!”、“证据我自然拿得出来的。你放心。这事,我会让你哭都来不及的。不是威胁。”后来拿不出证据,一边胡扯毒骂不已,一边伪兮兮地表演“无言”。这就是所谓的绅士风度和民运大侠的优雅?

   

   “天地微尘”认为老枭也应反思,因为“其实在任何时候个人好恶都无法与观点分歧清楚地划清界线。思想的空间广袤无边,但在以他人论点为靶点的情况下当然要冒树敌的风险”。而老枭“和甲和论战你似乎是真理的一边,和乙的对峙你也不曾失分,和丙探讨你也可以高奏凯歌,丁也似乎应接不遐落荒而逃”,到处树敌是必然的。杜导斌这个每战必败的瓜子,恨枭入骨更是必然的。

   

   “天地微尘”言之有理。可是,对文化立场不同者,对论敌,不论怎样恨枭入骨也不能采取造谣诬蔑的下三烂手段进行人格攻击吧?而且据杜氏在社区表示,他的“修养功夫”还是向余杰和刘晓波学来的,而且还谦虚地表示“得向波兄和余兄多学学!”我倒觉得他的“余兄”功夫比起他来似乎还有所不如,至于“波兄”,只怕要倒过来向他多学学才是哈。

   

   在枭文《伪类的存在价值》后,天地微尘不得不承认:单从辩论角度看,这是一篇精彩的文章。只不过老枭象鲁迅,对梁实秋攻击鲁迅“领取卢布”之言,在《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作出了深度的解读”。这是犯了比拟不伦的毛病。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没有可比性,况杜导斌品性下劣,与梁实秋更毫无可比性。

   

   我早已指出:这不是一般的下流胚子傻瓜子,而是一头狼。与中山狼不同的是,中山狼是得志便猖狂,黄喝楼主之流是不得志就猖狂,无机会也猖狂。自身还是别人俎上鱼肉的时候,就敢如此凶狠恶毒、虚妄张狂地辱骂威吓起老枭来了,此辈万一得了志有了机会,会猖狂到什么程度、下流到什么地步?思之不寒而栗!

   

   老枭一己荣辱何足道哉。但此辈对老枭尚敢如此不讲道理、毫无底线,何况其余?何况普通民众?一个卑劣如此的人,能真诚地为民主事业发扬利他奉献精神吗?这类民运垃圾的存在,对自由事业有百害而无一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对他们,行动上固然不宜排挤,在言论和思想上必须予以清算,并让更多的民众认清他们包装在优雅之中的无耻下流。

   2007-9-26

   注:据网友告知:刚刚注册的自由中国和中国人权两“坛”的“赤兔马”即黄喝楼主也即杜导斌的化身,不知确否?对老枭泛泛恶攻而无实据,纵非一人所“化”,亦属一路角色也,不值一辨。马称赤兔依然畜,侠号自由原是虚啊。

   9/27/2007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